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口水可以咽下去,屎却必须擦干净?

胡子三叔2019-04-10 11:11:43


我一直觉得写作是一件需要灵感的事情,而灵感这个东西总是会迸发在卫生间里。


因为我既没有大麻,也没有习惯去让自己头脑不清醒的酒吧。

如此一来,洗澡和蹲坑便成为了最不受外界打扰并能认真思考的两种境况。



就像这个问题,也是我在拿起厕纸时想到的。

一下子我回答不上来,就觉得它还是很有价值的。



同为人体分泌物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异呢?

屎一定很脏吗,一定很臭吗?

为什么我觉得螺蛳粉和臭豆腐更臭呢?

为什么臭的东西还要去吃呢?

我到底是如何去判断一个东西是香的还是臭的?


接踵而来的问题让我防不胜防,我上厕所的时候没有觉得很臭啊,但是换个人进来试试,那一定会觉得臭的无法无天吧,那是因为我习惯了自己的味道???


那么习惯了一种味道之后就不会觉得它臭了吧,这点是毋庸置疑的,所以柳州人民端起螺蛳粉会说“哇好香啊~”虽然这个画面会让我想去死。


但是不能因为我想死我就否定了说,螺蛳粉一定是臭的,因为我没有习惯嘛。


那么,习惯之后就不会觉得臭了,撇开屎的味道不谈,那么为什么不能吃呢?




屎真的不能吃吗?


这又是一个很容易被反驳的问题,日本就有吃屎的文化吧,这点你可以自己上网查,受别人指点是说让小孩子持续摄入同一种食物,然后排出的分辨可以做成菜肴,而且那种菜肴还价值不菲!


关于价值不菲的屎,除了人的排泄物,还有动物的,

比如猫屎咖啡,

就是让麝香猫把咖啡果吃进去,然后再拉出来,然后再进行包装,

说这样的咖啡经过了生物体的酝酿成为了一种多么了不起的食物,

不信你尝尝?

然后你花了很多钱喝了一杯,觉得味道有点怪怪的,然后重点来了!

他们就对你说,这才是咖啡最本真的味道呀!


然后,这就很成功的被洗脑了,并且认为这确实是一种了不起的食物,一种了不起的味道。


所以人会不会吃屎主要还是看别人吃不吃,是受文化的影响。



还有,大象也会吃屎,吃的还是自己或同类的屎,

当然他们吃屎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健康,

因为他们需要屎中的微生物,

据说免疫系统本身就需要很多细菌的刺激才会变得更健全,

当然这则纪录片在BBC的《超级人类》中你是可以找到原话的,表示我没有胡说。

所以小孩子才会在小时候什么东西都往嘴巴里送,

而愚蠢的大人们就会教训一下小孩子说这很脏不要这样做,

所以那些在小时候生长的比较健康的环境里的小孩,

长大之后因为免疫系统缺乏刺激与锻炼,才会那么容易过敏,

而过敏本身就是免疫系统对无害的细菌误以为是有害的并对其攻击而造成的症状。


比如英国在某年某月发生的大范围群体性花粉过敏,就与过于健康的生活环境有很大的关系。


所以吃屎某些情况下还是挺有用的嘛。




倘若从始至终人类都有吃屎的习俗,

或者突然某天有人发现了吃屎的一百种好处,

并且成立了屎文化,屎饭馆,

那会不会厕纸就成为了迄今为止最愚蠢的一项发明?



你可以想象一下,当屎文化盛行到人尽皆知的状态,

在换洗衣物的时候,

褪下的内裤上残留着你的排泄物,

这时你也不在嗤之以鼻,

而是看一看,闻一闻,舔一舔,摄取一些微生物,

而倚在一旁的母亲也微笑着对你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