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关你嫂子啥事

北京生活站2019-12-01 14:30:20


自古以来有个传说,我小时候也出于礼貌,表示感动过。

但是我一直都不信。

实践证明,我大中华吃货帝国的国威一半靠“传说中的吃的;”还有一半靠“能吃的传说。”

关中嫂子面,又称“臊子面”、“哨子面”、“绍子面”。

哨子?吃个面还吹上了?“嫂子”也就算了,“臊子”是不是没羞没臊的意思呢?其实都是谐音,但是这碗小小的民间美食,是怎么变成北方汉族人民餐桌上的大明星的?来,我们分析一下,这碗喜闻乐见的面,是怎么来的。

小时候读到的传说故事,大致梗概如此,摘录如下:

(资料:据说在汉代景帝年间,岐山县京当村有户人家娶了一个媳妇,聪明伶俐,贤惠能干,针线绣活做得好,厨房内还精于烹调。过门后有一天,她做了次面条,光滑细薄,用料多样,汤汁浓香,味醇厚鲜美可口。全家食后交口称赞,年幼的小叔子尤其爱吃,经常嚷着、哭闹着要吃嫂子擀的面条。后来,小叔子用功读书,经常是废寝忘食,嫂子看到小叔子的学业一天天长进,学习十分辛苦,也时常擀面给其补养身体,小叔子学习也就更加用功。有一年,小叔子进京赶考,榜上有名,作了个地方官员,过年时邀请同僚到家里作客,客人吃过他嫂子做的面条,饱餐之余同声夸赞鲜美无比。此后“嫂子面”便出了名,到处传开来,争相仿制品尝。由于“嫂”与“臊”是异字谐音,天长岁月稠,“嫂子面”演变成了“臊子面”,在岐山一直延续至今。每当家里遇到婚、丧、嫁、娶,红白喜事,逢年过节,都用臊子面待客。......

民间传说总是这样,任劳任怨的贤惠儿媳伺候全家老小,像家长对待孩子一样善待年龄相差很大的小姑子和小叔子们,不求回报;像“前倨后恭”那种典故的嫂子是极端特例,也不保证是『战国策』里说的苏秦在发达后抹黑他嫂子。再者说了,苏秦没混好之前,每天回家吃闲饭,亲妈的脸色都很差,何况负责做饭的嫂子?

上述传说故事里的做面条的“嫂子”只是某个淳朴的农村妇女,多半被牵强附会的传说强行代入或刻意编造。不像宋代的“宋嫂鱼羹”,嫂子面传说里的嫂子和小叔子连姓氏都没有传世。

卖面条的来不及编吧?

我们先来较真儿,看一看传说的漏洞。

一,“汉代景帝年间,......”

“休养生息”这个典故来自于西汉的“文景之治”(西汉初年,经过秦末的战乱,民生凋敝,百废待兴;所以文帝和景帝减轻赋税,政策宽松,鼓励和刺激经济发展)。

好,但是!汉景帝时期,岐山县还不叫做“岐山县”,整个“岐山地区”分别属于秦时建立“郡县制”的“内史郡。”一直到过了“文景之治”以后的汉武帝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划长安以西凤翔府为右扶风,领县二十一。岐地南部分属武功县、梅县虢县、西部属雍县,东部属美阳县,北部属杜阳县。”

“......隋(581~618),改岐山郡为扶风郡,开皇十六年(596)移三龙县治于西40里(今凤鸣镇),改名岐山县。大业九年(613)又移县治于东北8里(当今故郡寺、渚村一带)。”

岐山县这个正式地名,到隋朝才出现。

漏洞第二,“小叔子进京赶考......”众所周知,科举制始于隋朝大业元年(公元605年),西汉人是如何“进京赶考”的?穿越吗?穿过去考了谁承认成绩呢?

有朋友问,汉朝时,要做官有什么路子呢?

