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自己学魔术的那5年

Qing游记2018-01-13 06:47:53

今早凌晨两点,我接到了一个从大连打过来的电话。

 

最开始以为是诈骗电话加上时间实在不是有人会打给你闲聊的时间,果断开了静音,直到电话打进来的第四次,忍无可忍地接了电话,没想到听到的声音那么熟悉。

 

“世煜,世煜,快把我们以前的照片都发过来,我电脑坏了,照片都没有了。”电话那头说话和快,分不清是激动地语气还是急促的语气。


我也愣住了,这分明是吾张的声音。很多我身边和我特别要好的朋友都不知道吾张是谁,因为我确实也很少提到他。其实他本来的名字叫张启(是不是听起来很想小说的男主?我第一次听到也是这么觉得的!),他是我魔术生涯的启蒙老师也是我舞台剧的老师。


打电话的人就是吾张,闲聊了几句之后,马上跳下床打开电脑打算发照片给他。找了很久很久我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到一张我们的合照,甚至在电脑里连一张我们表演的照片都没有。


我是愕然的,自己也是很久都没有翻出那时的照片看看了,再想回忆一下的时候,却已经找不到了。


不想让那五年的珍贵的时光沉淀在岁月流年之中褪色,所以决定写这篇推文把那时的人和事都记下来,算是自己的历练故事吧。



说起自己对魔术产生兴趣,应该是春晚第一次看刘谦表演橡皮筋魔术的时候吧,应该很多人对魔术有了解都是源于刘谦这个人。当时还没有觉得自己对魔术有很浓厚的兴趣,只是觉得很神奇,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有一次在大姨家吃饭,很清楚的记得吃的是番茄鸡蛋,我趴在床上,看着刘谦的一档节目叫周日我最大,那是很老的一档节目了。我兴致勃勃的看着电视,看得很入迷,以至于大姨叫了我两声我都没有听到。听到再回头,只见她笑眯眯的对我说:“你是不是也成谦迷了,现在喜欢明星不都是叫什么什么迷么?”


大概就是那个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真的是很喜欢魔术吧。


不过啊,自己真正开始学魔术,是在初二那一年。在长春有一个很大型的室内娱乐场叫做新天地,在二楼很角落的地方有一家魔术屋,我的第一个魔术就是在那里学会的,现在不知道还在不在了,因为已经很久都没有去过了。


不了解的人肯能不知道,都说魔术是贵族游戏,魔术道具是很贵的,一个小小的海绵都要35块钱(后来我才知道上淘宝买只需要几毛钱,其实这些名义上来说只能算是魔术玩具,不能算是道具,真正的道具还是很贵的),当时的我上初二,生活费还么有那么多。为了买道具做过很多兼职,但实际赚的钱很少,其实也很不现实。后来开始帮同学写计算题,一道题两块钱,一天可以挣到10多块。在家里和爸妈协商刷一次碗筷,扫一次地给我多少钱。


就这样,我保持着每周末去一次新天地学一个新魔术,虽然要辛苦一周,不过拿到玩具的那一刻真的还是很开心。

()

随着接触的深入,效果越好的魔术道具也越来越贵,后来到了根本不是我能负担得起的程度,于是我开始到魔术店去打工,穿着小丑服去外面拉人进来,这样的话一天做6个小时,老板说可以包我吃一顿饭加上免费送我一个魔术道具。


这样的问题就是我没周末都要花掉将近一天的时间在外面,每次都只是跟家长说和同学一去图书馆学习,还要找同学帮忙打掩护。就这样大概坚持了一个学期,我的魔术水平算是平稳的增长吧(其实现在来看,自己那时接触的根本不叫魔术,甚至都没有接触到那个门槛)。


好景不长,终于还是被家长发现了。那时已经是初三,好在我的学习成绩还不错,在年级也能保证在前200左右,家长也没有过于的激烈的言辞和反对的态度,甚至还在我表现好的时候奖励我几个道具。


中考过后,我考到了一个不算顶尖也算是中上游的学校。那个暑假,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练习魔术了。


第一次遇到吾张是在步行街。长春有一条很有名的步行街,每天晚上都会有很多人在那里摆摊,卖衣服,阿猫阿狗,什么的都有,也是一次偶然,让我发现了吾张每天晚上都会在那里摆摊卖魔术道具。


我也是每天都准时到他摆摊的位置等着,有时比他到的还要早。在路边卖的道具都是很简单的那种,也可是说是魔术玩具,就是海绵心,5连环,铜墙铁壁这种很简单的小玩意。每次看到观众一脸吃惊的表情我都是在暗暗偷笑,心想这些东西我早都知道了。


这样过了很久。。。


有一天,吾张突然过来问我,要不要买一些道具回去玩啊,很有趣的。


“有什么好玩的,这些东西我早就会了。”自己当时应该是一副很傲娇的表情吧。


“我给看看不一样的东西。”说着他给我表演了一套弹硬(是一套纯手法的魔术,效果就是硬币不断地消失再出现)。


那时我第一次现场看如此震撼的魔术,心中立马把吾张当做神一样的存在。


“想学么?”他问我。


怀念美年达和啤酒都能干杯的日子


中间太多事情我已经记不清了,反正吾张对我很好。按他自己的说法是觉得我很像他。那个假期我每天的生活基本就是白天在家里练习魔术手法,傍晚准时来到摆摊的地方来帮忙卖货,一开始我只是负责收钱的工作。


后来有一天,吾张突然问我,为啥没见过我表演魔术。他问的我很蒙,想想确实,我学会了很多小魔术,但是从来没有给别人表演过,那我又为什么要学呢?


