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家米线好吃哪家咖啡馆好闲?昆明老街核心区开街啦!跟着记者逛吃起↓↓↓

春城晚报我挨你说2020-02-15 06:32:42

快点关注我们吧!

经过10年的提升改造,扎眼的蓝围挡消失在街头,甬道街、景星街、文庙直街慢慢恢复容颜。5月18日,昆明老街核心片区正式开街了,当晚,一场昆明老街核心保护区“老街新韵”文艺晚会在云瑞公园温情上演,四面八方赶来的老住户,曾在此谋生的大小商户齐聚甬道街,在枝繁叶茂的法国梧桐下回味老昆明。

于老昆明人而言,临街小摊摊消失了,花鸟鱼虫搬了家,老街可能已不是记忆中的老街;对于外地游客而言,这里可以买到珠宝饰品、民族手工艺品,品尝云南特色小吃,逛吃逛吃也别有一番滋味。旧貌换新颜后的老街片区,有哪些点值得一逛?随晚报记者的脚步来看看!


景星园罐罐米线又回来了

夏日已至,一杯凉凉的木瓜水、一碗冰镇的甜白酒,握在手心就能扫去扑面而来的热气。像这样的云南特色小吃,在景星街可不少见。比如很多昆明人记忆中的罐罐米线,比如传承百年的过桥米线。

“走,去景星街逛逛,再吃个罐罐米线。”10多年前,在景星珠宝大楼旁边,一家罐罐米线便以景星为名,如果说它是当时的“网红店”,一点也不为过。自从景星街拆迁改造,景星园罐罐米线就搬到了华山东路上,这10年里,靠着口碑和口味渐渐聚齐人气。去年底,随着昆明老街二期工程接近尾声,罐罐米线回归老街,在文庙直街重新落脚。

下午两三点,日头正毒,几名食客坐在店内,吃着热腾腾的罐罐米线,不时擦着汗。“回老街是老公公的心愿,也是我们的心愿。”趁着客人不多,徐大姐坐在阴凉处备着材料。她说,80多岁的老公公以前专做豆花米线,后来研制出来罐罐米线,并于1999年在景星街开店,凭着好味道口口相传,成了逛景星街的必点小吃。

近20年里,景星园罐罐米线经历了拆迁搬家,又经历了回归,罐罐依然是那个罐罐,味道也不曾改变。如果非说改变的地方,那就是店面变得干净整洁,陈设更加现代。

“你们是以前那家罐罐米线吗?”“是呢!”每当这时,徐大姐就特别感动。她说,作为老昆明人,以前觉得开小吃店不如找个单位上班,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就认这个味,以前的老顾客渐渐处成了朋友,她也找到了开店的乐趣与成就感。说到罐罐米线为啥受到那么多人的喜爱,徐大姐坦言,罐罐米线除了有秘制的酱料,最有特色的就是臭豆腐。罐罐可以保持汤汁温度,而且越是吃到最后越有滋味。

作为云南特色小吃和文创休闲一条街,文庙直街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市民前往。除了景星园罐罐米线,在这里还能品尝到手工酸辣粉、梅菜扣肉饼、三碗豆花等特色小吃。


——聂耳故居隐秘甬道街

甬道街北起光华街云瑞公园,南至景星街,长约135米。甬道街作为老昆明历史街区、景星花鸟市场的街道之一,因清代是云贵总督衙门的出入通道,而故名“甬道”。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这里逐步形成一个集休闲、观赏、购物为一体的景星花鸟珠宝市场,成为展现昆明历史风貌最著名的老街之一。

18日下午,记者来到甬道街,枝叶繁茂的法国梧桐还在,两边的小商店虽有业态调整,但依然吸引着各地游客,云南特色手工艺品、传统民族服饰、翡翠珠宝……在这里都能找到。

除了逛街购买云南特色产品,这条古老的街道上还隐藏着一家省级文物单位——聂耳故居。1912年2月14日,聂耳出生在甬道街“成春堂”小医馆,直至他8岁时,全家搬离。可以说,聂耳在甬道街上度过了一段难忘的童年。“现在不是旺季,每天接待游客约700人次,节假日时人要更多些,一天要接待好几千人。”聂耳故居一位工作人员如此表示。老街项目改造中,聂耳故居的修复成了一件大事。经过一轮轮的征求意见,修缮方案的不断调整,在各方努力下,聂耳故居以最近接历史的面貌修缮。

