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燕原创】毒殇丨前篇6-8

WhatsNewNewNew2020-05-22 12:27:31


点击蓝字关注,回复“毒殇”查看往期内容哦~

/2018/APRIL/(图片来自百度)

因感冒搁浅的这一周,脑子里其实一直在想这个故事。创作的过程有趣而艰辛,当你面对的是一团泥胚,你可以信手拈来任何造型,她或许是人,或许是兽。而当那个形象变得越来越具体,留给自己天马行空的范围就越来越小……这始终是我认定的写作观。或许是该说服自己,冲破桎梏,大胆胡说八道的时候了。

6

机会来了


上官雁莫名有些尴尬,对江嘉明刚建立起来的一些好感土崩瓦解,支吾着不知说什么,好在江嘉明早就走开了。

上官雁努力在清一色衣着的人群中搜索着,她到底还是惦记着自己的救命恩人。

此刻,恩人正背靠大树躲阴凉,他的身体是放松的,可上官雁总觉得他的目光似乎紧紧地地追随着什么。

“嗨,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

上官雁到底忍不住上前打了个招呼,“刚才真的谢谢你……对了,我叫上官雁。”

恩人慢悠悠地说,“我知道。”

上官雁这才想起她刚才已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自报过家门了。

“那么,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

上官雁设计的抛砖引玉桥段被打得支离破碎,只好生硬地开门见山了。

“罗平。”

这两个极其普通的字眼,跳进上官雁耳朵里就立刻钻进了她心里,这感觉就像喝了十杯绿豆汤那么甜。

“这个给你喝吧。”上官雁把手里好不容易拦截下来的汤拱手让人。

“那你呢?”

“我已经喝过了。”

没错,此时的上官雁已经不需要了。

罗平倒也不再客气了,本意是想上官雁快些离开,可上官雁还有话要说。

“为什么你不跟教官说实话,你身上的伤明明……”

“这不重要,对我来说就是摔了一跤。”

上官雁本想借罗平的口把自己迟到的罪名给摘掉,看来是没戏了。

“好吧,还是谢谢你,你真的很勇敢。”

罗平眼神闪烁,心不在焉。

“喂,你在看什么啊?”

上官雁抬手在罗平眼前摇了摇,"刚才就看你怪怪的,好像盯着什么看似的。你真是个有趣的人,自己蜷缩在角落好像很怕别人看见,却一直在认真观察别人。该不会是间谍吧,哈哈。"

上官雁半开玩笑的话,却把罗平说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居然站起来拍拍屁股径直走开了。

上官雁都没闹明白自己怎么着就把天给聊死了,另一头教官已经吹响了集合的哨子,这苦逼日子不知几时能到头啊。

每个人都长着两双眼睛,看不见的那个长在心里。

所以很多时候,看到不等于看见,就好像上官雁每天至少和西言抬头不见低头见地相处八小时,却看不到西言的种种,回到宿舍反复念叨的都是罗平。

“脸上的创可贴已经揭掉了,就是胳膊上的伤还没好,你说我是不是该给他送点药?“

“今天障碍训练,感觉他都没怎么发力就第一个完成了。那动作一起合成,老帅了!”

“有些人就是自带一种光芒,怎么都挡不住,帽檐压那么低,走路都不抬头,还是觉得那么好看……”

西言一块毛巾扔到上官雁脸上,盖住了她那花痴样。

“赶紧擦擦吧,我可不想被你的口水淹死。”

上官雁蒙着毛巾,还是蒙不住一颗荡漾的心,脱口而出的话都好像带着七分醉意。

“我亲爱的西言啊,你别嫌我烦,等你有了喜欢的人,你也会变成我这样的。”

”要是会变成你这样,我宁愿没有。喜欢这种东西简直就是毒品,会让人丧失思考和理智。“

“可是人生要那么多思考和理智做什么,有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不是很幸福吗?”

西言几乎是不假思索、斩钉截铁地说:“那是你们这种小女孩的人生,而我……已经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上官雁没想过要去探究西言这番话背后的深意,现在的她已经快要溺死在蜜罐里了,由此可见,除了两情相悦,自作多情也是一种很危险的情绪。

军训的生活刻板而枯燥,每一天,当大汗淋漓的上官雁把绿豆汤扛到休息区,并且在众人七手八脚之下多藏起那么一杯留给罗平,便是她最开心最有成就感的时刻。

可是没几天后,让她实践真正成就感的事情来了。

教官宣布在军训成果汇报的时候,每个班都要派出三名代表参加障碍赛的比拼。

障碍赛以接力的形式进行,有跨桩、壕沟、矮墙、高板跳台、独木桥、高墙、低桩网这七个项目,每人独立完成一组后下一人继续,三人完成时间最短的队伍胜出。

“为了体现我们军训的全面成果,要求每个小组至少有一名女生参加。有没有自愿报名的。”

教官话音刚落,上官雁就感觉整个集体在无形中都往后撤了一步,也难怪,自己又是女生,又是班委,这种为集体争夺荣誉的事儿,自己根本没有不冲锋陷阵的理由。

“那我来吧。”上官雁直面命运的召唤,使命在肩举起了右手。

“很好。还有两个名额,有人报名吗?”

