杠精还在,酸精还热乎,韩国专属的“请愿精”又登场了!

奋斗在韩国2019-10-14 12:14:03


键盘侠大家应该不陌生了,他们潜伏在网络中,分分钟参战并引战

 

此战为“口水战”

 

此类人一般现实生活中胆小怕事,而在网络上却“个人正义感”爆棚,见谁怼谁。他们的战场在社会的各个方面,涉猎面堪比“杂学家”...

 

随着键盘侠队伍的日益壮大,又衍生出一批“杠精”和“酸精”


“杠精”的存在就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你说“多喝热水”,他们偏偏要说“多喝凉水”。


 


小编就遇到这种让人啼笑皆非的杠精,有次我介绍了一种韩国美食,杠精登场说“韩国美食比屎还难吃”


 (小编不禁要问“感情您吃过屎???”)


酸精也是最近横空出世的一批人,他们“无事不酸”,你好了他们酸你,你丧了他们酸你。典型台词“这有什么?”,总之就是一个“羡慕嫉妒恨”的完成体!

 

以上说的这几种人并不特指国籍,因为同一个世界,同一种键盘侠。

 

但是最近还有一种,是世界上少见的,至少在咱们国家还没出生。


那就是韩国本土诞生的“请愿精”!


“请愿精”顾名思义: 喜欢请愿的人+戏精的合成词,有事没事,都要去青瓦台请愿,大到“我不喜欢这个明星请判死刑”,小到“想吃炸酱面”。他们的观点就是: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请愿。



前几天其实小编跟大家聊过韩国最近不正常的请愿风气,动不动就判人死刑→【社会】动不动就请愿死刑,韩国网民到底是集体智慧,还是集体智障?


韩国青瓦台请愿版是韩国政府为了倾听民怨的一个地方,主要是让久而未决的事情能够得到政府关注并让相关部门解决的一个功能


但最近,这个地方渐渐跑偏了...

 

前几天说的请愿判人死刑只是这个种群的一小部分,其他种的请愿精真的能让你气的哭笑不得!

 

请制定N次复读生的安乐死制度

(这位朋友,请那边去死)

 

不想去军队

(你说不去就不去了吗)

 

마이쮸软糖太硬了,请做的软一点

(你自己用口水化开不就好啦)

 

求发传单的人,时薪1000韩元

(时薪这么低,劳动厅了解一下)

 

肚子好饿给我来碗炸酱面

(糖醋肉要不要也给你来份?)

 

请法律禁止恋爱

(单身汪最后的挣扎?)

 

寻找在1-2学生会馆吃饭的人

(你请客吗?)

 

寻找周日组团打台球的人

(看来就一个人报名啊)

 

请让蚊子绝种

(唉这个我同意)

 

请给我造个恋人

(爱的号码牌领了吗?领了后面排队)

 

请让我彩票中奖

(加上我一个)

 

请救济我10亿就行

(我不贪心,就1亿吧)

 

请规定早晨10点上班吧

(那你下班也要延后啊)

 

挑战吃完15袋泡面?

(你先吃,我给叫着救护车)

 

请调查一下在青瓦台请愿版上发表无关闲话的野蛮人

(这算是全韩国人的心声了吧!)



反正总结来说就是,这种韩国本土“请愿精”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反观韩国社会,最近为什么对请愿精这么耿耿于怀呢?因为杠精带来了这几点隐患:


有可能让请愿成为一种新的“网络暴力”。请愿判死刑和咒人家死有什么两样?何况韩国是没有死刑的国家,如果这些人觉得死刑这么有必要,那不如有理有据的写出“恢复死刑”这种请愿呢。


仅仅为了让事件成为热点而请愿。之前就有指责认为,青瓦台请愿版沦为了舆论的工具。(根据青瓦台规定,一个月内请愿支持数超过20万,青瓦台就要在30天内对此事作出回应。)有不少支持超过20万的事情,等青瓦台出来视频回应时,观看量却连10万都不到。


让真正有需要的人放弃需求。因为青瓦台请愿系统是关联社交账号等地,匿名性很强。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为了吸引周围人注意,会上传一些特殊请愿。而真正需要被大众关注的事情则被“淹没”了,请愿版变成了社交平台,谁还愿意去情愿呢?


因此不断有人要求,青瓦台需要尽快改善网站功能,防止再出现这种轻率、盲目的请愿。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要说“我们国家也有不少啊,还管别人家的事?”


小编只能用“杠精回复法则”来回应了:对啊对啊你说的都对,但我们是一个推送韩国相关内容的账号呀~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就动动小手分享到朋友圈哦~这里是【奋斗在韩国】公众号,关注请长按下方二维码图片识别或添加微信号wwwicnkrcom~ 找实用信息、学韩妆穿搭、聊韩星八卦!小奋韩,啥都有!


奋斗在韩国

有你有我,奋斗在韩国!

关注


也许你还想看这些



掐指一算!你可能漏吃了这些店~

【韩娱】身在军营心在团!不锈钢做的友谊小船了解一下?  

韩娱圈吸毒队又“得1分”!《给我钱》人气rapper被抓!

【韩娱】人气歌手人设崩盘!说好的走花路,你怎么就凉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