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竞标到底还有什么意义?

全球设计竞赛2020-10-22 09:57:31

Global Design Competition

我是一个不关注竞赛,很不正经的公众号


YI

·前言·

近期的加班猝死事件也是闹得沸沸扬扬

相信不论是已经毕业,或者参与实习的童鞋

多多少少会面临加班,甚至通宵的情况

尤其是在做投标的时候,那叫一个急

说好的周末出去玩耍呢,结果......

那么今天咱们来聊一聊到“竞标

区别在于:竞标可以压低设计费啊!哈哈哈哈



ER

·正文·

来源:远古超萌武士

现如今只要加进个建筑群,观察个一年半载,就能看到无数关于建筑竞赛的段子:从一两块块钱一平米的设计费报价,到某事务所“莫名其妙”中标;从某评委半夜接到红包,到某领导偏爱某国事务所。。。嬉笑怒骂,让人分不清这是败者的解嘲,还是赢家的调侃?这是在抱怨“潜规则”,还是在为“玩转”了规则而沾沾自喜?倘若任何规则到了社会实践中都要适应既有的人际关系和利益格局,那“建筑竞标”和“直接委托”的区别到底在哪里?

在解答这些问题之前,我们不妨直接跳过“凡事都需要个过程”,“得标为王”,“国内就是这样”等油腻言论,直接回到一个最基本的共识——无论在哪里,竞标都是为了选出最合适的方案,以便最有效的利用社会资源。

既然如此,我们就不妨从“重要公共建筑”,“社区公共建筑”,“私人城市开发”,“个人小项目”四个维度来探讨“建筑竞标的适用范围”;同时通过“竞标流程”的对比,尽量还原每个环节的问题。



第一篇:重要公共项目

洛桑州立美术馆

杭州动漫博物馆

比斯靠艺术档案馆

V&A博物馆登第分馆

这是从竞赛汇编中选取的四个国家的项目

1. 竞赛组织者

对于重要公共项目,其发起者往往就是当地政府,但之后的招投标环节却区别很大。在瑞士,基建局都由专业建筑师担当,其往往流转于政府,基金会,甲方,并偶尔参与一线设计,是典型的“内行领导内行”。在德国,政府往往将竞赛组织委托给专业的第三方。在英国,竞赛组织作用作用较小,资方和专业评委起到决定性作用。而在中国,除了北京上海某些从清华和同济晋升上来的专业领导外,大部分公务员不是城建背景,往往是“外行领导内行”。

瑞士德国模式的好处是竞赛组织异常专业,甚至会根据项目类型邀请擅长的建筑师,绝对不会出现邀请卒姆托设计飞碟,或是邀请日系小清新设计大型公共项目的情况。

国内模式和英美模式的特点将在“评委”环节详细叙述。

2. 竞赛类型

无论在任何国家,竞赛类型都分三类:完全公开,设限公开,邀请。这些模式本身并没有原罪,但是如果组织不当则会发生问题。

3. 竞赛范围

如果在设计的边疆地区,想请来心仪的事务所难,但踢出几家却易如反掌。欧美设计市场发达,即便只找当地建筑师,也能获得好方案。最多闹出保护当地建筑师的情况。但国内则不得不通过国际化,提高准入门槛等方式来获得高品质方案。但有时一刀切的标准又会引发“港台参与,假扮国际化”,“境外注册,出口转内销”,“合作设计,携洋人以自重”,“外来和尚好念经”等诸多极具民俗特色的情况。

4.流程耗时

欧洲专业化的竞赛往往耗时长久,从公示,选拔,交图,评审,公开的环节往往耗时半年到一年。瑞士的设计时间平均为2-3个月,德国为1-2个月,而中国则压缩所有环节的时间,一周交标也并非没有可能。这本质上还是竞赛组织方面的问题。

5. 评委

四个竞赛的评委构成

“评委的选拔和决策过程”基本上就是当地政治习惯的体现。

在瑞士竞赛中,其往往会不厌其烦的邀请所有利益相关方参与,从专业到非专业,从资方到管理方。比如在这个竞赛中,哪怕建筑师这个环节,也会邀请明星,本地,外地等多种身份建筑参与其中,以确保专业评审的品质。而由于艺术品的价值已远高于建筑,所以艺术运营和文化建设方面的专业人士也占到非常大的比重。这在客观上限制了明星建筑师在本国设计建筑精品(赫尔佐格和德梅隆的泰特美术馆,Goetz Sammlung,卒姆托的布雷根茨,科隆巴等美术馆均在国外)。在瑞士真正实施的往往是服务于艺术品的建筑设施(Beyelor Fondation,Paul Klee Center)。

瑞士重要共建往往是各方妥协的结果,因此设计品质一直在下降

在德国竞赛中,专业评委往往占到压倒性比例。其评选出的往往是绝对的建筑精品,也正因如此,目前德国出现了一大批超高水准的建筑作品,但这些作品一旦实施则有可能遭到民众,资方,文保,使用方等等的反对,因为这些利益相关方从最开始就被排除在建筑评选之外。汉堡歌剧院的超支问题是一例,科隆巴美术馆对于原有教堂光线的破坏是一例,柏林二十世纪博物馆的民众反对是一例。