几十人的集体鸦雀无声,这样的无声却一点不让人意外。

只是上官雁不清楚,大家是不愿意比赛,还是不愿意和她合作比赛。

“行,为了体现民主自愿的原则,我给大家足够的时间去考虑。到比赛前一天还有空缺的话,我就找班里训练成绩垫底的学员补上。”

“啊……“

众人齐声嗟叹,这一招实在太阴了。

“顺便提醒一句,这次成绩优胜的集体,每人都有期末加分,还能把优胜的荣誉写进在校表现中。”

这无疑让大家精神都为之一振,可是练兵场强手如云,就怕大家对胜利的渴望也很容易被浇灭。

已经参与其中的上官雁当然比任何人都想赢,如果赢了,她之前扯集体后腿的事儿就能一笔勾销了。

可是眼下的境况,莫说她看不见对手,连自己的队友在哪儿,她都不知道。

7

没有机会的人


夜晚的校园,昏黄的路灯下,校园终日喧嚣的地方,总算慢慢沉静下来。

同学们三三两两往自己的宿舍走去,连训练了一天依旧精力旺盛,挥汗如雨打着球的男生们也偃旗息鼓。准备回去美美睡上一觉,毕竟,不管想和夜晚缠绵多久,第二天的阳光总要到来的。

正对操场的实验楼顶上,罗平手插裤袋里,一副遗世独立的样子,远远看着脚下的动静世界。

这个男人眼神深邃犀利,用流行的标准判断还带些忧郁,这两样东西加到一起,自带一种致命的引力。但这种引力不是内旋而是外旋的,他传递出的信号是——不要靠近。

此时,白天的残余的暑气尽数撤退了,风向也突然转了,夜凉如水,这种凉意严丝合缝包裹着你,从头到脚,真真切切。

就在这个任何人都不会注意到的黑暗角落,过了不久,一个黑魆魆的人影从罗平的身后走了出来。

“你可算来了,又迟到半小时,我他妈快冻死在这了。”

罗平上牙磕绊着下牙,用低沉的声音咕哝了几句。

“嘿,你说你这耳朵是尖,我倒是想吓唬吓唬你来着。”

来者人称老鬼,来去无踪,不落痕迹,因此得了这么个绰号。

“你小孩子啊,别废话,东西带来了没?”

“你吩咐的东西我几时忘记过。”

说完一根烟已递到罗平面前,立马顺手还给他点着了。

“妈的,差点儿就要把我憋死了。”

罗平贪婪地吸了几口,烟雾在他刚毅的脸庞上攀爬又迅速散开,把他雕塑成了和白天完全不同的样子。

“我看老刘就是整你,这哪儿是学校呀,对你来说就是戒毒所。”

老鬼说完把烟盒塞进罗平兜里,罗平扔了手中的烟屁股,重新倒出一根点上,剩下的还是还给了老鬼。

这种自律简直可怕,这也是老鬼最佩服罗平的地方。

“怎么样,这几天有什么收获吗?”

“就是一帮小屁孩,能有什么收获啊。倒是……发现了一个做情报的好苗子。”

罗平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没来由地想到了上官雁,或许她一眼把自己看穿的能力实在让他印象深刻吧。

“是吗?队里可缺这样的人才,让老刘跟院领导打个招呼,重点培养培养呀。”

“别坑人了,咱这工作,是人干的嘛。我看老刘也是老糊涂了,要么就是玩儿我呢,好好地给我安排这个差事。”

“这你也不能全怪他,谁让你都三十出头的人了,还长这么水灵,其他人想冒充学生都没这条件呢。”

微微火光忽明忽灭,老鬼突然收起了笑容,“前天从缅甸那儿又来了批货,其实我们一早就接到了线报,还从外埠调集了百来号人,目标地点连只苍蝇都飞不出来。可就是这样楞还让他们给跑了,你说这窝囊不窝囊,刘队气得三天没吃好饭。”

罗平想起自己来这儿之前刘队和自己的谈话,他认定体系里一定出了问题,可是放眼望去,谁的乌纱帽都比自己大两圈,没有办法的办法,只能从这帮官二代身上如手,看能摸着什么线索不。

刘队外号神算子,这人直觉特别准,罗平也不好反驳什么,只是这样迂回的战术能不能有结果,他还是持保留意见的。

“刘队说没说要我在这儿待多久?不会是打算让我读个本科出来吧。”

罗平心里还有自己的打算,实在不想把时间耗费在没影儿的事情上。

“这可没准儿,既来之则安之吧,再说你如今已经是正经大学生了,中途退出,不也招人猜疑吗?”

