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圣:出轨,千万别来真的|影评

德瑞姆心理学院2020-05-22 16:34:02


文 | 小日耳耳

来源 | 花边阅读(ID:huabianyuedu)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提起爱,总会想起《圣经》里的这段话,这里的“爱”自然是“大爱”,是对神的爱,而如果我们把它当成“小爱”,凡尘俗世的爱,其实也是很好的感情准绳:我们一开始喜欢一个人的时候,都是这样想的,都以为自己毫无疑问会一辈子那样喜欢下去,恒久忍耐,永不止息。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你/我变了?麻木了?厌倦了?蠢蠢欲动了?其实,背叛的并不只是曾经深爱的那个TA,背叛总是从背叛爱的初心,背叛曾经专注的自己开始的。


中年危机,靠出轨能冶吗?

*

去看《情圣》之前,我在心里对它是有所排斥的。因为不少影评都将这部电影归为一部直男思维的电影,台上:三个好哥们变着法子同谋助力男主出轨;台下:男人看着手心出汗,女人看了暗自思量,挑战女性对“渣”的容忍极限不说,还把婚姻中的鸡毛蒜皮和鸡飞狗跳展露无遗。


电影开场,老公“嘘嘘”不给力被老婆嘲笑,冲个马桶被老婆责怪干嘛不一起冲,上厕所被剥内裤,手机响被查岗,连心跳加速都在老婆的监控范围。

说实话,一开始男主几分尴尬又无奈的窘态博得了我的几分同情,但随之,“兄弟连”的联手坑蒙拐骗、男主的猥琐与犯贱又引得我一阵反感。谁说这部电影只有男人会代入,作为女人,我怎么觉得分分钟场景都似曾相识?



记得一位女友曾向我哭诉:老公跟她离婚后才告诉她——讨厌她上厕所不关门、即使是夫妻也不要太随便诸如此类种种原因,所以他爱上了别人;而一位男友则很不解老婆大人为什么那么爱吃生蒜,跟她接吻时简直想戴上防毒面具。


好像被尼采言中了一样:平淡的生活,往往是最危险的。

原来,每一个执手相看两不厌的背后都可能是千年王八万年龟一样的隐忍,而每一个不堪回首的回首看到的都是一地的鸡零狗碎。


婚姻的实质往往是:就算你耐得烦给我做一辈子的炸酱面,我也会有胃口不对咽不下的时候;而原来不被你搂着就睡不着的我,现在伴着你的鼾声却恨得直想一脚把你踹下床。


不要以为婚姻中每一次小风小浪之后一切归为云淡风轻,其实波澜不惊的水面下早已危机四伏,冷不丁你就得中招,跟电影中男男女女一样,被卷进“中年危机”的漩涡里。


就像肖央被小沈阳撺掇着“男人要靠女人才能保持活力”,坐腻味了旋转木马,也要过把坐过山车的瘾。而女人们则一边在“豆腐渣”的年纪里小心翼翼地保养自己,一边惴惴不安得像个女间谍,为了看紧丈夫十面埋伏、盯岗放哨。


* *

有人说,中年危机有两种:一种早上一睁眼,全是要依靠自己的人,没有一个自己能依靠的。另一种早上一睁眼,梦想全实现了,脑子里一个冲动都没了。


好像《夏洛特烦恼》里的夏洛属于前者,那是一种人近中年还一无所有的失意;而《情圣》中的肖央则属后者,看似是饱暖思淫欲,其实是对现世安稳的一种不屑与反叛。


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满足便痛苦,满足便无聊。人生就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叔本华的这句话十分贴近“中年危机”的实质。

中年危机”的产生,非“痛”即“痒”。痛的往往是“过不好”的,人生十之八九不如意,不惑之年更是濒临生活大厦倾塌的边缘。上有老、下有小,工作、生活层层压得人喘不过气只想逃离;而“痒”则属无聊范畴,心跳太正常了就忘记了悸动的感觉,生活太安稳了人生反而没了意思,就是小沈阳在电影里那句““no zuo no die”


