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品牌全国化路在何方? 稳固派与激进派“赢商论剑”

西南商业与地产2021-09-12 15:18:17

商业地产的裂变,使得云南本土品牌也呈现爆发式增长,当中不乏有胆识,有魄力的创新者,对于“品牌”二字有了更深刻的领悟。不仅意识到品牌需要打造,也需要传承和发扬。一些云南本土品牌也开始有了全国化的视野。


随着贺湧旗下餐饮、孔雀窝、麦隆咖啡、虎奔夜送、香蒙夏朵、秋叶塘、大滇园、巴罗萨、留老爷不准走、飞阳餐饮、仟真和旗下诸品牌的前赴后继,说明云南本土品牌已经迈出向全国发展的第一步,但至今能够做到全国化的品牌尚属少数。


3月29日,由赢商网云南站主办的第二十四期城市沙龙活动聚焦云南本土品牌商,探讨本土品牌的全国化道路。

  


  

·

·

·

·

·

·

·

·

·

·

·

·

仟真和餐饮 李琰

飞阳餐饮 杜力海

拿渡 胡娟

沪上弄堂 孙嘉声

江边小灶 褚昕

大城小泰 贾皓程

建新园 杜欧弟

壹禾木 陶金

兰帕湾 杨云忠

东街九号 徐畅

米巢书店 王强

牛物 杨尚霖

橄榄公社 范以西

飞渔鲜生 龙腾阳

1911主题文创 王娇


主持人(赢商网 方娟)


商业地产进入一个专业化和精细化的阶段,随着万象城、恒隆、融创等进驻昆明市场,必然会影响未来3-5年商业格局,对于本土品牌来说是一个机会,当然也是挑战。其实以往外界人民对云南的印象是气候宜人、风景秀美的,但对品牌印象是寥寥无几。所以今天在座的各位都算品牌意识非常强的人,对于品牌的市场策略方面都有开阔的眼界,这就是很好的一个开端和趋势,那么问题来了:能够做到品牌全国化的云南本土品牌为何如此之少?云南本土品牌成为全国品牌还差什么?城市本土品牌的区域深耕策略又是什么?下面将有请各位发表自己的真知灼见。

  

 


仟真和餐饮 李琰


1、十几年前餐饮地位很低,随着社会进步和发展,今天的人们更加关注民生、关注个人生活品质和追求,于是乎商业成就了餐饮。到目前商业和餐饮紧密的联合在一起,不可分割。

  

2、云南本土品牌为什么在全国知名度较低?第一阶段时期四川、湖南的企业,敢闯敢拼,所处地域资源丰富的区域品牌都走了出来。云南是一个后知后觉的一片热土,在第二阶段时期才有了走出去的想法。

  

  

3、走出去才会有品牌号召力。通过我们考察对比发现,就拿我擅长的火锅领域来说,绝大部分省外火锅都不及我们。所以,云南有自己的地域特色,不要把自己看低。其实,早在20年前昆明就是一个很时尚、小资的城市,娱乐业在当时已经是响当当的名号了,这样的趋势也把昆明人培养成了有见地、有个性的态度,所以我们要把当地餐饮特色打造成主流,让这样的特色去影响更多人。

  

4、走出简单,走好难。第一,云南餐饮对省外市场不了解,工作做的不扎实、不精细。第二,自身企业的运营和管理体系不成熟。第三,人才资源和人才管理也不到位。但今天看来,云南新一代的餐饮人,都是热爱生活、热爱美食,有想法的一些年轻人,我觉得云南餐饮非常有希望,相信不久的将来云南本土的餐饮品牌一定能在中国声名鹊起。

  

