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蕾记得我爱你

吃鱼趣守艺人2018-12-10 10:52:20

文 | 柏邦妮


之前看到過這樣的一個帖子,到現在一直印象深刻,叫做味蕾記得我愛你,在微博發起,通篇評論看下來,心裡暖融融的,是的,時光流逝,那些美食的味道卻因為各自擁有著不同的人物主角和時間地點而變得格外深刻和不同。在遠去的歲月里,逐漸沉澱而歷久彌新。

@咆哮女郎柏邦妮 

最近搜集食物故事,讲一个关于肉脯的故事吧。二十岁初来北京,住北影厂招待所,一天吃一个盒饭度日。一天北影厂传达室小黑板写我的名字,小小包裹,打开一看,是四两靖江肉脯。晓微给我寄的。舍不得分人,每晚熄灯后含在嘴里,黑暗中无声咀嚼,十分香甜也十分幸福。肉脯的味道是童年朋友挂念的味道。 


@淹留姑娘飞走了

大学离开武汉来到广州,非常非常想念家乡的热干面。有一次妈妈寄过来两包干拌热干面,吃了一包,另一包一直舍不得吃,每次熬夜做事手头又很拮据的时候都望着这包面吞口水。后来在压力最大的一个凌晨两点吃了这包面。就这么包速食面,吃完之后感觉远方的亲人和朋友都在我身边。这是凌晨两点的温暖。


@我才是想多多

第一次给喜欢的女孩子做饭的时候,叫上了一堆人,因为那时候冷战怕尴尬,结果最后一道拔丝地瓜的时候人走了,没见上一面,原来甜蜜的味道有时候也不那么圆满。后来和好了,冬至给她做了汤圆,后来还有焗饭,咖啡,等等等等,她说你煮给我一个人吃就好,是我听过最窝心的话 现在我还爱她,我希望她也是 。


@陈丸子

晚饭时刻和小白吵架,小白头也不回地走掉,我一个人站在街上气得发抖。还是转身去超市买了排骨,玉米,萝卜,瘦肉,皮蛋。带着一腔怨气跑去小白家,还在置气的两个人招呼也不打,我只身钻进厨房乒乒乓乓炖了一锅玉米排骨汤一锅皮蛋瘦肉粥,小白默默进来帮忙。我们在很多地方吵架,在人间烟火的厨房和好 。


@乐观的变态:

毕业的时候陪室友跑招聘会,帮她拿着各种资料,看她一个人在人群里冲锋陷阵,一上午累得腿疼,中午回到学校,食堂已经收摊儿了,只有炸酱面还有。室友还在继续奋斗,我一个人在冬天的中午面对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炸酱面,突然很想哭,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就忍着眼泪吃完了印象最深刻的一碗面。 


@沉璧小厨

很小时候在贵港部队里面。简单而单纯的生活,没有尔虞我诈,没有车流滚滚,没有人潮涌动。里面有湾浅浅的小溪,夏天和二三好友,卷起裤腿,用手抓小小的鱼仔。在河边拔一些枯草,烧起了火,烤小鱼,没有盐没有油。可是还是很好吃 。


@方方酱

小时候吃饭时不爱吃蔬菜,妈妈为了能让白米饭可口有营养一些就每次盛饭前在碗底放一块猪油,再把热饭放在上面,饭的热量把猪油融化,再淋上酱油,一起拌匀,每次都被我吃得干干净净,直到现在一个人在外面依然怀念不已,这是属于我的童年的味道。


@稻草那个公园

那年冬天她来看我,俩人在租屋里哆哆嗦嗦刷网,不一会儿她就会叫我出去给她带爱吃的麻辣烫猪血和口味土豆以及腐竹,深夜实在没有零食填肚子了就俩人抢一个Q趣吃得津津有味。亲手做的第一顿饭是在仅有的一个电热炉上完成的咖喱牛肉,做完之后发现家里只有三根筷子。。。那是关于食物与她最开心的日子。 


@卡农欢乐颂

小时候,妈妈交给我一个吃煮鸡蛋的方法,用勺子把煮好的鸡蛋弄碎,加一点酱油拌匀,配白米饭,是贯穿我整个童年的美食,每次都吃得舔嘴巴舌,碗壁被我舔得精光,那是属于妈妈的味道。以后我会把这吃法传给我的孩子。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是富人的调调,俺们穷人永流传的是妈妈的味道。 


@我爱嘉轩

吃货的故事太多,反而无从讲起。只是想下周末回家看爸爸妈妈,哪怕只有两天。想起高中时,妈妈一星期里面有三天起个大早,做好吃的饭菜骑二十几里地的自行车送到学校给我,菜往往还是热的,而她再骑车回去给学生上课,时间紧迫妈妈总会空着肚子饿到中午。写到这里,眼泪夺眶而出!其实不想写出来的。


@舔哥

一直觉得外婆身上有魔法。不管是包子饺子烧饼卤面,还是家常小菜葱花煎蛋卤鸡腿,都是无法比拟的美味。记得旧旧的装饺子的竹框,她沾满面粉的手,坐在小马扎上看我吃着的笑容。我永远失去了那美味和笑容。再也吃不出那样的美好。原来食物和人一样,无论如何都回不到从前。 


@妈妈请别爱我

刚实习的时候我想证明我已经可以自立,找了份卖力的工作,两月后在我苦苦哀求黑心老板两个小时后终于拿到了一半的工资,冬天晚上十点多骑着车挂着眼泪,在楼下拼命的搓着眼睛,想让自己争气一点,终于整理好,戴上眼镜回到家里,妈妈早已经烧好饭菜等我回去,那一桌菜我什么都没看清,只是低头拼命的吃。

酸甜苦辣的記憶片段

聚散離合的煙火人間

你忘不掉的不是那碗面

是那個人

那種味道

可以傳承

但不能複製

熟悉的味道背後

是銘心的故事

你還記得

那個晚上

你親手為我做的飯嗎

就算心不記得了

但是味蕾記得

我愛你

唯有美食與愛不可辜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