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条里的时光

小眉说2018-11-12 15:13:46

相比于晶莹剔透的大米粒,我更喜欢吃面条。港剧中有这样的经典台词:“做人呐最要紧的就是快乐”,“喏,我下面给你吃啊”,以前不能懂得剧中常提起面条的用意,后来,习惯了在出差前去火车站附近吃一碗刚出锅的面条,蒸汽缭绕间,腾腾的热气不仅温暖了碌碌饥肠,也慰藉了在外漂泊的心,我顿悟,伤心难过时,觉得生活艰难如斯时,只有一碗面条能够稍事宽慰,稀里哗啦地吃下去,混合着生活的烟火气和五味调料全部放进胃里,外面风雪再大,在这一刻也与你无关了。看来,只需要一碗面条就能把日子过得热气腾腾。

家中有一个小舅,从16岁开始走南闯北,现在的身家已不可估计,是几个小辈无限景仰佩服的人物,但是这些年来,他最爱吃的还是姥姥做的面条,每每驱车回老家,总要在清晨时分吃一碗无比接地气的面条。面粉是自家种的小麦磨成的,揉成面团擀成面皮最后切成面条下锅滚水煮开,抓一把从菜园里刚摘的小葱和油菜,放少许盐少许油一勺辣椒,滴几滴醋,和着姥姥泡好的娃娃菜,一起盛在宽檐的青花瓷大碗里,坐在陈光微曦的庭院里,吸溜吸溜地吃下去,直冒一身热汗。吃完后还要盛半碗汤,仰在椅背上慢悠悠的喝完,将一身热气稍作散发,树影横斜,散落在脸上,时光在这一刻被无限拉长,真是人生中一件顶幸福的事情。

妈妈也有一样拿手的饭菜:凉面,做得简直人间美味。浅色的土豆,翠绿色的芹菜,深绿色的豆角,乳白的葱白,黄色的胡萝卜,鲜红的西红柿,和着蒜和辣椒一起下锅炒熟,盛装在容器内放置冷却,看去五颜六色一片,还没吃下就觉得口水在迫不及待的翻涌了。和面时加入一小撮食用碱,揉出来的面比寻常的面团要硬一些,面条出锅后用准备好的凉水浸泡,黏糊糊的面条顿时变得滑溜溜,还带着几分凉意,和着拌菜吃下去,解暑又解馋,真是夏日里最好的吃食了。大学时代离家百里,不想家,不念旧,只是无比怀念妈妈做的凉面,每次回来都要满满地吃两大碗才算满足。

厨艺不佳的我除了会煮泡面以外,自创了一手炸酱面:将青萝卜、土豆、芹菜、平菇、辣椒等所有家里能够看到的蔬菜都切成小丁,和同样早已变成丁丁的羊肉一起下锅炒,中途加少许调料,再将两勺营口酱加水搅拌成汁,浇在锅里,炒熟后拌着吃面。除了色泽有些难以辨认外,味道倒也尚可,不至于毒死人,不至于吃下去就想吐,但我不常做,所以也很少听到别人对这款炸酱面的评价。

做面其实是一件很繁琐的事情,就单说和面这一项,就足够我头疼了。水太多面会软,粘在案板上提不起来,水太少面不成形,一动就扑簌扑簌往下掉渣,不用盆子会把面粉弄得到处都是,用了盆子面又会凝固在盆壁,清理起来十足的费劲,即使上述情况都没有发生,粘在手掌上的面也要你清洗一会儿。蔬菜要切丝切丁,面团要经过揉、擀、压、切几个流程才会变成面条,汤面要炒汤,拌面要炒菜,期间有无数油点四溅和油烟漫延,整个流程不间断地进行至结束少说也得四十分钟。如果有一个人肯花四十分钟为你做这样一件事,只为你能够吃一碗热腾腾的面,那她一定很爱你吧。


以上图片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