“这算多大事儿,就说我家庭困难,负担不起学费,不念了还不行吗?”

“你说得容易,学校能轻易放了你,指不定给你发放个助学基金,要不号召同学们给你捐款,怎么都得体现出这个社会的温暖不是。哈哈,我倒是有个点子……”

“什么?”

“违反校纪校规啊,你说你是打算偷鸡摸狗呢,还是欺负女同学?”

“你就闭嘴吧,就知道抹黑我的名声。”

“算了吧,咱这种人,连名字都是假的,哪还有什么名声,现实点吧罗平。不过刘队也说了,要是这单我们能网住条大鱼,你就能退休了。

你也该过过正常人的生活了。”

正常人的生活?

两年前,罗平荣立二等功的时候,就有人给他规划过所谓正常人的生活,他辗转反侧了一宿,第二天还是做回了从前的那个人。

其实他心里早就明白,自己已经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我该走了,你也回吧。”

“成,这个你真不要啊?”

罗平都没多看一眼老鬼手里的那盒烟,一头钻进了黑暗中。

罗平信步阑珊,夜色是他最好的伪装,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在伪装下才有安全感的人,刚来大学的几天他浑身不自在。

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和最底层的乞丐打成一片,也能很快和路边混混称兄道弟,可是大学生,可是他从来没玩儿过的身份。

或者说,这里似乎很难找到他熟悉的那种烟火气。

所以从一开始,他的确刻意疏远人群,会担心自己的行为言语令人侧目,他甚至会去模仿别人找找做学生的感觉。

总之就感觉浑身被上了石膏一样,哪儿哪儿都不自在。

可过不了多久,他自己也想开了,来这儿的人,谁不是开天辟地头一遭当大学生呢,根本没什么标准可循,所以也别作茧自缚了。

除了……

“哎呦,累死我了……”

距离罗平十米开外的拐角突然走出一个人,像个快要散架的偶人,歪歪扭扭地走到了罗平前面。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罗平最不想遇到的就是这位上官雁了。

上官雁自从报名了障碍赛,每晚都独自练习到很晚,刚巧今天被罗平给撞见了。

罗平放慢了脚步,远远跟在蛇行的上官雁后面,小心翼翼保持着距离。

8

但行好事


罗平的职业病深入骨髓,那就是隐形于人群,不想被任何人发现和关注。

偏偏上官雁这个丫头每天都睁着探照灯一样的双眼盯着他,带给他的感觉更是奇怪,说不上是讨厌,当然也不引以为豪,只是每次四目相接的时候,罗平就连已经形成下意识反应的动作都完成不好了。

所以他只好对上官雁敬而远之,但不管他如何视而不见,每天一杯解渴的饮料是必定会送到他面前的……

罗平脑中闪回这些日子的点滴与种种,走在前面的上官雁虽然整个人像踩在海绵上一样,但似乎心情还不错,哼起了小调。

罗平突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恍惚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在这儿做什么。或者,他似乎真被带进了自己的人设中,仿佛就是象牙塔里无忧无虑的一枚少年。

这究竟是一时的意乱,还是罗平深埋在心里,自己都未曾察觉的一颗种子,普通人的生活,于他究竟是空中楼阁还是海市蜃楼,即便是海市蜃楼,也并非是不存在的,只是寻求之人走错了方向罢了。

上官雁哼唱的调子,时明时暗,忽远忽近,罗平听不真切。但这调子就像带着魔力,勾起了罗平诸多本不该有的思绪。

反正从操场到宿舍区不下十分钟的路程,至少经过三个岔路口,罗平却一路这样跟来了。

正在他将要转弯和上官雁分道扬镳的时候,上官雁身边的矮树丛里突然蹿出几个人来,上官雁这回倒没站在原地犯傻,迅速伸脚就绊了他们一个狗吃屎。

罗平顺势猫到旁边的暗角落里观望。

“是你们啊?放着好好的大门不走,怎么从这里冒出来了?”