专业评委和歌剧院方面的拍板,开始了长达十年的争议历程

如果设计小教堂的Boehm在场,Zumthor的方案绝无可能中标

文化评论界在评标中的缺席,引发了其在评标后旷日持久的抗议

在英国竞赛中,在评审环节,资方和艺术品提供者主导一切;而在公示环节,民众意见主导一切。城市,专业建筑师,运营方往往没有发言权。建筑竞赛由此成为“外行决策”与“反精英政治”的奇妙结合,这导致伦敦以外的项目品质非常不稳定。作为建筑师,其设计时会特别在乎甲方和对公众展现的姿态,这使得“公共空间”“亲水平台”“欢乐表现图”成为建筑师的“忽悠利器”,“口头雄辩”则成为建筑师极其重要的能力,成功“忽悠”到资方和公众成为竞赛的全部。这往往阻碍了真诚的专业讨论,造成了“专业”与“从业”的分裂,并且延伸到教育界。

只在乎投资方和展品提供方的竞赛,最终选出来并建成的就是这么个东西

在国内竞赛中,无论有没有评委,最后说到底是看谁腕儿最大!领导腕儿大他就成了最大的专家,评委腕儿大建筑师就得逆来顺受,甲方腕儿大领导也得溜须,也有那么几次是建筑师腕儿最大(可多半也是有外国使馆在后面保驾护航)。

在首富面前,投资是给当地政府面子

6. 竞赛背景

一个项目的目的和动机确实跟地区发展程度息息相关,特别应了那句话:“我们这里有国情”。

瑞士这种通过巨资收缩基础设施,为市民和游客创造福祉,听起来就像童话,在欧洲其他国家也难以实现。

德国这种为了民族文化遗迹不惜一切代价的情况恐怕也只有在德国这样经历过战争创伤的土地才会发生,换做“记吃不记打”的意大利,管你中世纪还是罗马,旁边儿我盖个歌剧院,吃冰淇淋,就像皇城根儿的人们热爱炸酱面。

在英国,已经抽干帝国血液的伦敦终于反应过来要反哺周边,英格兰知道这次公投只是走了狗屎运,再不给北方投资,下次有你好看。

而在祖国,在这种中央和地方的资源分配格局下,不卖地难道有更好的赚钱办法?之前修超市,后来配小区班车,再后来修文化设施,现在又开始修学校幼儿园。其实还不是为了多卖点儿房?其实还不是地方政府把本应自己干的事情都推给了开发商?

7. 竞赛补偿

1.0 eur=7.5 rmb, 1.0 chf=6.8 rmb

在瑞士,抛出律中律不中两种极端情况,标底费可以勉强维持收支。在德国,虽然标底费非常低,但只要赢一到两个项目也可补偿投标成本。。。两国区别主要是标底费对于年轻事务所的起步难度,比如在瑞士,年轻人有更多时间试试运气。

但是在英国,不稳定的供求关系使得人们无法确定标底费。重要的项目不给钱大家也打破头,不重要的项目给多少钱也换不来好方案,还不如熟人介绍。

而在国内,设计市场似乎包括了一切混乱要素:

一、甲方深知行会存在的害处,所以干脆安排设计费竞标,让建筑师狗咬狗。

二、“淘宝心态”使得“低价中标”横行,这在一个可以重复生产的住宅市场没什么不妥,但是在特事特办的重要公共项目领域,低价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有套路(德国事务所来大陆捞共建设计费,英美事务所来大陆捞综合体设计费),要么就直接抄袭(试问国内设计的三线城市公建哪个没有一丢丢抄袭?)

三、但真正使竞赛结果和标底费形同虚设的是“设计变更”,因为既然方案可以改,那就干脆改成“集百家之长”的样子,而评标时只需要选出“对的人”,那个很听话,会抄袭,爱改图,好压价,最好还有点儿名气“人”。“建成效果”遵从“竞标方案”有如天方夜谭。

中标方案

修改方案

实施方案

说到底,重大公共项目的决策有如进行一次xx提案,这个确实不方便做再更深层次的讨论,否则就变成了政论文章。但可以确定的是,提议(专家评审),修改(设计改方案),决议(xx局审批),推行(实施)这一系列环节要运转下来需要的不只是专业技能,更要有聪明的制度设计,以及多方的合作智慧。

但是到了下篇中小公共项目我们就能看到,一旦运作流程被简化,世界各地都能涌现出雅俗共赏的优秀作品。北京,上海,杭州,深圳,好的小公建比比皆是。

祝愿2018所有设计院都能招到合适的员工,祝愿大家百投百中!

······

▼近期课程,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投稿合作· 

E-mail:qqsjjs@126.com

WeChat/QQ:565255443

 ·竞赛社群· 

Global Design Competition

竞赛 | 资讯 | 资料 | 课程 | 组队

关注全球设计竞赛获取更多资讯

长按关注新浪微博

长按关注微信公号

Global Design Competition

资讯 | 交流 | 组队 | 资料 | 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