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故事丨 老爸的炸酱面

小吃大赏2018-12-07 09:24:59


母亲是个列车员,在那个工作被分配的年代,母亲虽然不喜欢,也无可奈何。


火车上的生活单调乏味,饮食也很单一,没有可供选择的食物,那时列车上也没有如今的泡面,母亲硬是头皮吃了好几年的炸酱面。

火车上的炸酱面跟外面馆子里的不一样也比不上自个儿家里做的,面条不劲道,总是一坨糊在一起,口感差,用的酱也是随意。肉酱里稀稀拉拉的几粒肉块,加热后撒点辣椒粉,拌一拌就甩面上,仿佛可以感受到来自面条的恶意。


但是日子跟着火车前行,母亲也熬了好几年,吃了几年的炸酱面,把母亲吃伤了。母亲从那时起对面就产生了排斥,甚至见到面就感到恶心反胃。


姥姥告诉我,后来一次给太姥姥祝寿,吃寿面时,母亲当着大伙的面吐了出来,场面十分尴尬,母亲后来还哭了。



 母亲以为她这辈子是再也不会碰面食了,直到遇到了我爸。


爷爷开个面馆,是祖上留下来的,到我爸这已经是第7代了,我爸自小跟我爷爷学了手好手艺,做炸酱面的手艺可不只是吹吹牛皮。吃过的客人都赞叹面条劲道有味,酱料香辣可口。



十二月的北方,来一碗炸酱面,当细滑的酱汁融化在热腾的面条里,心跟着味蕾也在寒冬里热烈地旋转。


哈哈哈,说得有些夸张了,总之方圆几里我家的面馆可是顶有名呢。



 听我爸说第一次约会,两个人就选在了自家的面馆,当时母亲其实是想拒绝的,但是看我爸这傻小子呆头呆脑挺有诚意的,不忍心,于是就强忍着翻滚的胃,硬是在面馆坐了下来。



好家伙,我妈这才刚坐下来,我爸就在显摆他的拉面手艺。


只见我爸快速从一大块面团上使劲揪下来一小块,在案板上来回一揉,再用力向外一扯,双手汇合后再一扯,就像做护胸运动一样。眨眼之间小面团就变成了丝丝面条,每一根面条都像头发那么细,竟然一根也没断。


后来听我妈说,直到闻到酱香,她整个胃停止了翻滚,她心想要不试试这傻小子的面条。


这一试,就像打开了我妈身体的某个开关,她囫囵地将整碗面扫光,我爸在一旁看着傻呵呵地笑着。



 

爷爷当时都看呆了,心里嘀咕这闺女不挑食,喜爱俺家面,当儿媳好得很。 


母亲说;这是她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面。



后来母亲在铁路局工作无论多忙都要回家吃我爸亲手做的面,我妈说:这是她这辈子永远也吃不腻的面。


忘了说我妈不仅爱我爸做的炸酱面还爱他做的拉面,拌面,刀削面总之我爸做的面我妈都爱吃。


曾今的噩梦般的食物现在成了我妈的最爱,这大概是爱的力量吧。



我们看食物总觉得贵的才好

其实食物的本质在于

简单平凡中打动你的味蕾

真情实感中让心与心靠得更近

让厌恶变为喜爱

食物带给我们的不只是食物本身

那些与美食联结的情感更难能可贵


赏哥想知道大家都被那些食物支配恐惧过呢?赏哥最怕榴莲,是真的吃吐过!!!还呕了不少胃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