先秦时,一般是“世袭制,”也有一段时间,战国实行“军功爵位制,”世家子弟可以做官;布衣白丁基本别指望;汉武帝元光元年(公元前134年),确立了相对先进的“察举制”。

在西汉初年,刘邦就初步开创了“察举制”;汉文帝进一步使其发展起来。到汉武帝时期,成为一项正式的国家政策。

基本规定,“有品德有名望无犯罪记录的家庭出身良好的成年男性”经过举荐和选拔,可以有做官的基本资格。

从大家“看着顺眼就说好话”的察举制到草根也能参加的“全国高考”的科举制,这中间还差了好几百年的“九品中正制”。

(资料:九品中正制,又称九品官人法,是魏晋南北朝时期重要的选官制度,是魏文帝曹丕为了拉拢士族而采纳吏部尚书陈群的意见,于黄初元年 (220年)由命其制定的制度。此制至西晋渐趋完备,南北朝时又有所变化。它上承两汉察举制,下启隋唐之科举,在中国古代政治制度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乃中国封建社会三大选官制度之一,从曹魏始至隋唐科举的确立,这其间约存在了四百年之久。这种选官制度,实际是两汉察举制度的一种延续和发展,或者说是察举制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总而言之,汉景帝时期没可能有个“岐山县的农家小子”吃了他嫂子做的面条,努力学习,“学而优则仕。”

因为就算实行“察举制”的汉代,没有根基的农家子弟怎么可能受到“乡贤”的推举?何况是个没大没小、贪吃又不懂礼貌的熊孩子?作为封建礼教熏陶下的子弟,不求上进,就闹着吃,不尊重“长嫂如母”的古训,目无尊长;大家要知道,在封建时代以长辈为尊,才不管你是不是长身体的少年儿童,越是年轻,越没资格闹着吃荤,一次两次是不懂事,几次三番则是屡教不改。还想做官?找抽吧?

知道在过去对于普通人,白面是多么珍贵的粮食吗?想吃面就吃面?还动不动就切肉丁,打鸡蛋?又不是过年,你家猪和鸡凭什么牺牲阵亡啊?你就忽悠吧。

就算在历来种植小麦的地区,由于烹调技术和燃料条件的发展不同,很多农民是吃其他粗粮,比如“黄黍”,俗称“糜子”或“稷,”禾本科植物,北方后来通称“黄米,”有一定黏性,可以蒸熟做饭吃,做年糕,酿酒。这种植物伴随着几千年的中华“基层”食物文明史。

记住,是“基层”的那一部分哦,这才是最早时广大人民群众吃的东西。

至于白面,生活好些才有得吃,为啥呢?把小麦变成面粉,要经过数倍人工。不光要种得出小麦,还要有人力,把它变成面粉。

还有现代人的粗粮“高粱米,”在那时还没有被广泛食用。高粱也属于一年生禾本科植物,原产自非洲,但是野生的高粱植株化石在中国境内早有发现;人工栽培历史和食用高粱的历史比起其他几种主要农作物,还比较短。

高粱米,尤其是黏性的那种,在古代被称为“秫。”

(青纱帐,红高粱,就长这样的。)

在唐时,面条还不是面条。很多人最多只吃得上“汤饼”这种面片汤。

古老的醋还是有的,但辣椒就抱歉了。

直到明代,辣椒才引种入中国。在这之前,中国的辛辣调味品有生姜,花椒,葱等等,但和令人酣畅淋漓、痛不欲生的辣椒的味道没法比。

在唐代,李世民还没有登基时,作为皇子到河间,有人“杀驴煮秫”招待了未来的天子。驴肉在当时算是名菜(能干活的劳动力被吃了,能不珍贵吗),高粱米也是精制美食。可是贵为皇子,出门也没人给他保证一定能吃上白面。后来清代兴起的河间和保定一带“卸磨杀驴”夹在“火烧”(一种很实在的白面烧饼,密度很大,驴肉的肥美可以平衡烧饼的生硬艰涩)里面,已经属于在历史当中脱颖而出的名吃。

现今卖驴肉火烧的,都宣传当年乾隆皇帝吃过“直隶的驴肉火烧”,这个不好好上班的皇帝,据民间说成天没事出去品尝小吃,“阿玛去哪儿了?”是当时著名的节目!别逗了,安保工作呢?给啥吃啥,要脸不?