5、云南品牌一定要形成自己的文化和独特的气质,不要人云亦云,否则永远也走不出去。目前国内很多一线品牌,已经开始大面积收缩,回归本质调整。随着商业地产不断的竞争,餐饮也到了一个白热化竞争的时候,洗牌在所难免。十年前,云南有一家叫茶马古道企业,在北京做的风生水起,当年跟俏江南成为当地的文化圈、时尚圈、名利场主要的聚集场所。如今,俏江南已经不如往昔,但茶马古道保持15-20年前的状态,设计精妙,它已经形成了独特的文化气质,一直在深化中。这就是以自己的特色为核心,不断探索发展的结果。



飞阳餐饮 杜力海


1、云南本土品牌成为全国品牌还差定位。定位对于单一产品来讲非常好做,比如说矿泉水。对于餐饮品牌来讲,会涉及到很多方面。飞阳铁板烧一开始的定位还算正确,选择比较小众的,竞争对手少,所以我们有机会对品牌做调整。自2013年开始,在打造品牌上的力度就更大了,请了台湾团队加入,包括从菜品、店的形象上,来对整个飞阳做品牌提升,准确的定位是我们一直在努力的方向,今年最大的事就是要把飞阳的定位找准,准备往外走。

  

  

2、城市本土品牌的区域深耕策略。讲到策略,我认为要用“QSCV”的标准去做。Q代表产品,怎样把产品作为标准,不是换一个包装就成为自己产品,这样的产品没有灵魂。标准化是要有工业化与非工业化的基础,是可复制的,就像麦当劳,在任何城市都可以开;S代表服务,海底捞和星巴克的服务是学不会的,服务不是端茶倒水、上菜等单一理解的流程,是要去做符合这个产品结构和盈利模式的服务流程,而且可以复制的开任何店,用在任何人身上;C在外企代表卫生,但在我这儿改了一下,应该是环境。环境里的东西非常好调整,只要你愿意投入,找到好的设计师,可能这个环境就出来了。但是环境如果体现不出品牌文化那也是徒劳;V代表价值,由企业价值、客人价值、员工价值组成。

  

3、“现在的餐饮人,拼命地在奔跑,目的其实是为了留在原处。”我们不停地从装修上、人力上改变,其实为了保证基础,可能有一些企业,连以前的基础都没有保住,别谈走出去、走出省外,这是自己骗自己,也是在骗团队。

  


飞渔鲜生 龙腾阳


1、云南本土品牌如何走向全国?首先要了解品牌是两重含义:一是产品领域,购物中心为什么要选我?购物中心的诉求是什么?这点往往品牌自身都说不清楚,我们要不停地定义自己, 去历练自己的品牌,熟知自己的品牌,融入最适合的灵魂。二是走出去很难,我们都是实干家,每个人身上都可以讲出一堆的辛酸血泪史,但我们不具备经营的常识和金融理念。当我们走到一定的时候,发现企业不盈利会非常痛苦,所以这是企业所需要去考虑、深思的一个话题。

  

  

2、什么叫做走出去?云南有非常多可惜的地方,云南白药、德和罐头等,他们走出去的路径是通过固定资产收购的方式走出去,但大家知不知道从小就开始吃的德和罐头,现在已经不是云南的本土企业,不是因为它走出去了,而是因为它被收购了。如果我们要形成一个品牌,就是要有原创的技术和原创的产品,这是核心。    

 


牛物 杨尚霖


1、本土品牌走出去有两种方式。一个是靠自身实力走出去,形成自己的品牌价值。另外一个是依靠一个平台,昆明已经有一些品牌靠了一些平台,比如说商业中心,现在已经走向全国的。

  

  

2、我自己代理了表哥和万岁寿司两个品牌,在四五年前,仅仅是在广东有二三十家的规模,在短短的几年之内,在全国大概两百多家分店。在广东确实开店有一定的沉淀,自己是99年代理了第一家店,差不多沉淀了20年,有品牌的价值,同时走的路也是依靠某些品牌,比如说万达等商业载体。对于年轻品牌来看,先把自身的内功练好,在云南站稳脚跟,再跟着诸位前辈的旗子走出去。

  