然而,不管是“逃”还是“作”,“出轨”好像成为了一种化解“中年危机”的方式,就像一场渴望已久又潦草收场的春梦,不做不甘心,做了好像又白做。

像《情圣》中的肖央末了那不知如何收场的纵身一跃,在孤助无援的漩涡中终于惊醒,那些曾经心跳加速的瞬间和越搔越痒的孟浪,或许只是一场不可再言说的秘密而已。


醒来的那个瞬间,他看到卧室的风扇灯,叹息的同时应该更多的还是庆幸:“还好,还好,只是一场春梦而已”。



* * *

记得十几年前,有一部风靡全球的“出轨”名著《廊桥遗梦》。初读时,我还只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当读到弗朗西斯卡故意把写有叶芝诗的小纸条贴在桥头,看到普通农妇为爱变身,盘上发髻换上美裙心猿意马地等待情人来临时,我为那暗涌的情欲和飞蛾扑火的勇气心潮澎湃。


然而,十年后,已过“七年之痒”的我再重温这部名著时,却为一个镜头反复地泪流满面:大雨滂沱里,金凯的车在弗朗西斯卡的车后面,等待着她放下一切跟他走,而她一次次攥紧车门把手又一次次松开,直到丈夫上车后把车开走。


那应该是她人生中最艰难的一次决定吧。因为,自此之后,她依然还是那个为家辛劳一生的普通农妇,而他则行走天涯,人生再无重逢的可能。


虽有影评指出这样的结局是“存天理灭人欲”,但我相信如果让弗朗西斯卡重头来过,她依然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因为她深知:“尽管爱情的魔力不可抗拒。可是,如果放弃责任。爱情的魔力就会消失,就会蒙上一层阴影。”

她在丈夫死后才知道:其实他早已知晓她的秘密,“我知道你曾有过那么多的梦,可惜我没能给你。”丈夫那令人扼腕的歉意,证明当初她的选择没有错。

故事的结局,她收获的已不仅是丈夫对她的宽容及爱,更是婚姻对她的坚守无声的赞美。



* * * *

也许“中年危机”是一种病,就连李安都坦言:他是通过拍电影平安度过中年危机的。

知乎上也有人曾做过关于“中年危机”的调查, “出轨”一词绝对属于热搜,足以说明婚姻是“中年危机”中最让人紧张和关注的话题。


其实电影和现实,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可以排泄的出口和治疗的方式。


但方式纵有千万种,我觉得“出轨”绝对不是其中最理性和有效的一种,反而恰恰会是最愚蠢的一种。

中年危机好比爬梯子,爬到顶端时,你却忽然发现梯子架在了错误的墙上。”(约瑟夫·坎贝尔)

我想,与其爬到顶端或摔个粉身碎骨再追悔莫及,还不如一开始就防患于未然,选择好一面正确的墙。


比如:提前预防、积极应对。在青年时期就培养危机意识,选择终身伴侣时绝不将就,以免“中年危机”来临时,给自己出轨找悔不当初的理由和借口。


比如:保持婚姻的新鲜度与距离感。可以像《情圣》中的妻子那样换上新买的睡衣,和丈夫共享二人世界。保持未婚的心态,却要忠于已婚的状态。


比如:开拓视野、丰富自我。你不一定要成为李安,却一样可以像他利用现有“权力”和资源去尝试以前没做过的事情,当然前提是要有底线。


再比如:像肖央那样,就是那么一次“不想上班”,偶尔偷个懒放个假完全没问题,放松是对自己的一次犒赏。


其实,女也好,男也罢,偶尔一次半次做个漫无目的的梦也不算什么大事。

只要肉体和精神都不当真,一切都好说。




想了解更多?

那就赶紧来关注我们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ID:deruimuxl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立即免费试听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