在聂耳故居,你不仅可以了解“人民的音乐家”聂耳的一生,同样可以了解传统院落的建筑特点。

——云瑞公园焕新颜

从景星街顺着甬道街走到头,便是云瑞公园。云瑞公园初建时,园内幽静、花木茂密,而后渐渐荒废,仅留下一些树木、一座花台和假石山。“以前经常约着朋友来这遛鸟。”昆明市民张师傅住得不远,过去这里一直是人们遛鸟的好地方,几个好友常常约着,逛逛景星街、甬道街,累了就在云瑞公园的石凳上休息,交流养鸟心得。

16日,记者再次来到云瑞公园时,之前的蓝围挡已经完全打开,宽敞的休闲平台上多了一丝现代风格,然而昆明市民熟悉的假山石还在,几棵苍翠的大树依然焕发着生机。

在光华街的另一头,两栋“酒杯”楼的外部已经粉饰一新,透过玻璃依稀可以看到,里面有工人正在进行内部装修。如果你从空中俯视就会发现,两栋“酒杯”楼环抱胜利堂,就似一个中式酒杯的外沿,将胜利堂托举在酒杯中。据了解,未来,两栋“酒杯”楼将是一家精品酒店。


“东方书店”复活 过一久来坐坐

文明街,因清代“南国文明坊”而得名。1920年前后,朱德担任云南省警察厅厅长,曾督修建设文明街。街道两旁矗立起30多间古色古香的铺面,路面是整齐的青石,众口皆碑:“文明新街”。

这里曾是儿童的乐园,孩子们总是拉着家长去买新式玩具;而后成了游戏机、游戏光碟的集中地,依然吸引着青少年的脚步。如今文明街有了一个新的名字——老字号商贸一条街。云南白药、孔雀牌服饰、精益眼镜、吉庆祥、文古堂、咪依噜彝绣等耳熟能详的老字号在此聚集。

众多老字号中,夹着一家“另类”。它虽不是老字号,却是民国时期文明街上的一家老店。提起“东方书店”,可能不少市民印象模糊,甚至十分陌生。然而在抗战时期拍摄的一组老照片中,“东方书店”被牢牢印刻在文明街上。

1927年,“东方书店”创立于文明街25号,店主是当年从北京大学毕业回昆明的王嗣顺先生。在抗战时期,这家书店广为人知,闻一多先生、李公朴先生都经常光顾。大约新中国成立后,“东方书店”关闭过很长一段时间。到了文革前后,在其后人的努力下曾短暂重启。在一群有心人的努力下,“东方书店”即将在文明街原址“复活”。

“听说我们要重开‘东方书店’,老先生的后人将过去书店里的旧书都捐来了。”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过去“东方书店”不仅卖新书,还买卖旧书。不似现在旧书称斤卖,而是依着书籍的种类、质量,按本给出合理价格,于是书店成了不少学子卖书、淘书的地方。这一功能他们将延续下去,并定期组织书友沙龙,在老书店里交流读书心得。


老建筑里生长出的精品咖啡

虽然文庙直街才试运营五六个月,然而这条美食聚集的街道,已经产生了不少“网红店”。如果逛着逛着累了,不妨在这里随意找家心仪的小店坐坐。

街道中部,你可能会被一间风格简约、笼罩梦幻色彩的“不在庙堂”(Neverland)吸引。在这里,你可以点上一杯精品咖啡,找个角落安静地坐着,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享受独处的宁静。

店主是个临沧姑娘,从小对咖啡情有独钟。曾经当过几年星巴克的店长,也曾与人在丽江合伙开咖啡馆,“不在庙堂”是她的第一家原创店。试运营了4个月,越来越多的游客发现、喜爱他们。

“很多游客来到一个新的城市,更倾向于去本土化的小店坐坐,而不是千篇一律的连锁店。”店主说,他们店里有一台独家定制的咖啡机,小伙伴也都是欧洲咖啡协会认证的咖啡师,懂咖啡的人可以在这里喝到精品咖啡,即便不爱,也可以享受一段慢时光。

来源:宋金艳 文 翟剑 摄


我挨你说,为你找一个倾听、倾诉的地方。


作为春城晚报公众“矩阵”的一员我们关注你的喜怒哀乐关心你的民生冷暖倾听与传递你的随感随想更是你陪伴一生的挚友。

遇到新鲜事,请赶快告诉我们!为你找一个倾听、倾诉的地方。感动事、烦心事, 你的事都是我们最关心的事,快来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春城晚报·我挨你说”:ccwbw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