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10】一碗咸的臊子面!

安住于心2021-02-20 13:16:35

没有伞的孩子

必须努力奔跑




一个短暂的暑假,对于引弟来说,每一天像是一年那么长。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野性十足的她虽然没有攻破家里这个城池,但是周围邻里的小朋友基本被引弟成功俘获。

 

午后,每家的大人都出去干活还没回来。村子里的孩子们也自成组织,扎堆打发着一天的无聊时光。

 

二丫,莎莎成了引弟团队中的死党,三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形影不离了。也许是同龄的缘故,也许是引弟身上从山上修炼出来的领导力,总是能够使几个人粘结在自己身边。

 

“引弟,你的脸上为啥有个坑?”二丫好奇的指着引弟的脸上问。


“被鸡钳了一口”


“啊哈哈,你咋让鸡给钳啦~哈哈哈”莎莎忍不住笑起来,在她眼里,人被鸡给欺负了确实是一件好笑又丢人的事情。


“那咋了?我就不信你这么大没受伤过?”隐约感觉到自尊受伤的引弟防御式的反驳起来。


“俺家的鸡都是宰了吃的,才不会骑到人头上呢!哈哈”莎莎继续取笑着~


“我也没被鸡钳过,是不是你妈不管你了,才被鸡给钳了?”二丫知道引弟是从山里带来的孩子,于是很认真的问道.


可是,看起来外表强悍,酷似男娃性格的引弟,内心竟然脆弱的不堪一击,而那个最软弱的不可触碰的点,就是“被抛弃”!


她拒绝承认、也拒绝相信这个既定的事实。

 

当这个痛点被二丫如此轻易的戳破之后,引弟终于控制不住内在的愤怒:


“你妈才不要你了呢!你妈才不要你了!!!”


“明明就是你妈不要你了,要不咋把你送到山里去!!你就是个山里的野娃!!”二丫也被引弟激怒了,更加刻薄的反驳道。


“你再说一句试试!”


引弟已经气得脸蛋憋得通红,双手紧紧攥着拳头,双肩颤抖的瞪着二丫,此刻的引弟活像一个马上就要引爆的炸弹!


“没人要的野娃!哼!”二丫看到引弟气成这样心里得意的继续火上浇油,眼睛一边翻一边说道,感觉自己似乎已经打赢了这场仗!


一贯胆小的莎莎此刻看到两颗炸弹马上就要引发一场战争了,吓得在一旁也笑不出来了。


“啊!你~们才是野娃!”引弟终于爆发了,左手揪住二丫的衣领,右手使劲的从二丫脸上抓了三道血印!红红的血从三道血印里一点点渗出来,二丫用手一摸,手上也也都是血。

 

二丫吓得大哭起来!


“哇哇哇!奶奶,引弟抠我了!哇哇~”转身一边哭一边找奶奶告状去了。


引弟也被自己刚才的那一下给吓到了,没想到自己用了这么大的力气,可是原本不想这样啊···懊悔,自责,恐惧一下的让引弟不知所措,索性快去逃离作案现场。


“天哪!谁把你抠成这样!”院子里传来刘奶奶尖叫的声音。


“呜呜呜!引弟~!”二丫看到奶奶这么激动,立刻调高了音量,更加夸张的嚎啕大哭,感觉自己会死掉一样。


“我去看看这个死丫头!!给咱二丫挠成这样!!这破了相,他老朱家赔得起么!!”刘奶奶气愤的拽着二丫出门找引弟算账。

 

出门一看,门口空无一人。


刘奶奶气不打一处来,一心想着要讨个说法!也顾不得二丫脸上的血迹,已经凝结。似乎只有血迹继续存在,才能证据确凿的将肇事者绳之以法。

 

此刻引弟早已跑到了奶奶家的后院的草垛里,把自己藏起来了。

 

人最恐惧的时候,最本能的方式就是逃!


引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处理刚才的冲动造成的后果,但是她知道,出来一定会有更大的暴风雨将自己席卷的连骨头都不剩。

 

“死丫头!你给我死出来!抠人的时候咋就厉害得很呢!”刘奶奶在院子里气愤的大喊大叫。

 

“这是咋地了,咋生这么大的火!”正在院子里洗东西的引弟的奶奶听到了动静,手里还拿着一块没拧干的毛巾。跑出来看个究竟。

 

“还好意思问?看看你们家刚来的那个野丫头干的好事!!二丫以后破了相,你老朱家卖了家当也赔不起呢!!”刘奶奶一边指着正在干哭的二丫的脸,一边唾沫横飞的说道:

 

引弟的奶奶见状,立马把手里的毛巾拧了拧,走上前把二丫脸上的血迹轻轻的擦拭干净“啧啧~这给挠的,引弟刚从山上回来,性子野,不懂事~”


“不懂事就能抠人了?”刘奶奶气势未消,问责的眼神盯着引弟的奶奶,必须要给个说法>


“唉,真是对不住,那丫头也没回家,等回来我一定好好训训她!擦了擦,皮外伤,应该不会留下什么印子的。”


“真该好好管管,要不这还得了!”村子里的人就是这样,一个说法似乎心里都踏实了。

 