江嘉明,还有绰号猴子、四九的,一边捂着摔疼的胳膊腿儿,一边示意上官雁小点儿声。

上官雁却不接这个茬,“你们鬼鬼祟祟的干嘛去啊?”

胖子一手一个提着他们就想跑,被上官雁一个箭步给拦了下来。

“不说清楚,我可喊人啦!”

“别别,算我求你啦,我们队正等着我们支援呢,不然就要被团灭啦。”

猴子急得跳脚,原来是忙着去打游戏啊。

“这样啊……”上官雁转身面对着高墙若有所思的样子,“放你们走也行啦,不过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快说快说!”

“你,明天去报名参加障碍赛。”上官雁指着江嘉明的鼻子,一字一顿地说道,并且还不容江嘉明抢白,“这么高的围墙都能翻过来,那点小障碍算个啥。况且,你也是集体的一份子,难道不该出一份力吗?你要是拒绝的话,可想清楚后果!”

猴子反唇争辩道:“你少拿个鸡毛当令箭的,也不打听打听我们什么来头,老师教官我们都不怕,你们女生就告老师这点能耐了。”

“有胆识。 批评处分你们不在乎,可要是贻误战机被团灭了……啧啧啧,你们怎么和大家交代啊。我呢也不想为难你们,参加个比赛多大点事儿,你该不会是怕输吧。”

“得得,行了,不就跑个障碍嘛,我们替他答应你了。”

话刚撂下,猴子和四九一边一个架起江嘉明就跑。

上官雁还故意对着他们大喊:“君子一言九鼎,驷马难追啊!”

那三人甩开手刀讯速消失在夜色中。

隔天,上官雁早早赶到训练场,等待教官宣布她收获新队友的消息。

可是上午的训练都结束了,教官依旧跟个没事儿人一样,她也不好意思去打听。

只是一直找机会明里暗里提醒着江嘉明,但江嘉明却老是回避着,对她一副视而不见的样子。

上官雁心想,这下完了,这帮兔崽子肯定反悔了呗,昨天被他们的缓兵之计给耍了,今天再拿昨晚那事儿去说事儿,无凭无据的,那就不叫个事儿了。

哎,悔恨啊,自己到底没留个心眼儿,让他们签字画押什么的。不过话说回来,强扭的瓜不甜,人家说白了不想出这份力,自己还真能赶鸭子上架不成?

上官雁的心情从上午的春风得意,志得意满,再次跌落到谷底,这种满怀希望破灭的感觉,真不如那个希望从来没有过。

“好,都过来集合吧!”

教官一声令下,预告着辛苦的一天又要过去了,虽然一个个都灰头土脸,筋疲力尽,但脸上都挂着喜悦,就像即将要出笼的鸟儿。

大概只有上官雁一人会在解散集合前耷拉着脑袋。

“上官雁,怎么这么没精神,我看你最近练习还是有进步的,是不是还在为比赛的事情发愁啊?”

教官黑黢黢的脸上看不出是调侃还是鼓励,上官雁也不知怎么回答。

“告诉你个好消息吧,你有队友了。江嘉明今天找我报名,要代表我们集体参加比赛。”

这个消息,在上官雁听来,既是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她一脸呼之欲出的笑,在看到江嘉明朝他做的鬼脸后,再也绷不住了。

“瞧瞧,刚才还垂头丧气的,一下跟换了个人一样。这不还差一个名额吗?剩下的日子不多啦,要是……”

“要不我来吧。”

队伍末端的罗平抛出的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一下让大家傻眼了。

这个沉默寡言,对什么都兴趣缺缺,好像和每个人都保持着距离的大男孩,竟然也有主动出头的一天!

上官雁一开始都不知道是谁填上了最后的空缺,或者说给她一百个选择都不会选到罗平的身上,但奇迹就这么发生了。她今晚做梦都要笑醒吧。

教官用手势打断了大家三三两两的议论声,“其实,我之前说要挑成绩最差的去比赛,也就是吓唬吓唬你们。想要赢,靠得不仅仅是实力,还有对胜利的企图心。

所以我一直在等你们来找我,就怕等到那最后一天,让我去找你们,所以我这心里啊整天的,比上官同学还紧张呢,万一挑错了,让咱集体名落孙山,我可背不了这锅。

好在今天有心人出现了,凡事啊不怕困难,就怕用心。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抓紧最后几天刻苦训练,咱们班一定能得胜而归!”

但行好事……此时此刻对罗平来说,让一个努力的人笑得更开心,就是最大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