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大串联纪事

网发文章2018-11-12 11:54:26

朝花夕拾   大串联纪事之

前     言

 

     五十多年前,我在位于郑州市上街区的冶金部下属503厂(后改为郑州铝厂)子弟中学上高二。前些日子,散落各地的子中同学回上街聚会,谈及当年参与文革、参与红卫兵运动、参与红卫兵大串联的情景,欢声笑语之余,觉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个个感慨万千。谨将同学们谈笑中忆及的红卫兵大串连中的片断加上挖掘自已记忆深处的点滴,录其一二,也算是朝花夕拾,岁月钓沉,以为我们那段书生意气风华正茂又有些自以为是幼稚可笑的岁月留下些许痕迹。

 

 

朝花夕拾   大串连纪事之6-1

               安 阳 变 北 京

  

一九六六年,以“五.一六通知”为标志,文革暨红卫兵运动在全国迅速展开,及至七、八月,红卫兵开始全国大串联,八月十八日,毛主席第一次在北京接见红卫兵,其时,红卫兵大串联已如火如荼。

     上街偏于郑州一隅,到底小了点,偏了点,消息确实闭塞,直到九月,仍处于官办红卫兵的筹组阶段,虽然也跟随厂里开始“四大”,但对红卫兵大串联却知之甚少。大约在十月上旬末,学校组织各班级开会,说是各班分别选举若干名代表,到北京串联。彼时本人任校学生会主席,且正受命牵头组建学校官办红卫兵,本来人选应无问题,却因本人心血来潮,参与写一张致冶金部驻厂工作组的大字报,加之又查出乃父曾当过国民党重庆南岸伤兵医院的看护,沾上了国民党三个字,自己把一锅好饭楞给做砸了锅---校方专门开会安排,明确不能选举本人,结果可想而知,在选举中只有同桌库am投了我一票,得票垫底,名落孙山,去北京的希望泡了汤。正愁怅苦闷时,学校团委书记姚老师找到我说,学校研究决定组织一批人到安阳串联,这批人不用选,各班直接指定,两天后即可出发,由初中的严ap和你带队。虽然我内心中觉得,这最多只能算一个安慰奖,不过还是高兴地答应了:北京去不成,去个安阳也不错,好歹出了门呀!

     这次出行大约30来人,记得清的当然还是本班的刘zg、黄mq等。火车上完全是一派热闹的气氛,一半以上的乘客是戴着红卫兵袖章的学生,个个兴高采烈。从他们的议论中,我们听出他们大部分都是去北京,而且很多人没有车票,我们暗自疑惑。zg我们俩商量了一下,决定去找列车长问问,我们买的安阳票可不可以去北京,列车长一听大笑起来:现在红卫兵大串联,你们想到哪儿就到哪儿,不用买票!我们一听真是大喜过望,回来就跟同学们商量,千脆我们也直接上北京,大部分人欢呼雀跃,但也有将近十个人特别是领队严ap表示反对,认为应该遵守学校规定。车过安阳,严ap等人下了车,余下近二十人义无反顾,一屁股坐到了北京。


                          原创:侯心俭 梦想成真2016.12


 

朝花夕拾  大串联纪事之6-2

               老北京炸酱面

 

     十月的北京,秋意正浓,是一年中的黄金季节。我们翌日上午在永定门火车站下车,一出站就被随处可见的引导牌指引到车站对面的先农坛体育场。彼时的先农坛,早已变成一个硕大的红卫兵接待站,围绕体育场密密摆了一整圈桌椅,数以千计的工作人员正在紧张登记,每个桌子前都排着长队,我和zg忐忑地出示了盖着503厂子中红印的赴安阳串联介绍信,生怕被打回,没想工作人员二话没说,麻利地开好了住宿分配单,“西出口乘车!”,过关,我们暗自庆幸。

   大巴过虎坊桥路上前门大街至天安门广场右拐,“天安门!”有人大声叫起来,要知道,几乎所有人都是第一次到北京。当真实的天安门映入眼帘,激动的心情真是无以言表。沿长安街左拐,大巴在东四十二条胡同口停了下来,我们被领进离胡同口不远的一座四合院。

     这是一座典型的北京四合院,不大的院门,迎头一面影壁,绕过影壁却觉豁然开朗:东西厢房和座北的正房围成一个不算小的院子,一棵有些年头的槐树兀自立在院中,更叫人惊喜的是,正好时近中午,一进院就闻得一阵菜香,几个中年大嫂见我们进来,紧忙乎叫着:快把东西放下,洗洗手来吃饭!说话间,这北京第一顿隆重登场,什么饭?老北京炸酱面呀!叫我几十年没忘的是那碗面上面盖着的彩色的萝卜丝,那时我还是第一次见,后来知道叫“心里美”萝卜,是老北京炸酱面的标配,加上肉末炸酱,又是坐火车没吃什么东西,这碗面那叫一个香,直叫我一辈子难忘,隔三差五必吃,倒成了我日常饮食的标配了。

 

                      原创:侯心俭 梦想成真201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