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梦见在办丧事,要去一座山里做仪式

梦的笔记本2018-12-05 14:33:47

我梦见在办谁的丧事,大概是我爸爸。


要去北京一座山里做仪式。妈妈和她的战友也都来了。我们一起在北京市区一家普通小饭馆吃饭。然后带战友阿姨们回家去继续说话。


在小饭店,有个阿姨和我特别亲,一直和我说话,大概说她为什么来北京,是要去什么山里抢购一套房子,时间很紧。我问她,我爸爸最后时刻为什么(身边人)会先联系到她,当时现场是个怎么情况,她说了半天背景,我听了很多,却完全没印象我想知道的核心问题她是怎么说的,或者可能话题绕太远还没说回来。


为了记住她长相,下次还能认出来,我还提议一起合个影,说好以后联系她,用的是我一个小手机,操作还比较困难,界面很老旧,照片像素也不太好,还是盲拍那种,看不到画面,半天才自拍成,拍照时,我和阿姨姿势亲密,照出的是我亲她脸颊的造型。


因为光顾说话,大家要走时我还没怎么吃饭,这饭店像自助食堂似的,门口有一个大桌子可以要哨子面,有人给捞面,自助浇哨子。我却没要面,捞了些米饭,和汤,打算汤、菜泡米饭。捞菜哨子时,负责捞面的饭店小老板老盯着我,生怕我菜捞多了,菜还有好几个种类,记得有什么炖土豆块,有人一直盯着我也没好意思多捞。


饭店门口到我家之间,好像有只猫来找人玩,还挺粘人的。


我还和那个合影阿姨说,我们一会要打车去东边某座山,如果和她要办的事顺路就捎她一起进山。


吃完大家一起回我家,应该是姥姥家,就在楼下小屋,那里还是过去的吃饭屋,一张圆桌,大家虽然刚吃完,又再吃什么东西。我看妈妈旁边有个空位,就去挨着妈妈坐下。却并没有和妈妈说话的记忆画面。


我进去饭厅坐之前,在门口,有个院里环卫工拦下我,前几天也来拜祭过我家人的,现在说,第二次上门,按风俗是要拥抱下我们家人的,边上小舅,舅妈都在看,不愿和他拥抱,我想了下也犹豫了,最后劝他说算了,心意思到了就行。


18.4.11记梦


另,白天接到妈战友林阿姨电话,说想来西安看我和父亲。只能错过这份心意了,很是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