3、真正走出去就需要做足功课,要了解到每个城市的生活习惯,甚至气候。一位朋友提到重庆有一家店,在一楼,周围是两百平方的肯德基、星巴克等,我们的看法这是非常好的商圈和商铺位置,但是没想到对于里面的内景是不好的,因为重庆夏天太热,冬天又太冷,好多人不想在外面走动,反而就显得很尴尬了,人流量确实是不如在商场,这也是他的一些经验,当一个品牌走出去要了解方方面面的很多。



橄榄公社 范以西


能够做到全国化的品牌为什么这么少?第一个原因是要问云南的龙头企业,到底有没有想走出去?实际上很多云南做得好的一些品牌,包括一开始的桥香园,前些年在昆明做的算不错了,但我几乎没有见到他们走出去,是不是跟云南家乡宝的性格有点关系,这是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好品牌不一定要挖掘本土文化才能走出去。云南很多都是做本土化的挖掘,但我个人感觉在北上广做得比较好的品牌,并不是在挖掘当地的文化。从我们来说,从拉萨走回云南,我也希望云南本土先把自己的根基打好,然后再考虑走出去的问题,所以更多的问题是第一步。

 


米巢书店 王强


1、全国化和区域化我认为是没有冲突的。对于任何一个企业来讲,都应该把一个区域做得非常深。并不是全国化就比区域化好,如果能够全省化都已经非常不错了,在某个地方形成垄断的地位。另外中国的发展非常不均衡,东部和西部的差距非常巨大,西部除了云南省之外还有很多的省,所以我觉得从商业回报、竞争各种考量来讲,即便是要走出省,是不是考虑就近的这些省区,而不是一来就去北京、上海等地。

  

  

2、品牌深耕之路。结合米巢的实际情况谈一点看法,以前比较简单的做法是开了一个店,提高交易额,或者开了多个店就提高覆盖的面,这些方法是深耕的一个方面,现在在构想另外一种深耕的模式——社群。能够把某一些共性的东西形成社群,达到一种连接,这时候再来做深耕,再来提商品服务和活动。这种扎根不一定说单店要扩大多少,因为它是有边界的,不用完全依赖于做了多少网点。

  

3、米巢现在昆明作为第一站,自己主营业务未来希望是从这里产生出来。公司是以人为主,以人群为主,希望未来能够成为推动优质商品的一个重要市场力量,在座的各位创业领袖和精英们,希望以后能够跟社群建立关联性,能够用社群的方式为各位做一些小贡献。


  

沪上弄堂 孙嘉声


1、云南品牌为何走出去这么少?还差什么走出去的因素?我用一个道家的典故——周庄晓梦,那时候庄子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是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周围的环境像真的一样,醒来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我到底是不是一只蝴蝶?所以他当时提出这样的想法,往往生活在这样一个自认为的现实生活当中,我们很少去质疑自己,一直在分析别人,很少能够站在一个理性的角度来看。我认为云南的餐饮是不愿意走出去的,大概有几个因素:第一,云南餐饮品牌认为付出的代价和所得到的收益有可能不匹配。第二,第一步尝试走出去的品牌,一定是有一定的基础,但这些品牌又不愿意去承担失败的风险。第三,从头再来的精神,做餐饮很难,第一店的时候,绝大多数人都经历过,所有事情亲力亲为,当开分店的时候就会做一些管理,当做到所有区域性或者省级连锁的时候,可以慢慢体系化健全,但要做到跨省或者全国性餐饮的时候,往往还是要回归到第一步,往往一些企业家不愿意再走回从头再来的局面和方向。

  

  

2、大家不愿意出去做,而不是没有能力去做。在昆明一百平方米的店,一个月租金和物管费大概10万元,月租金单价已经超过1100块钱,对于一个餐饮来讲,这是没有办法去接受的租金条件,但在上海有成千上万这样的餐饮店,比如家有好面,一天的流水可以达5万多,14名员工,另外一个是14个平方,9个员工,一天7万块钱的营业额,对于他们来讲在这样一个残酷或者非常苛刻的条件下创出这样的业绩,在这样的环境下能够生存或者扩张。当你有走出去的想法时,那一定会想更多解决的办法:比如大家提到的修炼自己的内功,或者跟一些前辈进行沟通和尝试,跟他们的品牌进行结合等等。

