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事秋风悲画扇 --- 面的回忆

庭台集2019-05-16 09:09:59

我小的时候,大概三四岁的时候,其实是很不喜欢面条的,不喜欢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不喜欢。

以至于每次拒绝吃面条的时候,母亲都会吓唬我,再不吃明天就把你送到石板溪,让你每天只有面吃。

我于是总盼着第二天被送去那个乡下,但愿望始终无法实现。

而第一次去石板溪那个偏僻的镇上,是嘉阳小火车成为一个热门旅行地后。

当我从黑漆漆的车厢上跳下来,抖落身上的煤灰时,才想起,哦,这就是石板溪。

后来喜欢上吃面,是忽然发现,原来在一碗面条里,拌上大量的醋,是一道非常美味的食物,以至于每次煮面条前,我都会主动去买醋,五分钱一提的那种,回家的路上可以偷偷喝上几口,后来被母亲发现后,会笑着说,你又偷吃醋啦。

我把面和醋的搭配发挥到极致,是在成都,父亲的工作单位上。

父亲有时候去工地而不能回来午餐,就交代我自己去食堂吃饭。

食堂中午是有面条卖的,而且,醋是可以随便自己添加,这种便宜越发让我喜欢面条。起初,是三两面条搭配一份肉丝再加两大勺醋,有一天,突发其想,给卖面的师傅说,我要半斤面条,嗯,和一份肉丝。至今都记得,胖师傅非常惊讶的看了我一眼,给我挑了半斤面条在碗里,然后,肉丝的分量明显比往常的分量增加了很多。

而这种小聪明我继而延续到了在交大读书的时候,买了一个大得来可以用来洗脸的不锈钢饭盆,每次去大板食堂,食堂师傅显然对这种大饭盆有些不知所措,一勺给我后,偶尔会不自觉的再添加一些,不知道是因为觉得自己给的分量不足,还是担心我饭量过大而吃不饱。

16年6月,来大理快两个月了,经常穿梭于大街小巷中,这家名为“西面来风”的小店,始终没有被正视过,直到从豆瓣上得知8月20号要结业后,才想起应该来试试。

第一碗岐山哨子面就把我完全征服,面条的细滑柔嫩,并不像是纯粹面粉做的面条,似乎添加了米粉在里面。

于是,隔了几天,又来试试他家的biang biang面,面上来的时候,顿时一阵亲切感,biang biang面完全就是懒人备餐的作风嘛,西红柿、豆丁、五花肉、油泼辣子等等,一层层叠在一起,和我偶尔的大杂烩红烧一模一样。

有朋友一起来大理,想着这算是大理比较好的面馆,而且又要马上停业了,他们来的第二天,就冒着小雨又过来吃了一次,看着老板孤独的坐在门口,一阵心酸。

西面来风走了,大理再也没有值得品尝的陕西面条了。

想起了那年冬季在河南新密县,客户公司的食堂,中午不时会有羊肉烩面。

要是能再吃上一碗羊肉烩面,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