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叔喊你回家吃炸酱面啦!

众享社2020-08-08 06:37:27

编者按:这是一篇迟到的稿子,一个月前几个朋友约好去穆大叔那里吃炸酱面,感慨于炸酱面的美味和大叔一家的温情,遂邀请#拖稿大王#马骁抚子写下这篇文字。一个月之后,我依然能闻到炸酱的香味,这就是美食最好的定义了吧。



久闻穆叔炸酱面局在我有饭上被秒抢的大名,总忍不住好奇究竟是怎样的魅力能让各路吃货都赞不绝口。终于拿到“通行证”的那一刻,内心是无比激动的。

恍惚是来亲戚家串门

推开穆叔的家门,右手边就是热气腾腾的厨房,穆叔跟穆婶正在里面忙碌。
“先坐会儿,喝杯我特调的梨汤解解暑,饭一会儿就好~”穆叔笑呵呵地探出身来,带出一阵诱人的饭香。

#热情招呼我们的穆叔#

宽敞明亮的客厅,布置的温馨大方,铺着白色绣花桌布的圆桌上已经摆好整齐的碗筷。茶歇区的小伙伴们喝着梨汤、磕着瓜子,正在高谈阔论。恍惚间,竟有种在亲戚家串门儿的错觉。

#穆叔怕大家肚子饿,特意备下了各种小零食#
#温馨整洁的客厅#
#白色绣花桌布#

先摆上桌的两道凉菜,用保鲜膜细心的罩住。厨房里摆放有序的食材用干净的碗碟分开盛放,案板上是已经切好的手擀面,“滋啦~”一声,新鲜的大虾溜进了油锅。

#可找到组织了#
#摆放有序的食材#

“大叔小厨”的前世今生

早在90年代的时候,穆叔还在毛纺厂工作,月薪只有100多块,但那时也是一份人人羡慕的工作。94年,穆少呱呱坠地,为了给家人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穆叔放弃了毛纺厂的“铁饭碗”,用家里的老房子在平安大街上开了一家小菜馆。那个年代,“下海创业”等同于“不务正业”,但是用穆叔的话说,年轻的时候不鼓足勇气去闯一闯,怎么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据说,穆叔的小菜馆开张没多久,门外就排起了长队。我们问穆叔有什么经营的秘诀,穆叔笑笑,用心啊!一句简单的“用心”里却不知包含了多少辛苦汗水。

#曾经的穆家小馆#

正如当初穆叔开店时,家人的全力支持。穆叔也继承了开明家风,在自由宽松环境下成长起来的穆少现在是中央军乐团的黑管手。我们调侃穆叔,穆少阳光帅气又有才,是不是有很多女孩子追啊?穆叔摆摆手,“年轻人的事啊,我从来都不过问”,话虽如此,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被我们夸得有点小羞涩的穆叔#

穆叔的小菜馆后来因为老城区改造,房屋拆迁而被迫关闭了,老顾客不舍,穆叔心里更不舍。那之后,穆叔说也做过好些事情,虽然没有详谈,但也可以想见其中的辗转。直至现在穆少长大成人,穆叔和穆婶儿也还是要每天奔波照顾家里的四位老人。“生活可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但你得知道自己找乐子啊!”穆叔看一眼身边的穆婶儿,“就像我们俩吧,平时也是吵,连做个菜都意见不合,嘿嘿~”明明是说吵架的事儿,穆叔的眼神儿里却是让我们年轻人都羡慕不已的满满的爱意。

#忙碌的穆叔#

这才是北京炸酱面!

压轴的炸酱面终于端上桌了。十三道菜码加上热气腾腾的手擀面条,单是看着就忍不住要流口水了。我们“咔咔”拍照,穆叔赶紧介绍,“你们看这黄瓜和萝卜丝,还有这彩椒丁,都是你穆婶儿切的”。这还真不是穆叔偏袒自家老伴儿,不管是丝儿还是丁,都不逊于老师傅的刀工。经不住我们再三邀请,穆叔终于也拿起了筷子,盛好面、码好菜、拌好酱,然后端给了穆婶儿,一边又小声叮嘱,“你颈椎不舒服,吃完就赶紧去休息吧。”

#穆婶儿的刀工还真不是穆叔自夸#
#可以动筷子了吧?急死了!#
#这才是北京炸酱面!#
#全家福#

手擀面顺滑筋道,菜码清新爽口,肉酱香而不腻,本来只有半碗的饭量,却吃完一碗还想吃。刚刚喧闹的餐桌只剩下了“滋溜”吸面的声音。某小伙伴还想把剩下的肉酱打包带走,而穆叔竟然早有准备的从厨房拿出了打包盒!看来吃得了也要“兜着走”的贪吃客还真不少。

#我要打包#

汤饱饭足之后,大家又一直聊到了10点多,然后就想在自己家吃饭一样开始收拾碗筷。穆叔却说什么都不肯让我们动手,担心太晚路上不安全,催着我们赶紧回家。一桌子的盘碗杯碟也不知道穆叔跟穆婶儿收拾到多晚才得以休息。

#醉美的夏夜,倍儿爽!#

难得一个凉爽的的夏夜,大家站在路边等车的时候又聊起了穆叔家的饭。其实都是一些家常菜而已,比不了高档餐厅和星级大厨,却吃的最为舒心踏实。没有华丽的词藻可以形容,但那种“家的味道”却最为难得。“你们这些孩子吃得高兴,我就高兴!”——这大概就是穆叔的秘密佐料吧。

照片来自马骁和众享社,文字由马骁原创,转载请私信获得授权。
长按右侧二维码,加入共享经济吃货大家庭,一起分享最暖心的吃货咨询!(满了的话在后台回复0,添加
小助手拉你进群 ^ ^)
点击
阅读原文
回看杨梅竹斜街“米念”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