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有趣的集市有哪些?

掌上曲靖2018-10-09 15:07:43

最有趣的集市莫过于原汁原味的乡村集市,在远离市区的营头村就有着这样一个原汁原味的集市!营头村,隶属于云南省曲靖宣威市格宜镇龙山村委会。

站在转山营头的和风亭旁,就可以看到整条集的全貌。集处在山洼的最中间,山洼是山与山之间的一块小坝子,像极了一颗心脏。一条大街,就横穿了坝子的这头和那头。坝子中间,原来有一条河,从中流过。但现在河面被覆盖硬化成了街道。河的两边再也看不到柳莺啼鸣、树映水中的美好了。集的尽头,虽然可以看到河的一段,可不过是很小的一截,河水也早已不再是那么地清澈明净,听不到流水哗哗的声音,它是沉默的,只是在阳光的照耀下,水面依然闪着亮色。在高处去看,集依然是开开阔阔的一地风景。

早几年,街道两侧,建了一些房子,居住的人少,不影响小镇的安详和静谧,也不影响集镇周围庄稼地里金黄色的丰收。周边是一些小山,山上长着一些葱葱郁郁的树木,树不多,稀稀疏疏的几棵。庄稼地里,因时种了一些粮食果蔬,在这个季节,星星点点的有一些绿,一些黄,和着泥土,倒丰富了这个季节成熟的气息。

街子就摆在小镇的中心。平时人少,从街道上过,经常看到一些人,就在街道两旁的行道树下,摆了一张几张桌子,打牌的下棋的搓麻将的,玩着嚷着,一味地懒懒散散、舒舒服服地打发着日子。晚了,老婆娘站在门边一声喊:肿脖子了,倒饭了(肿脖子、倒饭,宣威方言里就是吃饭的意思)。极糙的话语里满是浓浓的亲切和爱意,男人们便稀里哗啦地一下散了去,实在有趣得很。

集镇最热闹的时候,便数赶场天了。每逢赶场,山村的男男女女,便穿了好看的衣服,干干净净,整整洁洁,呼朋唤友,卖东西的,买东西的,从四周山洼来到集市上。

小镇便在人来人往中喧嚣起来。就跟徐霞客在游记中描述大理三月街的热闹一样:“结棚为市,环错纷纭,男女杂沓,交臂不辨”,也有诗人描写这种赶场天的热闹:“乌绫帕子凤头鞋,结队相携赶月街。”这种集市场面和赶场风情,在山村便成了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那种场面,那种喜悦,对乡下人来说,不亚于过年过节。

女人穿着整洁的行头,男人们也收拾得清清爽爽。到了集市,水果摊前瞧瞧,糕点摊上看看,商场里面也去走走,合意的就买,适合的就卖。不急不缓,不骄不躁。 卖篮子提箩撮箕,卖柺杖耙子犁头,一样的不用吆喝,一样的放在了阳光下,闲散淡定。卖得完卖不完,不重要,买得到买不到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种心情。来赶场,不就是图一种心情舒畅吗?

花帽子、花布鞋、花衣服,一溜烟的摆着,上面遮着红通通的大帐篷,艳丽多彩。锑锅铁罐火钳、猪草机、脱谷机一股脑地摆在铺面门口,坛坛罐罐沿街一排。这边卖酒,那边卖茶,一种只有山村集市才有的味道不断地弥漫、渗透于每个角落,又不断地勾着引着每一个赶场的人。累了就坐在哪家摊前歇歇,饿了就在小吃摊上喝一碗米线,吃一碗金黄的包谷饭,加一碗菜豆花,有滋有味。男人们有的还要酌上一杯小酒,不断地咪着品着,一边喝一边看一边聊,一不小心有了醉意,便由不醉的人扶着,这种“三步两步到街上,人人扶得醉人归”的画面,不醉的笑在脸上,醉了的喜在心头,一路趔趔趄趄,歪来倒去,摇摇晃晃的,实在有趣。

炸苞谷花的地方最是热闹,小媳妇,大姑娘,从家里带了几斤苞谷,静静地等在旁边。炸苞谷花的是一个残疾人,一天到晚不停地忙,可顾客多,忙不了,便不断地央求人理解。求来求去,也落下了那些小媳妇大姑娘的埋怨。但炸苞谷花是慢活计,急不得,火候不到,炸出来的苞谷花又死又硬,颜色也不好看。“快炸,快炸,说不定会炸出一个俊俏媳妇来”。玩笑归玩笑,可小伙子不羞不恼,不温不火,仍慢吞吞的做着,那些旁边的人干着急,也没办法。

这边炸苞谷花,那边卖荞面卖炒面卖米花的几个老人却淡定得很,舒舒服服,烤着太阳。旁边飘来一点烟火,还有烤黄豆腐的香味,几个老人,就了烟火,闻着豆腐味儿,说着家长里短。高兴的时候,满脸都是笑意。

我最喜欢的就是在这种不遮不拦的街上,去蹲地摊羊肉了。小时候和大人去赶场,只要到街上,见着羊汤锅,就实在迈不开腿。可那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人穷,农村人哪里有多少闲钱去蹲羊汤锅呢。一面是我们这些不懂事的娃娃嘴馋迈不开腿,一面是大人看着我们的样子,又引起他们一阵一阵地心酸。而现在的地摊羊肉,说是地摊,实际上也不是,上面都会扯起一个大帐篷。卖羊肉的人勤快得很,又苦得动。一大早起来,生上一大炉子火,上面支了一口大敞锅,放上一些水,再把生羊肉放在里面,煮上几个钟头。中午十一二点钟的时候,刚好合适。人来吃,便现从锅里捞出来,切小,配上佐料。送点小酒,加点小菜,再来一碗荞疙瘩,泡上一点羊肉汤,吃完喝完,点上一杆老旱烟,吱吱地抽着,那真是极幸福的事情。可惜,这种最接地气的蹲羊汤锅,除了几年前,去岩上小街吃过一次,就再也没有去过了。

挨晚一些,嘈杂的声音渐渐小了。这个时候,已经很能清晰的听到一个柔柔的声音,沿街吆喝“打豆腐豆浆,糯米稀饭麦面汤,萝卜红豆酸菜汤”的女人,开着三轮车,拉长了声音,从街的这头喊到那头,从那头喊到这头,声音很美。一个来回,我们便就在这安静下来的街上,品了那熟悉的软软的绵绵的声音,和着一点可口的饭菜,吃饱喝足,然后怀揣着安宁和满足,开始了一天的怀念和憧憬了。

赵建平

都看到这儿了,该有感情关注了!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更多曲靖本地新闻 · 下载曲靖日报新闻客户端——掌上曲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