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了解的云南:星空下的普者黑,舌尖上的古城临安

行走的白袜2022-04-01 02:39:46


云南是旅游胜地,但是绝大部分人都只知道大理丽江西双版纳,去过滇东的旅游者少之又少,今天白袜君就带大家了解滇东胜景




云南地处云贵高原,道路都是在山间穿行,高速也不例外。


山间道路一到下午就会起风起雾,我就是在一片氤氲的冷雾之中,瑟瑟发抖地来到了文山州砚山县。




世外桃源普者黑


风景秀丽的普者黑就在砚山县附近,头几天赶路太匆忙,来这里看看是不错的选择。


砚山到普者黑不远,可劲儿地睡到自然醒,然后赖到10:30才起来,11:00收拾了下去,装车出去加油找吃的,然后往普者黑去。


出城又有一段在修路,而且路上还遭遇一阵大雨。不过去普者黑的省道很不错,路况达到了高速级别。一路上的地名都很奇怪,估计是音译吧。




普者黑是一个村,但是也设立了售票点,然而我被无视了,毕竟,我很低调。


住在普者黑村的云舒客栈,这边现在正是淡季,整个客栈只有我一个客人。




下午天放晴了就出去瞎转悠,遇到一个拉客三轮车,车主表示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个落水洞观景台,风景无与伦比。


他还自称接待过各国友人,平时跑一趟都是200起价,今天和我有缘,只收40。




鉴于我纯属临时起意来了这里,对此地一无所知,就当是找个人导游,于是欣然应允,坐上了这辆一跑起来就好像要散架的三轮摩托。


途中,车主以2块钱一个人的价格拉了几个赶集归来的本地人,所以我的包车瞬间沦落为公交车。对此我无话可说。




跑了大概5公里砂石路,经过了长满杂草的广阔红土地,和大片覆盖着黑色防晒网的三七田之后,我们来到了山顶。



我曾在飞机上俯瞰云南,即使隔着一层雾霭,这片大地仍然泛着瑰丽的红色。许多游客不远万里来到云南,也只为一睹红土地的风采。


举世闻名的云烟,享有盛誉的小粒咖啡,橡胶,茶叶,以及各种名贵中药材,都得益于这一方神奇红土地的滋养。




观景台的风景确实是极好的,可以俯瞰下面的落水洞湖面,和远处的普者黑村,这地方没人带还真找不到。




晚饭过后,我又骑着摩托回来这边拍星星,然而灯光太亮,冻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却没什么收获。


回程行至半途,月亮披着薄云,从东边升起来了。此情此景,正如歌中所唱:在那东山顶上,升起白白的月亮。当真是美不胜收。


下山的路覆盖着厚厚一层碎石,晚上开着很危险,后轮几次打滑了。



第二起来居然下雨了,气温也非常低,于是不出去了,坐下来和老板阿光聊天。今早他的女义工跑了,也就咱俩聊天了。


因为实在太冷,阿光找出铁盆木炭来生火,然后我们两个人就离不开火盆了。




晚餐阿光自己做了,味道不错。有要去普者黑玩儿的朋友,下次可以住他们家,人很好,硬件也中规中矩。


阿光说建水不错,有一个古城,那明天我就往那走吧!





路上的美好


离开的时候,普者黑在阳光下展露出笑容,真是美丽非凡。


也许有机会,再来多住几日,但是现在,我必须离开了,那些从未涉足过的地方,在召唤着我。




邻近的一个村子正在赶集,驾着马车和牛车的老头在路上横冲直撞,头饰艳丽、背着背篓的妇女们三五成群,肤色黝黑的年轻人倚靠着摩托车,上下打量我这个来自远方的不速之客……


艰难地穿过这一片混乱,我终于驶入狭窄弯曲的山路,开始穿行于红色的山丘之间,向建水前进。




走了一段省道,跟着导航进入一条荒无人烟的村道。这条路极为偏僻,路窄弯大,估计只有独轮车能压弯了。


所幸的是,整段路都是水泥路,而且大部分位于群山之巅,风景非常壮丽。




村道走完,就来到了开远市。


开远市是红河州的主要城市,而红河州又是云南省的经济强州,因此开远市的城市建设相当不错。


进开远市区前,武警在路上设卡武装检查,查看了我的证件。这名年轻武警还详细询问了我的旅程和费用,眼里闪着光芒。




过了开远,路上的大卡车显著增加,因为南边不远,就是著名的锡都个旧,和红河州首府蒙自了。


我第一次听说蒙自,还是因为米线连锁店“蒙自源”。而中国最大的锡矿个旧,却是如雷贯耳,因为这是高中地理必学的。




蒙自是滇南重镇,也是滇越铁路的枢纽,这条法国人修建的米轨铁路,九死一生地穿越崇山峻岭的阻隔,带来了浩浩荡荡的世界潮流。


因为这条铁路,蒙自成为中国开风气之先的地方,开设了云南第一个海关,和大清国的第一个邮局。


从前感觉很遥远的地方一个个都去过了,世界在眼前开始慢慢变小,也渐渐发现,从前坚信不疑的是非曲直,多半都是扯淡,突然有点伤感起来。




叔本华说,人生有两大痛苦:欲望无法实现的痛苦,和欲望实现后的厌倦。


所幸世界依旧很大,可做的事情仍然很多,只待我们去添上意义。


接近建水的时候,火红的晚霞开始在幽蓝的天空中显现,美得令人心碎。然而美好的东西总是易逝的,在我拍下更多照片之前,霞光又隐去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