在位时间长,就可以让人制造那么多花边新闻,皇帝这个高危职业真不容易。

生产力逐步发达,购买力上升,普通百姓才能随便吃又费工夫又费油的面饼。就算所谓汉唐盛世,也必须经过发展,到封建社会集大成之力,登峰造极,再进一步就要坠落的清朝“乾隆盛世”,白面才大规模被百姓端上餐桌。

而这一切,离西汉景帝时,已经恍然一梦,跨越了一千九百年。

同理,还有一个更遥远的传说,流传在陕西。鉴于实在不值一驳,仅摘录如下:

(资料:相传周文王年幼是因父母早亡,一直靠哥哥嫂嫂抚养成人。有一次,周文王率军出征中途遇到瓢泼大雨,风寒入骨,服过百药不见起色,数日卧床不起。嫂子得知后亲自下橱,为文王擀制了一碗热腾腾的面条,文王吃的大汗淋漓,精神焕发,后为纪念了嫂嫂遂取名"嫂子面"。臊子面故而又名"嫂子面"或者"哨子面",而"哨子面"可能是由于谐音转化而来。

忽悠,继续忽悠,有些民间食品生产商,把拉大旗作虎皮当成优良传统、一贯特色,反正我们大吃货帝国历史源远流长。有哥哥还能轮到周文王姬昌继位?3000多年前的周文王以为自己在吃担担面吗?还治感冒?中国史上被嫂子抚养长大还能成才没学坏的名人首先是包拯,其次是抗日英雄赵尚志。这两位可没闲工夫吃面,都干大事去了。

番外:嫂子面,又称“臊子面”里面的“臊子,”等于北京炸酱面上的“面码儿”或“浇头,”过去一般指的是肉末,碎肉,切肉丁都算是奢侈的做法。『水浒传』里“拳打镇关西”那一段,倒霉的屠户被人“消遣,”切了那么多肥肉瘦肉软骨和“臊子(肉馅)”,只怕累得半死,再遇上个找事的社会闲散人员鲁智深,只有被打死的份儿(镇关西欺负歌女非常可恶,但不经审判直接打死,鲁智深确实目无法纪,只能说都是土匪,一个水平)。北宋的确可以有大规模的食用肉类的可能,市民文化的兴起和社会生产职能的分工日益明确,开始给人民生活带来无限的可能性。

(资料:相传,苏东坡在陕西为官时,特别喜食这种面条,并写下了对它的赞美诗句:“剩欲去为汤饼客,却愁错写弄獐书。”据史实,臊子肉出现在北宋时期,《梦粱录》上记载有专门加工出售臊子肉的店铺。但当时是否已经出现"臊子面",还不得而知。到明代,高濂在《遵生八笺》里记下了"臊子肉面法",所以可以肯定地说"臊子面"至少在高濂写此书前,就已经问世。

苏轼除了给后世留下东坡肉,吃荔枝,就是面啊,赏菊啊,吃点心啊,喝酒啊......到处贬官流放,并不耽误享受生活和吸收粉丝。微薄的薪水,一般主要琢磨吃啥,咋吃,也让人挺佩服他的。


历史流转到了『儒林外史』的故事背景时,清朝人吴敬梓写明朝的故事,成天享乐、六朝金粉的南京书生们很能享受,可以吃酒宿醉到第二天下午,可以很俗的在街上买烧鸭子,讨价还价......也有一样贪小便宜上当的、沽名钓誉和附庸风雅的,这里面有人骗别人说“云片糕”是咳嗽药的,也有只能吃面的经济水平骗别人说自己是大腕的。不论什么时代,人们丢人的方式都是很相似的。

现在很多人着急凑合、不想做饭,就泡面、煮挂面吃,就算吃手擀面,也没人说算是大餐吧?为了这一碗面,大中华走过了多少年。


(新闻截图,当地为了发展旅游业和农家乐餐饮,找到理论依据说岐山嫂子面,或臊子面有3000多年历史,只管吃吧,陕西还缺这点历史不成?犯不着这样吧?)


