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游

陈小鱼的世界2021-04-01 15:19:48

  旅行最美妙的莫过于佳人在侧。在你独绝于眼前秀丽山水时,在你一时驻足停望想要呐喊时,在你旅途劳顿后酒店小憩一人饮酒时,在你出游归来想要与人诉说此行美好时? 谁又在你的身边,深情的看着你,陪着你!快乐的,不知疲倦的,与你话说。







01



万盛-奥陶纪




在涪陵呆了一夜后,小辉便去了酉阳和秀山,夜里住宿的时候还下雨了,当地人都在路边烤火盆,冷的不得了。那边事情不多,晚上白天便与余洪挂着微信聊着天,时不时会说些微微带着情意又不露骨的话,暖身又暖心。

回来的时候,买了张卧铺票,要坐4-5个小时,这次便甩开膀子与她聊天,就是信号不好,时断时续,有时过山洞的时间长了便迷一会儿,出来了接着聊。

因为回来后第二天便要出游,在车上闲来无事的时候便预先想好了交通方式。其他人员虽然驾照不少,但是敢开的没有一个,便只有我自己开车带上一部分人。后来便想好了带上外区人员和她。

借口是綦江万盛是她的区域,需要带路,虽然余洪没去过,也总算有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哪想到发到群里的时候遇到谢姐来了句那是她的区域,没几秒有撤回去了,大姐些人精人精的,可能感觉不好。我发了句她是新转正没有假期,需要录店,糊弄过去了。其实就想让余洪坐在身边。

话说周五出发那天也巧,一早起来,还没出门,便收到谭宁的信息:“辉哥我不到公司了,起来晚了,直接到南坪跟他们汇合了。”

小辉还跟谭宁开玩笑,发了个开心一刻到群里。

一早,马上走到车站的谭宁发来消息。

谭宁:辉哥!辉哥!这次买的有酒吗?

小辉:没有呢!

谭宁:啊?出游不带酒,不是不好耍吧!

小辉:骗你的,伟伟去买了20个江小白!

话音刚落,谭宁便赶忙回了句:“我去南坪了!那边帅哥多些。”便直接跳上开往南坪的汽车走了。

这是有多爱喝酒啊。

本来想到她们都是女的,怎么才能让余洪坐在前面,要不然就甘强一个男生,只有安排他坐副驾驶。现在好了把小雨又喊回来了后,就可以直接喊了,前面一个女的,后面2男一女,不会显的突兀。那时的心情复杂又微妙。

还没到公司便接到余洪的电话,她早早的来到了公司楼下。就让他直接到公司小区面馆。

远远看到她款款而来,心里是有一种欣喜的。今天余洪上身一件深绿色的休闲大衣,里面配了件略后的白色长袖衣服,单肩背了了个四四方方黑色小皮包,下身配上黑色的休闲裤,脚蹬一双休闲平底黑色皮鞋,给人一种干净简单的感觉。走的近了,让人眼前一亮,因为上身的大衣是比较修身的那种,平时长长的秀发扎了个马尾简单的束在脑后,整个穿着特别的清爽,干练。

见面后两人相视一笑,小辉关心道:“你冷吗?穿的这么少,不能光为了好看喔。”

“还好吧!我不是特别怕冷!”余洪温柔的回道,又开心的追问:“辉哥,你觉得我今天漂亮哇!”
“嗯,漂亮”小辉老实应道。

“哈哈!辉哥我喜欢你这么说。”

“你吃什么?”

"面,抄手?"

“”抄手“”

“好的,老板来碗炸酱面,一碗抄手。”

在两人吃饭的时候,汪姐又发消息到了,惊的两人赶快又喊了一份面,带汪姐到面馆坐定。本来没什么,只是吃碗面,但是就两个人,氛围又那么好,不知怎么一来其他的人,就感觉刚才有点暧昧,特别的不好意思。

吃完早饭,在等到甘强后,一行人便去新世纪挑选了喜欢吃的水果,零食等,在小雨到了后,便快快乐乐的出发了。

在放了会车载音乐后,小雨感觉歌太少,便提出放他的手机QQ音乐。

一行人又跟着音乐嗨了起来,有时他们会跟着哼唱,有时又在调侃甘强,甘强一会说喜欢洪洪,一会说晓丹,聊了会不知怎么扯到人妖身上,大家又开始议论起来。

小辉一直专心开着车,偶尔回两句,在路口停车等灯或者看镜子的时候,会顺带看余洪一眼,听着她叽叽喳喳的跟大家聊天,活跃的不得了,有时会斜着身子小脑袋偏到后面跟大家热聊。时不时也会顺手给我递点吃的,吃橘子的时候好像喂了我几个,幸好没有仔仔。

在快到奥陶纪的时候,爬山的途中,余洪突然讲起了荤笑话,自己笑的前仰后合,小辉在旁边说了句,太污了。

“这都算污啊?”余洪一脸惊讶的申请望着我,一副你是小白兔吗的样子,突然自己捂着嘴哈哈的笑了起来:“我想到了笑话,想给你们讲,这个才污,算了,免得又说我。”