市井味儿十足的古城建水


进入建水古城后,住进隐藏在巷子深处的草芽青旅,车子放进来天井里了。


晚上出去找吃的,在一家很本土的小店,吃了朋友推荐的小卷粉。一份小卷粉有很多种馅料,除了香菜以外,味道都不错。



第二天是个温暖的艳阳天,这才是云南该有的样子,我想我终于来到了云南。


建水古城和丽江大理完全不同,没有牦牛肉和非洲鼓,也没有鲜花饼和披肩,只有老旧的甜品店和美特斯邦威,是一个非常富有生活气息的古城。



这当然得益于滇东南尚未成熟的旅游开发,毕竟一说起云南,人们马上就会想到大理丽江香格里拉,当然还有西双版纳。


现在的建水古城,是明代修建的。明代时建水叫做“临安府”,是这一地区的行政中心,当地人对此一直津津乐道。






舌尖上的临安


实际上,这里要说到的,只有一家店,它叫做“味道临安”。




这里的带皮小黄牛肉和驴肉米线,是必须强力推荐的。其中,带皮小黄牛肉米线,我再没有在其他地方吃到过。


建水还有一种外地没有的美味食物,叫做草芽。它的味道和名字一样,充满了青草的气息。白白嫩嫩的一根,切成片加在米线当中,非常鲜美。




米线的搭配方法很多,有各种浇头可以选择,价格6-20块钱不等。因为米线可以无限加量,所以价格差异主要在浇头的多少。


加米线是自助的,吃完不够可以去一边的滚锅自己烫一份。




米线有各种花样可以选择,这是我最为满意的地方。这意味着,你可以花一碗米线的钱,吃到好几种味道。


当然,可以实话告诉你,这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我撑死了也就吃两份米线。


然而,这就和吃自助餐一样,仅仅“我可以放开了吃”这个事实,就能让许多人立即兴奋起来。




除了米线,酸姜、萝卜以及各种调料随便加自然是不在话下,所以从某种程度来说,这里就像天堂一样。


米线里加新鲜薄荷,是云南的一大特色,此前我对此闻所未闻。当然事实证明,虽然我不吃香菜不吃葱,对于薄荷却是比较适应的,只要它们足够年轻。




除此之外,这家餐厅出售一种地道食物,它因为《舌尖上的中国》而闻名全国,这种食物就是烤豆腐。




豆腐到处都有,但是建水豆腐却因为使用大板井的优质井水而出类拔萃。


大板井的水,有着悠久的历史和诸多故事。时至今日,仍然有许多人从事卖水的营生,每天早上,这些人会开着水罐车,往返于水井和居民区,将人们早已离不开的井水,送到千家万户。





“味道临安”也有烤豆腐吃,我搬了凳子过来坐着吃,并且和旁边有三个本地人聊起来,他们拿出自己带的玉米酒,热情地给我斟上。


在粮食酒当中,玉米酒算是比较廉价的了,但是喝着很不错。而且玉米是云南第一粮食作物,所以玉米酒,就算是“最云南”的酒了。



当然,作为一种统计工具,对你吃了多少豆腐进行计数的,也非玉米粒莫属,这,真的是很云南。


由于已经和人约好老挝泰国的行程,建水只待了一天,未能品尝更多地道美食,这也是一个小小的遗憾。





关于寸轨火车


建水还有一个名声在外的看点,就是寸轨火车。


前面说到的滇越铁路,本来并不经过建水,但是,滇越铁路有一条特殊的支线经过了建水,这就是个碧石铁路。




这条铁路,是一条个旧商会集资修建的民营铁路,是个旧锡矿外运的实际需要,更是面对殖民主义,国人力图自强的一种应激反应。


尽管有着很大的抱负,但是受困于资金问题,铁路轨距在滇越铁路的基础上再次缩减,最后仅为60厘米,因而得名“寸轨”。




由于存在着各种先天性不足,个碧石铁路,早已消失在历史的迷雾中。


当然,你也可以坐上复刻版的寸轨小火车,在石屏和碧色寨沧桑古旧的站台上,怀想百年前,来自大洋的海风,是如何悄无声息地,摧毁了一个衰老的帝国。



下一站,我将骑着摩托,去往元阳梯田和茶都普洱。老挝,也已经近在咫尺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