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话迷 | 忆京往事……

西安思源学院思源之声2018-10-10 12:09:07


「主播/后期编辑:毛雪晗」


大家好,我是小雪,好久不见。


开学已经几周了,上学期普通话考试成绩也早已经出来了,不知道你们考的怎么样?

其实话说回来,我的普通话还算不错,可是还是差点火候,甚至广播站的小姐姐们,还说我的普通话有时会不自觉的稍稍地带点京味,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不过就是相声听多了罢了。


那说到这,大家就会想这好像与节目没关系,然而,你想错了,恰恰相反与节目密切相关,因为这是小雪一档新节目叫《京话迷》,字面上的意思,在这档节目中,我会跟大家聊聊北京话,说说北京事,谈谈北京情。


那就让我们一起听听这老北京的京腔京韵京情。



前两天,我遇上了一位老人家,他年轻时就在北京落脚了,住在一个不算出名的胡同里,虽然简陋,却过得安稳。


这个胡同,没有什么稀奇的地方,就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比较多,所以这位老人家住的时间长了,也就带着一股京腔。前两天的短几句交流,把我搞蒙了。



我问老人家身体如何,老人家张口就说了一句:“还好,不过就是挑水的回头--过景(井)了”。 我顿时蒙了,没听懂,但也没好意思问啥意思,就傻傻一笑,后来在网上问了度娘才知道。


过去北京的胡同叫井儿或带井字的最多,当年北京人吃井水,处处都有“井窝子”。挑水的从井里打完水,桶满了用扁担挑走,再回头一看,自然过井了。挑水的回头--过景(井)了这句一般形容年纪大的人,做事不如从前了。


这下才明白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自己还欠火候。  



其实,说实话像我这种平常相声听多了,你就会偶尔蹦出几句京话,却也不觉得违和,只觉得说话更有趣了,更好听了。有些人认为,老北京话不过是结尾儿话音罢了,其实不然,这其中还有更深层的特点。


比如,词尾可加“个”

无实际意义,如“今天”叫“今儿个”,同理还有“昨儿个”、“明儿个”、“后儿个”、“大后儿个”,于是,一个星期都说完了。另外,“自己”也叫“自个儿”或“自己个儿”等。


或者是,约定俗成,


把挑担子卖菜的叫“八根绳儿”(四根绳儿系一个菜筐,两个菜筐八根绳子)。

还比如,把说媒的、帮人租房的中介叫“拉纤儿”的、管傍晚叫“晚不晌”,把太阳叫“老阳儿”、“阳”发“姨”的声。



有的人贪睡,别人就会喊:“老姨(阳)儿都晒屁股啦!……”



爱用象声词也是不可或缺的,比如“七嚓咔嚓”(干完了活儿);“唏了呼噜”(吃一碗炸酱面);“叭叽”(摔个大马趴)“叮了咣?”(全洒了)。各种象声词使语言更加生动活泼。


后缀词尾应用是常见的,无实际意义,但有了它,句子更形象,比如“苦了巴叽”、“甜巴丝儿丝儿”、“黑不溜秋”、“花里胡哨儿”、“滑不机溜”、“热乎乎儿”、“硬邦邦”等。


就比直接说这东西苦、甜、黑……更生动,使人感受更深切。


爱打比方更是北京话的代表特点,北京方言有很多生动的比喻。比如“羊上树”。



羊本不会上树,用它比喻一些人故作姿态,刁难别人,求他办事,他就“拿糖”,把别人惹急了就会对他说:“你小子还别羊上树!”


还比如“箩圈儿架”,箩圈儿是圆形的,找不到缺口儿。

如果打架的人吵成一团了,情况复杂,无法劝解,就叫“箩圈儿架”。再比如有人长脸形,就成了“驴脸刮搭”了。



爱说歇后语也是在相声中常见的,北京人爱用歇后语使语言生动活泼。



歇后语前一部分是比喻或隐语,后一部分解释前一部分内容。一般只说前一部分内容、后边儿的让别人去体会或猜测,比如:


有京城特色的“天桥儿的把式——只说不练”、“剃头刀儿哄孩子——不是玩儿的”、“切糕改粽子——折腾枣儿”等。



介绍了这么多的老北京话的特点,是不是感觉这老北京话也是很有趣的。那今天,小雪再教你们几句经典的老北京话。认真听,听清楚了。



这第一句是,小铺儿的蒜--零揪,


这句话用来指一个人说话、办事不痛快,零打碎敲。


第二句是,门头沟的财主--摇头


“我问我那哥们儿,咱这活到底怎么着?人家倒好,跟我这儿装门头沟的财主--摇头儿!”是不是说起来特别有一番滋味。


听好了,还有一句,土地爷扑蚂蚱--慌了神儿。



中国有56个民族,这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语言,而每个地方也存在着自己的方言,老北京也不列外。


好了这期的京话迷,到这里也要和大家说再见了,京腔京韵京字谜,期待您下一次聆听!


 

栏目监制 / 李晨玺

编辑 / 毛雪晗

图片  by  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