从那以后,吾张让我给在逛街的人表演魔术,他说街头魔术是最锻炼人的,不光能锻炼技术,还能锻炼胆量和应变能力。


最开始的我是特别虚的,每次都是说话结巴,双手颤抖。失手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办,自己身边围着一圈人全都在笑,惊慌失措我只能跑到吾张的身后,躲着不再出来。


经过了近两个月的锻炼,我的技术越来越好,胆子也越来越大,会的也越来越多,现在想想那段时光真的是很让人怀念。我们两个每天都会买上一碗炸酱面或者是炒粉吃;他喝啤酒我喝美年达,时不时的还会干一杯。


出道具就笑;卖不出就当是自娱自乐、练习技术,来城管就跑。没事就到旁边的卖狗摊位去逗狗,别提多快乐。


那一年,我高一,魔术带给我最多的还是让我变得开朗和自信


后来上了高中,学习任务很重,不能再像假期一样每天去摆摊。但我也没有放弃魔术,开始慢慢地自学,在网上找教程,慢慢接触到真正的魔术。每天兜里都会揣着一副扑克牌,手上总会拿着练习手法的魔术球,裤兜里永远有几枚硬币再碰撞。


每天晚上都要躺在床上练习手法练到凌晨两三点钟才肯睡觉,练习CD,把自己的手割出十多道伤痕都还在坚持,硬币玩到双手发紫也要做好一个手法(那应该是自己第一次那么坚持的去做一件事情,现在已经很少有事情能让我付出这么多的努力)。


很多认识我的人可能都不会想到我曾经是一个很内向的人,可能是由于身高原因也可能是性格原因,其实大一的我沉默寡言,和现在完全是两个样子。


也是因为表演魔术让我慢慢变得开朗和自信。每次听到掌声,都会有一种很高的成就感,仿佛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舞台的中心一样,也是只有那个时候才会觉得自己好棒,才有自信在那么多人面前展示自己。所以那年的我很热衷于给别人表演魔术,每次下课的10分钟,就是我的show time。


同学,本年级的老师,高年级的老师,低年级的老师,甚至是在校道上遇到的陌生人全都不放过。每次学会新的魔术都会迫不及待的找你展示一番。后来到了都怕我的程度。有些人看到我拿扑克牌走过去,直接就是一个滚字吼过来,那时的自己真的是接近疯狂。


那一年,我高二


不知不觉,也算是在学校有一点点名气了吧。高二那一年,我建立了我们学校的艺术团并担任了副团长(其实是老师叫我们整合学校的几个社团统一管理)。那时的活动就是每周五下午定期举行魔术课程和表演。


可是,大家应该都知道,高中一向以学习为主,这种事情是所有班主任都不喜欢的,于是,我自然成了被“打压”的对象。


这里就要说一个很校园偶像剧一样的剧情了。那时我们的学校每天中午都会有广播节目,有一天中午,我偷偷的潜入了广播站,没错,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对全校广播宣传了我的魔术社团,结果当时是被老师好好教育了一番。现在想想,也是蛮自豪的,哈哈,应该没有多少人真正的做过这种事情吧。


这里顺便插一句,高二那年,吾张在桂林路(也是长春一条很有名的商业街)盘了一个门市房,开了一个魔术店,高一一年的周末基本上都是在那间小店里度过的,虽然那间店现在已经不在了,不过也是有很多值得回忆的事情啊。


那一年,我高三


高三这一年,应该算是我最辉煌的一年了吧,和很多人不一样我的高三并没有苦逼的学习甚至说重点都不再学习上面,而是在魔术、话剧、小品和编剧上面。


高三这一年我做了很多事情

在校庆晚会上面表演魔术,那是我第一次在舞台上表演大型魔术,当时演的是人体两分;

在学校交流晚会上表演魔术,那是我第一次给200多个外国人表演魔术,也是我第一次全程用英语表演魔术;

在新天地进行上演,那是我第一次表演一套的舞台魔术;

在本地的一个剧团表演,我第一次演话剧,第一次演小品,第一次说相声全都是在那个小小的舞台;

第一次进行快板表演,第一次在舞台上弹吉他;

高三那一年承载了我太多的第一次,那一年也是我蜕变,成长,让我越来越自信,越来越开朗的一年。


这里要说一下,准确的说是从高二的那个暑假,开始喜欢上了表演,喜欢表演话剧,喜欢表演小品,喜欢说相声,喜欢编导。在剧团的那些日子真的是很充实很快乐,很感谢这样一个舞台给了我这些经历和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