“叫你不要和这个野丫头玩,你还一天天跟在人家屁股后面,被挠了活该!”刘奶奶转头又开始训起二丫来。

 

二丫扁扁嘴,点点头,跟着刘奶奶回家了。


此时躲在草垛里的引弟,听到外面的动静逐渐平息下来,但是依然不敢出来。她心里想:就这么一直呆下去吧,没有人打扰,也没有人能够找得到自己。

 

之前的恐惧随着暮色的降临一点点转化为饥饿感和困意,蜷缩在草垛里的引弟突然想起来自己在山上,摔破了给阿公送饭的碗,躲在玉米杆后面的场景,忍不住流下眼泪···


在山里做错了事似乎可以很容易被原谅,但是在这里,只能等着被打···

 

“阿婆,阿公···”引弟小声的呼唤着,似乎只要自己呼唤一下阿公阿婆就能出现在自己面前一样,可是她知道这不可能。


心里更加难过起来,思念如潮水一波一波席卷着引弟的全身,尽管她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要发出声音,但是依然控制不住的颤抖着双肩,“嘤嘤”的抽泣起来。

 

“啥? 引弟把二丫给抠了?”田里回来的海青听到奶奶的描述,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那人呢?”海青脑海里已经想好要怎么追责了,气呼呼的问道。


“估计是吓得不敢回家了”


“唉,真不是个省油的灯!我出去找找!”海青突然有些后悔把这个孩子带回来了,这才一个月,打破碟子打破碗已经不说了,这又是打人又是跳渠的,真的一点也不让人省心!

 

“引弟?引弟?”海青边找边喊,似乎能够感觉到引弟就在附近。


“引弟,回家吃饭来?”一贯脑子灵活的海青知道直接叫肯定不会出来的,这丫头的倔性子自己也算摸得着了,于是改用缓兵之计,只口不提挠人的事。

 

此时草垛里的引弟深吸了一口气,奶奶家的臊子面的香气勾引的着引弟肚子里的小虫虫。


她心里纠结着“要不要出去呢?妈妈会不会打我?”


“算了,还是出去吧,好饿啊!”


“但是不能让妈妈知道我的秘密基地!”引弟心里打着小算盘,在她心里,一个草垛也比家里要来的安全,来的舒服。

 

引弟在缝隙中看到海青转身去其他地方搜寻了,悄悄的从草垛里爬出来,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奶奶家。

 

“唉?你咋回来了??有本事一直藏着么?”


奶奶用眼睛白了门口的引弟一眼,看到引弟头上还插了两根稻草,一下便知道这丫头藏到哪里去了。


“你妈呢?”


“不知道”引弟小声的回答到。


“你妈找你去了,她还没回来,你倒是回来了!”


饭桌上正在吃饭的朱进终于开口了,语气里透露出嫌弃。但这些细微的表情,被敏锐的引弟捕捉的清清楚楚。虽然表面不说,但是深深地意识到:这里并不属于自己。

 

“吃饭吧”


朱进冷冷的眼神扫了一眼,恰好和引弟的眼神相遇,这股冷气使得引弟不禁打了个哆嗦,便立刻移开目光低着头,走到里屋,找到饭吃起来。


在外寻找了一圈依然未果的海青,准备先回家吃饭。


一进屋看到里屋拿着饭碗吃着面条的引弟,气不打一处来,立马走到引弟面前,夺走手里的饭碗,使劲的抓着引弟的手腕说“你还有脸回来!啊?你就不能像你两个姐一样省省心么!!啊??”边说另一只手朝着引弟的屁股打去。


引弟默不作声,只是留着眼泪,等待着这场刑法过去···


“哭?还哭?你还有理了是不?”海青看到引弟也不反抗,也不说话,心里的火是愈加猛烈!


“行了行了,也没抠的多厉害,快让娃吃饭吧!”引弟的爷爷终于看不下去了,出口劝阻道。


在这里,爷爷确实是对引弟对温柔的,除了好吃的不给自己吃,都留给表弟以外,其他方面都很像阿公。

 

海青看爸都说了,也不好再继续了,狠狠的把引弟的手甩开,撂下一句“赶紧吃饭!再抠人看我不把你的手给剁了!”


已经吓傻的引弟,继续端起刚才没有吃完的饭,开始吃起来,一边吃,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她真的很想控制住,因为妈妈不喜欢自己哭。


练了那么久,唯一那能够控制住的就是在特别想哭的时候可以不发出声音,但是被硬硬塞回去的声音,以另一种能量释放出来,变成了断线的眼泪和颤抖的身体。


有时候实在忍不住,引弟会用牙齿咬自己右手食指的关节处的肉,就像咬一块不属于自己身体的肉一样,用力!


——直到咬出深深的牙印,直到心里的痛被身体的痛悄悄掩盖。

 

那天的臊子面,吃了很久,味道——有点咸。


【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的文章

平安夜,愿你爱得自在!

真正的勇士,敢于面对奇丑无比的自己

【连载9】猴子进村了···

【连载8】

【连载7】一头倔驴子



无 所 畏 惧 方 自 由

               

安 住 于 心 即 菩 提



公众号:安住于心

教育 | 成长 | 摄影 | 书影 | 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