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就是那碗臊子面

岐山作家2019-02-10 16:44:48

(此文得到作者特别授权,岐山作家微信平台独家发布)


年味就是那碗臊子面

侯玲


奶奶说:碎娃娃,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我等不得过年就惦记油汪汪的臊子面。在西秦大地,年味就是臊子面的酸辣香。

早些年,岐山人提臊子面,就知道谁家要过大事,红白事称“吸臊面”,逢年过节更是臊子面不离席。长大离家的我就记一碗饭:臊子面。


永丰岐山臊子面


流传的经典都有动人的理由。臊子面讲究酸、辣、香,醋是头等重要。臊子面汤的精华是农家自酿的粮食醋。九月里娘就酿好醋,色泽黑红,入口酸香,装进大瓮缸吃一年。奶奶口谱里戏谑人吃臊子面:“你一碗我一碗,把你舅憋死我不管”。岐山人听着锣鼓点,吃着臊子面,年就这么热气腾腾的来了。

腊月刚过二十三,父亲选取肥瘦各半的肋条肉,连皮带肉切,肥肉先下锅,加葱姜蒜,红辣椒干,大火出油,肥肉透亮时加瘦肉小火满满煨,肥肉浸出的油炸瘦肉,此时加自酿的醋,去腥解腻,肉香扑鼻,能香俩条街。油汤清亮再加粗盐、红辣椒面,翻搅,小火慢熬。父亲燣制好的臊子肉上面汪一层红油,常温能存三个月。

娘做浇头菜很讲究,“飘花”是浮在汤上面的菜码子,切成细末的蒜苗,摊薄的鸡蛋饼斜切成旗花,黑木耳撕小朵,黄花菜切小段。炒制底汤菜:蒜薹、红萝卜、豆腐。娘显刀工各色菜切成小方片,大小一律,菜籽油略炒,沸腾的汤锅里,它口感脆香。铁锅里菜籽油炒盐、姜,加醋炝汤,瞬时锅里爆发勾人魂摄人魄的酸香味,那是娘最得意的时候。此汤讲究一次成型,中间不加料,越吃越香。好汤一层红油,吹不透,大火锅里沸腾着白沫子称煎、稀、旺。炝好的汤里加臊子肉、浇头菜,各种滋味反复融合,娘做的臊子面里红白翠绿黄,煞是好看。



岐山沿北山坡的地砂石多,早晚温差大,麦子劲大耐嚼,和成面团泛淡淡的奶油色,适合做面条。娘手擀一案面:薄、筋、光,人叫能媳妇。硬柴大火滚开水,面在锅里莲花转,一窝丝的面条过凉水迅速降温,口感劲道,汤清亮。

臊子面,娘选小瓷碗,一碗只捞一筷子面,听说村里老五吃三十碗,没人感到异常。臊子面汤要回锅,汤锅保持沸腾,调料融合也是原始的消毒方式。奶奶说上千人的村庄,过大事,全村人一起吃臊子面,全村人嘴角流油,吸溜溜吃个肚儿圆,吃到末,汤沸腾滚到末。年里走亲串友,臊子面吃出十里地。没有天天吃臊子面,岐山人就不算过大年。

父亲说日子好天天过年,但我还是惦记年里的臊子面。奶奶的歌谣,娘擀的长面,父亲燣的臊子,成了化不开的乡情,闭起眼我就看见油汪汪的臊子面。

鲈鱼堪烩,季鹰归未,岐山游子何尝不是借着年想臊子面,借着面念念家乡的老味道?


(此文获陕西省读书馆“家乡的年味”征文二等奖)


侯玲,岐山县凤鸣镇人,岐山高级中学教师。





您的每一次肯定  都是我们前进的动力

投稿邮箱 73745099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