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昆都仑】街头叫卖吆喝声~还记得吗?孙雨|《有声的畅想》带你我重温~~

爱我昆都仑2020-11-13 08:58:46

文艺·昆都仑


2018年“爱我昆都仑”微信平台将继续开设《文艺·昆都仑》栏目,主要展示昆都仑区本土及自治区、包头市的艺术家和文学艺术爱好者创作的摄影、书画、诗歌散文等形式的文艺作品。   



在挑着担子走街串巷的小贩

几乎消失的年代

叫卖吆喝声

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

已经变成了一个落着灰尘的老古董

但是这些声音背后

承载的却是一个时代的文化记忆

今天,就让我们

在这些国宝级的老艺术家们

留下的弥足珍贵的影像资料中

重温那无法超越的经典

欣赏孙雨老师为此写下的内心感悟




有 声 的 畅 想

孙雨



近日,看到北京人艺一帮老艺术家录制的精彩视频:老北京街头叫卖吆喝声,至今余音绕梁,不绝于耳。因为那是国粹,是老北京街头巷尾,市井生活中即将消失的历史的回声。



有如一览清明上河图如见大宋繁华:发达漕运、骡马闹市,酒肆饭庄,放浪青楼…唯独缺少了那充斥其中的声声叫卖、呢喃细语、市井喧哗。于是我们知道,留住历史的“声音”,同样是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的一部分。



看北京人艺的百年经典《茶馆》,就是那个年代街头巷尾,寻常百姓、社会风云、光怪陆离、起伏人生最为“声情并茂”的表达了。留下独具匠心的舞台背景,闭目倾听这批老艺术家的声音,也不啻为至高的艺术享受了。


六十年代就响应国家号召,举家从北京迁往包头,北京的叫卖声自然淡忘,包头的叫卖声记住的也不多。大概只有“打醋打酱油”“磨剪子磨刀”“破烂换钱”之类。



“打醋打酱油”是一位身系油布围裙,骑着自行车,姓苗的老师傅。自行车后车架挂着两只大木桶。木桶上面还有一个黑陶盆,里面装着一色黑的大黑酱。苗师傅的吆喝大约是这样的:“打醋”两个字是长拖音,“打酱油”则是短促加重音。叫做悠悠而来,重重结尾吧。至于陶罐里的黑酱,那时因百姓生活艰苦,豆粒大的黑酱是当做一酒盅酱油来使用的。现在,黑酱在全国也属罕见,最近才发现原来是被韩国人偷去,放在“三养炸酱拉面”的小袋袋里封存了。


“磨剪子来戗菜刀”之吆喝,在过去自然频率较高,但自从看了《红灯记》,便觉我们的吆喝声有点土气,够不上“高、大、上”了。“破烂换钱”也差点换成“酒干倘卖无”,彰显“两岸同属炎黄子孙”的时代大主题呢。


不过,虽然各种各样的“吆喝声”渐去渐远,那流淌在血液里的文化渊源,却是在一代代华夏儿女的血管中奔腾,被不断传承创新,发扬光大了。




孙雨

孙雨,鹿城读书会会员。文学爱好者,大学本科,高级政工师,长期在企业从事宣传工作。最早的包头市杂文学会会员。部分杂文,散文,评论,报告文学以及新闻题材作品见诸报刊杂志。



欢迎大家给爱我昆都仑投稿!

爱我昆都仑邮箱:btkqwx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