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死在非洲,韩国大叔在淘宝低谷反转,又靠阿里国际站火到中东

天下网商2020-10-23 13:04:27

他的人生充满挫折,淘宝帮他走出了精神和财务的困境,他成为第一个在淘宝上卖化妆品的韩国人,现在国际站再度改变了他的生活。



 文|张晨


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经历和人生际遇;他们有的步出校园未几,有的已经人到中年,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阿里巴巴国际站(Alibaba.com)海外供应商付费会员。


3月初,20多位会员受邀来到阿里巴巴杭州总部,参加由阿里巴巴国际站为优质海外供应商举办的“寻梦之旅”培训课程。


这些小企业主,多是平凡的小人物,有着各自人生的起伏和挣扎。但通过阿里巴巴提供的电商平台,他们的人生和生活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他们的故事,正体现了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所倡导的普惠全球化之精神:让世界各地占80%的中小企业主、年轻人、妇女能够参与到全球化的贸易中,能够享受到全球化所带来的好处。而这个好处,并不仅仅是由此带来的财富。


《天下网商》采访了五位有代表性的会员,讲述他们被中国电商改变的人生故事。此为第二篇。



时隔七年,李勇喜没有料到他的那家淘宝小店还会在中国的互联网上留有痕迹。


“店铺中的物品不是很多,但是却很精致,哪一款宝贝都让我喜欢不已。早就喜欢韩国的化妆品,当我在论坛知道这是地地道道的韩国人开的网店时,我所有的目光都聚在这里”,这是一位名叫江楠的顾客2011年发表在淘宝BBS上的帖子,当时李勇喜的店铺“一天一美”还是淘宝上第一家由韩国人运营的美妆店。


今年39岁的李勇喜长着典型的圆脸韩国大叔模样,和人交流时总是带着笑容。他与中国电商平台的故事始于淘宝代购,当时他的人生正处于最低谷,是淘宝让他走出了精神和财务的困境;后来他又转战阿里巴巴跨境B2B平台,翻开了新的章节。第一次受邀到杭州阿里巴巴总部来培训,他意外地在中文网络上发现了那篇中国顾客多年前留下的帖子。


入选“寻梦之旅”的海外供应商在太极禅院参观体验


“做梦也没想到能走进阿里巴巴的总部,”李勇喜用手比划着解释,“做梦也没想到还能看到我淘宝店的名字。又高兴,又想到那时经历的酸甜苦辣,我真的……谢谢他们记得。”


万念俱灰之时遇见淘宝


李勇喜的贸易公司YD international,连他在内只有5个员工,年出口额常年在百万美元以上。为求高效,他不用助理或帮手,一部手机上,微信、Skype、kakaotalk、WhatsApp等社交软件轮番上阵,亲自与十几个国家的客户洽谈。这次到中国学习之后,他还要顺路跑趟浙江宁海约见合作伙伴。


YD International获得韩国国际贸易协会为优质中小企业颁发的奖项


很少有人知道,今天生意做得顺风顺水的李勇喜,创业之路充满波折和艰辛。


2005年,宋慧乔主演的韩剧《浪漫满屋》在中国热播时,仁川大学服装设计系学生李勇喜来到北京服装学院交换一学期,毕业后留在中国,在天津一家生产工作服装的企业找到了一份业务拓展的工作。“我刚上班,经验不足,但我非常努力,也有运气”,李勇喜自豪地回忆,在天津的一年里,凭着嘴甜勤快,他拿下了某交通部门一笔包含2万件工作服的大单。


第一份全职工作攒下的积蓄,李勇喜一文钱也没舍得花,他打算作为创业的资金,在中国历练一段时间后回韩国做生意。可是一年过后,他的家庭突然遭遇变故,不得不赶回韩国去。李勇喜不愿回顾细节。他说:“情况不好了,家没有了,所以我把所有钱都给了爸爸妈妈”。


再回到中国找工作时,创业计划破灭的李勇喜苦闷极了。他租住在天津一个廉价的旅馆,偶然遇到了一个在非洲加纳生活过的韩国老乡,在这个人的介绍下,李勇喜突然对非洲好奇起来,“非洲很多方面基础都很薄弱,那么岂不是有很多做生意的机会?”他凑够了去非洲一趟短途旅游的钱,到了加纳后,越发确认了先前的想法,于是延长签证,在当地搞了一家旅行社。


谁知屋漏偏逢连夜雨,生意刚刚步入正轨,2007年12月31日凌晨1点,李勇喜在街头被一辆飞驰的汽车撞得头破血流,两条腿全部骨折。


一个月内接受了两次手术的李勇喜几乎万念俱灰。他拖着伤腿辗转回到家乡时,所有积蓄都见了底。“我找不到工作,也不能跟爸爸妈妈要钱,”他说,“别人看见我的样子,都露出看残疾人那样可怜的神情。”


困顿之际,李勇喜想到了中国的淘宝。韩国的造星工业正在开足马力向亚洲输送劲歌热舞和俊男美女,“韩版”服饰和化妆品在中国格外畅销。李勇喜用护照申请淘宝卖家账户,请自己在丹东的中国朋友做担保。由于完全不懂电商规则,他几乎是跌跌撞撞拉扯着自己开起了韩妆小店“一天一美”。