 

  

江边小灶 褚昕


从之前的虎奔夜送到嬉皮蘑菇,我们另辟蹊径,靠外卖起家,说白了找了一条捷径,竞争真的非常激烈,看似一条捷径,但包含的内容非常多。

  

  

今天谈本土品牌怎么走出云南,对于我们来说其实是非常困难的。在现在大型的外卖平台激烈竞争的状态下,昆明这样一个中等人口体量的城市,像我们这样小型的外卖平台,如何走出去有很长的路要走。通过微信,在前两年的积淀中有一定数量的粉丝,包括社群。虽然有了一些相对成熟的社群运作,但如何把社群这些东西转化到实际配送到客户,这也是困难的过程。


  

大城小泰 贾皓程


出于从杭州刚回来的心态,第一,感叹为什么人家做得那么好?杭州餐饮文化特别强,基本上中国菜文化以杭州起步,因为杭州在浙商当中有一个非常大的凝聚力,以马云为首,打造了一个浙商团队,包括绿茶、外婆家在内。团队一起开会的时候真正的找问题,感觉很和谐。

  

  

第二,绿茶、外婆家的口味不一定比云南餐饮品牌口味好,云贵川吃过海底捞的人都会说不好吃,因为它不符合我们的味道,我们重油、重辣,北方人就觉得很好吃,因为北方口系比较淡,这是一个水土的问题。所以,这并不是云南餐饮不想出去,而是这样的口味外省人是否能接受的问题。

  

第三,希望云南的龙头餐饮能够支持年轻餐饮的发展,默默推动这股力量的壮大,把云南餐饮做到一个新的高度。因为老牌餐饮有经验,有完善的体系,而我们因为年轻,团队要一步一步地建,自己摸爬滚打吃很多亏,有些亏在你们经验当中可以给我们做一点规避。

 


建新园 杜欧弟


1、从事餐饮有两个原因:第一,餐饮出去才发现缺点在哪里。第二,出去落地后是为了更好的回来。学习先进的经验,再把这种科学模式带回云南。

  

  

2、走出去分为主动和被动。主动出去是因为昆明是非常有发展潜力的城市,云南和广西的原材料都是最丰富的,要把好的东西往外扩散、传播。被动是因为本土企业在当地发展到了顶峰,遇到瓶颈,需要走出去学习更多先进经验。我不赞同现在各位现在就出去,是因为我们的企业实在太弱太小了。

  

3、坚持做品牌,把品牌做到极致,学习的目的是改变,中国商人只有三大点:第一,行商;第二,做商;第三,电商。我们层级基本上跟电商脱节了,必须跟你们年轻人学习一下,也跟老前辈学习一下。



壹禾木 陶金


1、我是真正的餐饮新人,做餐饮一年零八个月。从宣威到昆明,对我来说也算是一个大的飞跃,壹禾木经营一年零八个月,因为前期的准备,各种栽的跟头,没有经验都栽进去了,所以从壹禾木相关的经营来看一下对品牌的问题,还是内部的问题。

  

  

2、掌握资源。做餐饮,包括刚开始在资金方面进行了测算准备,但在后期的阶段,资源方面做了规划:资金平台、文化认可。对我来讲每一块的内容介入都是新鲜的,需要我找到非常适合时代精神和移动互联网精神。

  

3、做好产品。不论产品的地域性、口味的地域性,我觉得挑选到一款好的产品也是面向全国市场非常重要的原因。

  

4、精细化管理。我在宣威开始听各种故事,兴致勃勃地杀到昆明,在这过程中我是来提问的——管理内控的问题?我们下得工夫最深的就是这块,包括跟时尚餐饮协会经常交流精细化管理、数字化管理,作为一个餐饮品牌在这方面走向全国是非常重要的一点,虽然我们没有起死回生,但也得到很多本质上的改善。

