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述】北京的鸽子都去哪了?

尊贵赛鸽网2021-01-10 13:46:07

“你在北京看过升旗吗?”鸽王放下手里的蒜问我。“看过,两次。”晚上吃炸酱面,我正“铛铛铛”的剁着肉馅,“有啥好看的,第一次去我还小,第二次去的时候就看见人脑袋和举着的手机了。”鸽王若有所思的一边剥蒜一边说:“那你个矮活该,你要像我似的那不一清二楚,咋?你肉馅剁完了?老铁,咱把手里东西放下说话!你!你别过来!”

所以啊,别在别人手里拿着菜刀的时候说人短处,当然了,这也是后话。

我切了点蒜打算泡点蒜水给鸽子喝,有个前辈给我说大蒜泡水对鸽子健康有好处还能预防鸽子拉水便,虽然我的鸽子很健康,但是就像人没事喝点板蓝根一样,预防着呗。我做炸酱面的手艺也是跟三大爷学的,油要多,大量的蒜炸锅,然后炒肉馅,黄豆酱和甜面酱三比一的比例加入,连炸十几分钟不断翻炒,等肉末炸干后再加一道蒜然后出锅,切点黄瓜丝,切点“心里美”萝卜丝,在来点豆嘴。据说是来自北京的老方子,但是每年去北京都没吃过谁家的酱有我做的好吃。

“唉,做饭俩小时吃饭五分钟。”鸽王吃面条是出了名的快,看他吃东西老能让我想起来:有一年我跟我爸受邀请去参观三峡大坝泄洪时的场景。“你还记得吗?以北京为背景的电视剧,开头全一样的”打着饱嗝的鸽王眉飞色舞,“一轮冉冉升起的红日,逐渐苏醒的胡同,大群的鸽子伴着鸽子哨的响声飞起飞落,但是咱去北京那么多次也没碰见过吹鸽哨的啊,北京的鸽子都哪去了?”北京当然还有鸽子,也当然还有鸽哨,只是都在渐渐的减少。寸土寸金的北京可能已经渐渐变得让人陌生,越来越大的企业,越来越小的公园。作为媒体从业者我每天都能看到拆除鸽棚违建的新闻,人越来越多的北京养鸽人却越来越少。就像面前这碗炸酱面,它真的活的过快餐当道的时代吗?想到这我喝了一口桌上的矿泉水,眼泪泉涌而出。鸽王看我泪眼婆娑忙问:“咋的?想北京了?要不咱十一回去一趟?”

“你下次再用农民山泉的瓶子装白酒我非扒了你皮。”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