话还没说完,又捂嘴又拿手在脸前扇风,笑的不行,只差捂着肚子满地打滚了。

“说噻!”大家都让她说。

“算了!”余洪望了望小辉,突然害羞起来,脸蛋红扑扑的:“不好的,晚上在说,喝酒时说,哈哈哈”话还没说话,又开始傻乐。

大家在这种氛围当中慢慢的到了山顶,最后一截路程,起了很大的雾,又下着小雨,小辉开车变得小心起来。

停了车后,又去吃饭,在农家乐的人带着往前面走的时候,我们看到路边有卖米线的,哪想到这些做生意的是联合在一起的,彼此不争,不卖给我们。没法又去了农家乐,在哪里服务态度还不错,吃的饭菜也还可口。我们两人又坐在一起跟大家甜甜蜜蜜的吃了饭,虽然话不多,但是感觉很好,那时的余洪不知道有没有这种感觉,后来走回到车子的时候,一路还是与她相伴而行,那时心里敏感多情。

雨越下越大,我们买了雨披放在车上,大家都坐在车里开着空调听音乐,一会的时间霜雾便弥漫了整个车窗,里外都不得见。

“嘿,这还可以喔,车上干点啥别人都看不到。”

小辉随口开了句玩笑。

“哈哈,辉哥,你才坏喔,想到哪里去了,你干过咩?!”余洪听到后在旁边吃吃的笑着,指着小辉道。

“我只是随口一说,新车,怎么可能嘛,你想多了”我望了余洪一眼,有点发窘,急忙解释道。

楞了下,小辉又仔细一想,这个人才坏嘛,一下就想到歪处去了,又朝余洪望去,这时正好她也看来,两人对视了一下,又躲闪开去,她又望回来笑了笑,神色诡异,也不知她想哪里去了。

接下来小辉也盯着前面的车窗上的霜雾也发起了呆。哪想到后来又在某人楼下去看了一次雾。

就在这种氛围当中,大部队人员都上来了,我们两队人马集体披上雨衣,合影后便入了园子。

其实这时雨便有点密集了,但是内心的激情与火热浇灭了一切的阻挡,小伙伴们开心的玩耍了起来。

上了玻璃栈道,因为大雾没有了平时宣传的恐惧,虽然还在悬崖上边凌空出去几百米,但是看不到下面,便不会害怕,除了走到“A”字型尖尖的时候,摇晃的时候有一点感觉。

大家亲密的合着影,那时小辉也在开心又新奇的这里看看,哪里走走,时不时的闯进别人的镜头,或者随时数一下人数,雨大路滑,加上起雾,安全第一。

一路在主题公园里,有说有笑,大家开心的玩着,时不时的还调侃下胡晓丹和余洪,一个说喜欢小树林,一个想野战。这些女人放开了,比男人都生猛。

当我们走到凌空飞跃哪里的时候,大家好多没玩过,又是下雨,有人便有点害怕。

看着前人一个又一个的滑下去,“啊!啊!啊!”的惨叫不绝于耳。

“洪洪,来前面!”小辉指了指身前的位置,喊余洪道。

“前面吗?”余洪稍稍有点紧张,不确定道。

“对,你在中间滑,最后一个和第一个心理压力最大。”小辉关心的道。

“好的。”说着余洪上前两步在旁边站定。

看着身边的女孩,余洪紧张的望着下方,滑下去的身影。她脸上又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

小辉那时心里完全被淡淡的开心弥漫,之前余洪在后面,离得远,便有些失落。这种记忆深刻的游戏,在产生淡淡情愫后,便希望她在自己身边,一起超下滑翔。后面想到的时候,便会记忆犹新。

那时的余洪不知道在她看向相机的同时,也有人凝望着她。

当你滑翔的时刻,是谁的身影填满你眼睛的目光?

当你滑翔的时刻,感到害怕时你又会想起谁?

当你滑翔的时刻,兴奋莫名想要诉说时又会想起谁?


后面又游玩了回到奥陶纪,看了主题电影,合影留念。便在欢声笑语当中慢慢向园外走去。

当路过恐龙馆,看到在建滑雪场时大家纷纷说改天有机会又来,那时的小辉心底浮现了一个女孩的身影。但不是想来滑雪,是看到有自驾营地,想在炎炎夏日,上来避暑,一起谈心,欢笑,小酒夜话。

出园前大家又在小游乐园那边玩起了坐飞机。一群人跟个小孩子一样,忽高忽低的玩,她就在我的身前,开心的笑着。

天慢慢的黑了下来。

雨小了点,但还在下着,雾越发的大了。

归程,下一个地方定的是东泉。

在上车时,李强来坐到了副驾驶,一副不准备换位置的模样。在大家分车的时候,小辉喊了声。

“洪洪,做我的车领路。”

余洪应了一声,给那个司机打好了招呼,又蹦蹦跳跳的过来。上车的时候,看了眼副驾驶,顿了顿,便去了后排跟甘强小雨一起坐了。

那时的小辉,很想说句,余洪要领路,李强坐后面,但是终究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说出口。心情说不出的感觉,复杂的很。

一路上下山的时候小心翼翼,缓慢通过了雾区,关了双闪。车灯远远的照着,上了高速,大家又开始热闹起来。

这时,余洪忽然直其腰身,脸蛋通红,许是热的,哈哈一笑道:“前面开车的那人,我们都喊三哥,有个荤笑话便是关于他的,我讲出来,你们不许说我污喔!”

夜色深沉。车窗外夜风寒冷,车灯明亮,车内开着空调,一片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