 


兰帕湾 杨云忠


1、要把一个餐饮品牌做好,或者走出省外最核心的是什么?第一,菜品是有生命灵魂的。为什么我不敢碰湘菜、川菜,我做的是傣族家乡菜,第一,我懂;第二,我全家人也懂;第三,所有厨师都骗不了我,味道怎么样我尝了就知道。这是懂菜品,并且能够把控它的生命灵魂,这占40%的比重。

  

  

第二,懂餐饮管理占比重40%。原来在上市企业我是一个很好的管理者,但做了餐饮,交了学费,才进行了反思,我懂的管理和餐饮管理不一样,所以我觉得餐饮管理是一门学问,应该好好研究。

  

第三,资金占比重20%。做餐饮的资金不重要,如果大家拼命融资、拼命贷款、拼命扩店,如果前面两个没有做到位,用再多的钱最后都要倒下。

  

2、如何走出去?因为我们在上市企业讲究标准化、流程化和细节化,一个东西要讲可复制,复制性很强,必须非常简单。米线一锅汤就是核心,米线肯定是一样的,差别不大,这很单一很简单走出去可能性较大,但复杂的云南菜,这些民族菜,想走出去不可能,厨师从哪里来,怎么标准化,不可能的。如果考虑走出去,这些老板可以考虑一下菜品要不要调整,要不要做到单一化、标准化。


 

东街九号 徐畅


1、我从做餐饮到现在正好三年,因为外婆的一碗小锅米线让我开起了东街九号。我不懂商业,也不懂餐饮,也不知道这份情怀能坚持多久,但前辈的鼓励,终于把云南的米线带到了美国纽约曼哈顿,最近第二个店是4月2日新加坡店开业,我直接跨过了全国走到了国外。把小锅米线带到了外面,是因为我以前做空乘时,在飞机上每次遇到云南人都问我有没有米线,可能东街九号在从商业这块来说我是失败的,但至少把一个云南品牌带出去了,这真是我做餐饮唯一的一个念想。

  

  

2、云南消费品牌最差的就是服务,我希望真正有能力的人,不要只看到外面的产业,是不是我们出不去?还是放不下身段、怕失败不愿意出去?这才是最重要的。东街九号昆明店80%的客人是外省人,因为我是站在一个外省人的角度和口感上来做这碗云南米线,可能我带出去相对简单一些。现在把米线做成寿司、法国大餐,开到了曼哈顿,如果有一天能够参加米其林的比赛就够了。

 


1911主题文创的王娇


1、为什么说云南做到全国化的品牌比较少?可能问题出在一开始的定位。1911一开始的定位就非常明确,做一个亚洲品牌,我们从台湾、泰国、日本开始梳理这方面的东西,做文创+零售的模式。在输出的方面,接下来去参加清迈的设计周,会以展会的形式来做贸易、交流的碰撞,定位为包括设计、快闪店文化的左右供应链,也有标准化的开店手册和运营手册,直奔的是亚洲品牌角色去做。

  

  

2、落地问题。昆明算是二三线城市,必须得引进国外,甚至是全球最顶级的产品进来,同时我们也在输出云南的文化出去,更多的是以空间、体验、营销的方式来操作。昆明人不太喜欢各种精致的东西,有它本身的文化在。上海人每个人的审美和品味都有很大的差异,当地文化对美学的输出,这方面到底如何去接地气,我们在迅速调整。

  

3、人才问题。云南产业链上的人才比较少,从综合素质来说比较差。所以现在比较尴尬的事情是走出去的核心,整个人才的问题,非常核心的问题。只能说暂时依托整个管理的体系来做。


版权说明来源/赢商网云南站 张亮转载滇商荟内容请注明来源,勿对原始内容做任何修改,欢迎分享!投稿或内容合作,请留言或联系QQ:2503239388,感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