谧听 (文/渃桜)

一路书香2018-09-20 06:00:48

  流水击石,聆听淙淙的禅意;夜色灯火,聆听虫鸣的闲情;系珠红襦,聆听明月的共愁;琵琶弦上,聆听满蘋的相思。微阖双眼,万事如潮水般涌来,带着喜乐与忧愁。繁华与宁静接踵而至,谁能清晰的辨出,那所谓繁华,即是真正的繁华;而那一份宁静,便是真切的安宁?一切,不过需要静谧的聆听,用心去感受。感受万物间最真实的存在。


  周三的时候,下了晚自习,匆匆去了医院。再从医院出来时,已是十点多。于是,一家人决定去吃宵夜。天气不算热,我坐在车上,感受着习习微风的轻拂,伴着微醺之意,清醒而又懵懂。小车绕古老的街道,巷与楼相交相穿梭,俨然是一个迂回曲折的迷宫。“这里就是老城区。”听到叔叔的话,我抬了抬眸,仔细的看着,亦或欣赏着,这承载了武汉的兴衰与乱定的地方。虽然现在已经将近十一点,但这并不如我家附近的冷清,现在仍是灯火璀璨,车沸人喧。窄窄的巷道里,车如流水马如龙。倚靠着车窗,细细的聆听。脚踏在石板路上的“嗒嗒”声,人们欣悦的“咯咯”的笑声,车辆来往的“嘀嘀”声,落叶伴着草虫奏响的“嗡嗡”声。一场繁华,伴着这独属于老城区的喧嚣,我也为此动容,不经意间扬起来微笑。到了目的地,走下车,一块蓝色的大招牌映衬着暗黄色的店名“陈记炸酱面”,而在它的底下,却闪烁着明亮的大字“24小时营业”。走进小店,不同于外界的吵闹,仅是与我们的步伐相伴的宁寂与停滞,而未显得格格不入。



  坐在小店里,静静的吃着宵夜。“夜班的出租车司机常来这。”听到叔叔的话,有些不可置信。真切的看不出,这不起眼的小店,竟然承载了如此重大的使命。


  晚风从天际徐徐的散下,撩起我的头发。外界的喧嚣还未停止。而我,这次聆听到的并不是繁华,而是宁静。古老的巷道踩踏着青石板铺就的路上,幽暗的小灯在远方星星点点,万家灯火忽明忽灭,似在给那晚归的人,留得一条回家的路。漆黑的夜空,并无繁星点缀,仅一颗北极星独秀,伴着黑幕,伴着月影,伴着浅浅的星痕,落寞却不冷清。谁说老城区的喧嚣便是繁华。它明明是在沉睡着的,做着不愿醒来的梦。听,静静的聆听。


  微阖双眼,细抿着嘴,静静的聆听。周遭静谧一片,血液在身体里流淌,丝丝的划过,殷红的痕迹似乎在脑海中便可清晰的勾勒出来;瓢虫从落叶滑下,稍带挣扎的展翅,最后也逃不过跌落草丛的命运;人们走在路上,疲劳时稍许休憩,谈天高海阔,论日现星涌,宁静而又沉寂。


  表意的繁华与喧嚣并不是真实的。喧嚣的时光在历史的长渠中不过沧海一粟。沉寂下来的才是最真实的永恒。那古老的城区,其实一直在沉睡,无论白昼与黑夜,无论春冬与秋夏。那所谓的繁花似锦,不过千秋万象中的须臾。老城区,承载了太多的历史意义与人文内涵,它只得沉睡,将此长久的保存,留得一世纪念。否则,那如花一般的美眷,又如何展现给世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