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香园分家 江俊江勇各有10个店

都市时报2018-08-12 16:44:16


2014年12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轰动一时的桥香园析产案做出终审判决,认定桥香园为江俊、江勇共有。之后,江俊、江勇对于店面进行划分,各自经营10个店。这场诉讼结束了3年多的纠纷,也让桥香园,这个在云南闻名遐迩的家族企业一分为二。




3年纷争的结果是分家

江俊发力续写新故事

经历了兄弟相争、一分为二的波折,江俊准备再次发力,把桥香园——这个云南过桥米线的“名片企业”,续写上一段新故事。


为了回报20多年一直陪伴桥香园的一线“功臣”们,2015年5月25日,江俊真的为桥香园内部的10位老员工付了10套房子的首付。此时,距江勇诉江俊案二审判决刚过去半年多。


随着店铺经营管理权的分割,在外人看来,一切似乎尘埃落定——桥香园无非是另一个陷入魔咒的家族企业。但对于江俊而言,桥香园是他的使命,他的荣耀。他想用行动告诉人们,即便受困于“家族企业魔咒”,一切也并未落幕。



江俊(右三)与他的团队在一起 ■都市时报首席记者 张玉杰


江俊:当下最紧要的是从头再来

桥香园的新办公地点,在昆明市北京路星雅俊园9栋3单元10楼。相比老办公室——建工大厦16楼,新地方的视野不那么宽阔了,但江俊觉得满意,内心平静。


上世纪80年代,江俊和江勇白手起家创业,把桥香园从一家小店发展成为全国闻名的餐饮品牌。如今,持续3年多的纷争导致桥香园“分家”,江俊名下的固定资产为官司和负债所累,几乎又要回到原点。


30年恍如一梦。但年近半百的江俊并未气馁,他准备从头再来。“我出门都自己开车,预防老年痴呆,多干几年。”他调侃自己。


对话江俊


1、你最引以为豪的是什么?

江俊:我最引以为豪的并非引进连锁店发展模式,也不是引进职业经理人,而是买下金马碧鸡坊那处700多平方米的商铺,以及小西门店。2000年,瞄准了金马碧鸡广场优越的地段位置,我压上所有的资产,以“以租代买”的形式,分两次买下那处商铺。谈妥了,拿着之前6家店赚的100万元,就交了定金。从那时起,桥香园开始在昆明扎根,而且扎得很扎实。那时候,家人为我这一大胆举措而担忧,但事实证明,我是对的。


2、在很多人看来,不动产被拍卖,被打回原点,这是桥香园最坏的结局。在你看来,什么是最坏的结局?

江俊:我觉得桥香园的“分家”就已经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结局。除了万兴印象,桥香园小西门店、金马碧鸡商铺、蒙自的同德广场等不动产都面临类似困境。无力偿还欠款,几处不动产都已被银行或投资公司申请拍卖。不动产没了,就好像没了根基,桥香园会陷入被动,个别店铺营运会受影响。有时候我也在想,能不能有这样的机会,跟江勇协商,一同还了贷款,尽量保住小西门店和金马碧鸡商铺,然后兄弟俩都作为股东退出管理层,让桥香园继续发展下去。但是,只要谈及债务问题,江勇一律不谈。



一家人在桥香园尽情享受过桥米线


3、你是怎么想到要用职业经理人的经营模式的?

江俊:上世纪90年代,我无意中从书上得知连锁店经营模式后,我就大胆引用了这个模式。当时在昆明,几乎没有这样的模式出现。桥香园“尝了鲜”,也就此开创了用餐同时“享受服务”的新餐饮模式,最终成为桥香园发展的主要模式。


4、针对桥香园目前的情况,你和职业经理人看法也是一致:坚持传统、提高品质,此举意在夯实基础。为此,从3月开始,你们开始进行严格的QSC管理。什么是QSC管理?

江俊:Q,即品质,所有门店的食材每天都要进行量化记录,然后定期“看板”。比如一般过桥米线标准为300克汤,那么每天总量除以数量得出的数字要尽可能地接近300克。不多不少是最基本的保证。S,是服务,每一位进店进餐的客人都要有被服务的感觉。那么,迎送声一定要保证其听得到。而且针对每一位客人要服务到位。C,是卫生、干净,这毋庸置疑。对此,店里每天加大了定时检查的频率。



工作人员精心制作过桥米线的配品


5、接下来,你会怎么做?

江俊:企业的管理,归根结底是人的管理。桥香园的成功最大的功臣是所有一线的员工。对于这两点,我始终铭记在心。我每次跟员工外出就餐都会主动先买单。我觉得这只是一个小举动,谁赚得多谁付钱是理所当然的。但每每让员工感觉温暖。职业经理人们耳濡目染,也养成了这样的习惯。现在,外出就餐时“谁职位高谁买单”已经成为桥香园不成文的规定。这也杜绝了个别下属想以此巴结上司的念头。对此,老母亲经常念叨:老五当了那么多年老板,我们家里没收过什么礼。看似“责怪”的言语背后,其实是母亲对儿子的自豪。落后的制度不能再延续,但做餐饮多年的我明白,无论如何经营,品质是必须坚持的。即将于10月1日开业的新品牌“云故香”,也务必传承这种价值观。其它的,我都放心托付给了新一代的经理人。


江氏兄弟纷争始末


2014年12月25日,江氏兄弟桥香园金马坊店停止营业


2011年8月1日,云南江氏兄弟桥香园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下发文件免去江勇的副董事长职务,并解除了与江勇的劳动关系。就这样,江勇离开了他一手创立的桥香园。


2011年8月18日,江勇一纸诉状将弟弟江俊告上了昆明市中院,请求法院对于其合伙人身份,以及持有桥香园50%合伙资产给予确认。就这样,江勇开启了3年多的“过桥入园”之旅。


2013年5月17日,案件迎来一审开庭。在当天的辩论阶段,江俊代理人、北京大成(昆明)律师事务所律师代晨指出:“从‘关于我个人财产的几点声明’来看,《声明》为江俊所写,其中的‘我’就是代指江俊。从标题上不难看出,这是对江俊个人的财产进行处分,划给江勇的50%属于赠与行为。”


2013年8月26日进行宣判,从法律层面承认了江勇的合伙人身份,并享有桥香园连锁店50%的股份。


2013年9月,眼看江勇的回园之梦就要实现,然而江俊“不服一审判决”,让江勇的回园之路戛然而止。代晨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了《民事诉讼状》,要求驳回江勇所有的诉讼请求。


2014年11月12日,云南省高院下达了《民事判决书》,此次判决为终审判决,江勇在离开桥香园3年之后,再次回到了那个相伴了他20余年的桥香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