启动资金得来不易。李勇喜独自瘸着腿四处奔波,申请到了首尔市政府支持20岁至30岁青年创业的补贴,折合人民币约6000元。在首尔一处公用的办公大开间租下一张小小的办公桌,每月租金1000元,再加上一台电脑,这是他能投资的全部家当。开店的日子虽然清苦,但李勇喜一点也不着急。“一天一美”暗合了他几经事故后的感悟:“那次在非洲差点死了以后,我的想法发生了180度的转变。以前我的目标是赚钱,要做富裕的人,事故以后,我觉得必须感谢每天发生的一切,现在觉得每天幸福才最重要。”


2009年,淘宝快速跃升为中国最大的线上综合零售卖场。尽管竞争激烈,“一天一美”还是斩获了一席之地。韩流正劲之时,不知名的小牌韩妆在淘宝上同样畅销。李勇喜把自己的照片、身份证和去韩国化妆品店采购的照片粘贴到店铺主页上,从韩国用最便宜的平邮包裹直邮商品。“客人看到是韩国人在卖东西,收到带有韩国邮戳的包裹,心里都很高兴,我生意越来越好,”他说。


不到12个月,“一天一美”就成为皇冠卖家。为了缩短运输时间,李勇喜在丹东设立了一个办公室,请两位中国的朝鲜族朋友帮忙,把采买来的货物批量寄到丹东后,再用顺丰快递发给消费者。


“佛系”中年的韩妆生意经


生意做大后,烦恼随之而来,“我感觉是在摸黑走,有的时候会被困住”,他说。成批量的货物不时会被海关扣下或在运输途中丢失,有时仔细包装好的箱子遇到暴力运输,开箱时玻璃瓶已被摔得七零八落。几次钱货两空的遭遇下来,李勇喜感受到了外国人做代购的不稳定因素。


与此同时,一些其他的淘宝店运营者先后与他联系,询问是否能通过他从韩国批发化妆品。一个偶然的机会,李勇喜在淘宝网页面下方看到了阿里巴巴集团其他业务的简介,其中就有做国际B2B贸易的Alibaba.com。他打了个响指:“这就是我想要的。”


关停了运营两年的淘宝店,对外贸一窍不通的李勇喜再次像当时做淘宝一样注册了Alibaba.com,花几天时间研究完网站规则后,就利用提供给所有用户的50个免费的上架商品名额挂出了一些化妆品。


可是这回运气没有那么好。整整四个月下来,李勇喜的账号无人问津。


“那时Alibaba.com还没那么出名,”他回忆,“但现在在韩国做美妆产品出口的人都知道电商,例如韩国的EC21、印度的Trade India,但Alibaba.com是用的人最多的平台。”


四个月后,李勇喜的邮箱里突然出现了一封来自香港的询盘邮件,对方想向他购买韩国上市不久的Holika Holika牌化妆品。李勇喜脖子一梗:“你先下单,付全款,我给你开收据,然后再发货。”


整装待发的商品


这不符合通常做外贸先付部分订金再安排发货结款的规矩,但几番沟通下来,对方还是汇来了1万美元的货款。李勇喜用这笔钱买了对方需要的货,再学着联系审计、清关和物流等,“我之前完全不懂,原来做B2B中间要涉及这么多程序,”最终这批化妆品如约送达香港,摸过外贸链路的YD International从此才正式起步,订单渐渐多了起来,现在每天至少能接到20个询盘。


据韩国政府公布的数据,2012年到2016年间,韩国美妆产品出口额增长了3.5倍,通过电商途径增加的出口额为5158倍。Alibaba.com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美妆产品,尤其是美妆工具和基础护肤甚至跑赢了韩国的消费电子产品,在韩国商家处理的询盘中独占鳌头。


如今,下巴上留着胡茬的韩国大叔对化妆品如数家珍,例如在各个市场都畅销的谜尚BB霜,“亚洲人比较爱买21号和23号,中东27号、30号更畅销,那里的人们更喜欢偏古铜色的皮肤。”


原本中国大陆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两大主要的韩妆出口地,但随着中国居民出境旅游和进口消费的增加,韩妆的明星光环逐渐减少,消费者和经销商都懂得与韩国本土上架商品比价挑选,竞争也越发激烈,出口增长开始遇到瓶颈;到了2015年前后,受到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爆发和一系列地缘政治事件的影响,李勇喜的订单量迅速下滑,这让他意识到需要开辟新的市场。


为了满足中东市场对韩妆的好奇心,李勇喜的生意正在逐渐向生产端推移。他发现,一些沙特阿拉伯、科威特、阿联酋的穆斯林消费者也看韩剧、追韩星,但出于对成分的顾虑而不愿使用韩国化妆品。因此,李勇喜利用做外贸赚来的资金注册了一个自有品牌,并通过了清真认证,销往中东。


在业务最艰难的这一年里,规模迷你的YD International仍然凭借177万美元的销售额获得了韩国国际贸易协会颁发的100万美元出口奖。现在除主营业务外,来自中国的新鲜玩意儿也被他通过Alibaba.com卖到韩国,2016年9月韩国庆州的地震过后,李勇喜店里的中国产强光手电迅速走俏了一把。


李勇喜(左二)在杭州学习


创业初期“断粮”的几个月,为了省钱,每餐几乎完全靠最便宜的炸酱面就一碟小菜度日,一天伙食开销不超过人民币15块钱,这是李勇喜回想起来最难的日子,但看到消费者写下的对“一天一美”的回忆,韩国大叔笑得眼睛眯成了缝:“很感激。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赚钱,但是赚不到钱,不愿意赚钱的时候,钱却跟着我来了。”



《44岁印尼阿姨靠中国电商逆袭,曾经只有母亲看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