另外还有一个传说,北魏高欢和太行山桃花嫂子面的故事,(大家认为他是东魏王朝建立者,北齐王朝奠基人),作为“五胡乱华”时期,被正统史学家所不齿的“满身胡气”的鲜卑化统治者之一;有研究据称他是胡化的汉人,也有人说他是鲜卑血统的“胡人”;他谥号“北齐神武帝,”相传生性凶残,心狠手辣。其实,作为封建统治者,有几个是吃素的?不过是碰巧被主流学界和媒体不容而已。

(资料:

......桃花嫂子面是河南安阳林州太行大峡谷桃花谷民俗



村的特色面,此地的桃花在隆冬三九天开放,成为当地一奇特景观,茫茫白雪中一点桃红,此为"桃花谷"的由来。当地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相传公元540年,东魏高欢篡权,兵败林滤山蚁尖寨,率领众将士从"城墙岩"、"蒙眼道"、"哄娘坨"退到今桃花洞一带。时值数九寒冬,冰天雪地不能行军,高欢虽下令驻洞扎营,但因后有追兵,粮草匿乏,心急如焚,恨不能插翅飞离此地。一天夜里,高欢梦一白发者翁说,必等到桃花盛开的时候才能拔营出发。于是他每日派兵出洞察看,看桃花开了没有。然而此时正值隆冬季节,寒风怒号,大雪纷飞,滴水成冰,哪会有桃花开。派出去的士兵如实汇报,"未见桃花开放"。盛怒之下的高欢,下令将士兵推出洞外斩首。10天之内日日如此。第11天,高欢派一位中年士卒出洞察看。这位土卒想到自己死后家中老母,妻子儿女无人供养,不禁捶胸顿足,恸哭失声,仰天哀求:老天爷救救我吧:桃花快开吧!哭声感动了苍天,于是玉帝命桃花仙子为人间解难降福、顿时满山的桃花盛开。高欢高兴万分,立即下令拔营,班师行军,离开了桃花洞。 从此以后,每当三九寒冬,这里都出现桃花绽开的奇观。桃花谷也叫桃花洞,从此这个名字就流传下来了。

制作方法

这种面独特之处是面粉里加有三九天采摘的桃花磨成的粉,有美容养颜,保健的功能,外表和普通的杂酱面相似,吃起来有种淡淡的桃花清香。)

这传说,装啥小清新呢?

高欢是一代枭雄和军事家,虽然说一不二,但并不愚蠢。他生于公元496年,死于公元547年,任何武将和靠自己起兵的国君在那种乱世,如果自己又蠢又刚愎自用,不会活过半百,早就被人搞掉了。

(北齐神武帝高欢说,朕容易吗?戎马一生,你们吃个面还把我扯上,搞啥名人效应?)

这不过是古代中原正统民族的历史观,表现在对一个历史少数民族人物的看法里而已。例如,如果只从一个方面看,大汉天子汉武帝好像六合一统,傲视群雄;换一个角度看,他的残忍荒唐,比那些“胡儿”皇帝,绝对有过之无不及。

就像绯闻满身的乾隆帝,虽死要面子好大喜功、至少爱子女,孝顺母亲;而汉武帝,有了儿子就处死爱妃(美其名曰为免外戚专权女人干政)钩戈夫人赵氏,早年爱上歌女卫子夫就把皇后阿娇打入冷宫;一代雄主的天威浩荡,比电视上的要更加霸气十足、无话可说。

当然要感谢汉朝和匈奴的“战争与和平,”中原内地吃上了核桃、葡萄、胡萝卜、蚕豆、石榴等等蔬果。苜蓿开始应用于牲畜的饲养。

有时历史背过身去,不让你看到那鲜血淋漓的一面。

有时出于各种需要,宣传让你看到化妆的历史。

可能你会想看看,历史的生活照,而不是艺术照,是什么样子的。

一碗小小的嫂子面,折射出大中华几千年历史的起承转合。

透过活色生香的辣椒油,看得到金戈铁马,上下求索。

“嫂子面里没嫂子,老婆饼里没老婆。”

听我讲完这一段“没有嫂子的嫂子面”,捧起这一碗面,你能看得到民族交融,尝得出大好山河。



(这是笔者朋友家的嫂子面的“面码儿”。微信视频无法上传,笔者随手的截图。材料有肉丁、豆腐丁、胡萝卜丁加葱花等;炒制而成。面条的主体是家常面条,据说相对偏宽,这位光顾吃了,没有拍下来;下次要用实物补上哦!)

扫码关注!欢迎置顶!不定期更新是为了慢工出细活!

看到最后的都是真爱!么么哒!爱真相,爱历史,KOYOCACTUS人称吃货学者!自认做到了前两个字!感谢点赞转发!公众号转发请邮件联系13581569673@13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