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吃了炸酱面,齐子

笨鸟堂2018-11-10 09:50:44

很忙,真的。

 

先说点简单的,今天换了滤纸。滤纸比纱网好,这还是上次从老冯那里学的。豆子很差,意大利的阿拉比卡和罗布斯塔。碎豆多,无香味。口感微酸,略有陈味。口腔膨胀感略无。回味基本没有。但是,便宜啊。而且,有了滤纸,喝起来干净很多。

 

徐梵澄,第一部尼采作品《尼采自传》的翻译者。知道这个人,先是因为花生,那时,他还在商报文化广场当记者,用左手写字。他推荐了陆灏的一本小册子,书名现在都忘记了。然后呢,过了几年,我又看了陆灏和扬之水的《梵澄先生》,也是一本小册子。

 

扬之水是女的,原名赵丽雅。我差点把她和毛子水混淆。毛子水的《论语今注今译》感觉味道很地道,可以慢慢读。在《梵澄先生》一书中,有一些是他们相互往来的短信。我印象深刻的是,晚年的徐梵澄孑然一身,鬼都不理他,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于是,他就盼望扬之水能来,陆灏能来。

 

陆灏去,大多数时候会带咖啡,云南咖啡。上次老冯说,云南的一些偏僻地方,那咖啡品种好得不得了。说有一位专家去看了以后,喜极而泣。说当地人真是捧着金饭碗要饭呢。我买过几次云南咖啡,实在不敢恭维。去年还托朋友在普洱市捎过挂耳,倒还行,但路途遥远,又不能多买保险,总觉得折腾,最后还是放弃了。

 

忙呢,除了日常的忙。还忙着读书,想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日常的忙,人人都有。其他忙,都是自己找的。昨天,一个90后的河南信阳妹子来帮忙翻译一些泰语,还送了我一本亚迪的书,真客气。翻译进展不顺利,有不少专业词语她还需要斟酌。她说,意思明白,但是中文组织不起来。我相信是实话。时间紧张,只能拷贝小样发给她。

 

临走时,等司机来接。闲聊了两句,她突然说,真不知道活着有什么意思?我一惊。然后,随口说,整体来说,人生就一悲剧。她有点接受不了,没什么意思归没什么意思,但总更觉得还有点意思。一下子说死了,反而接受不了。她又说,你们吃得盐比我吃得米还多……

 

我只好又胡说了几句,无非是,儒家之不可为而为之。在这悲剧的人生来,活出一点乐趣来。无非是民主制度只是一种不坏的制度。无非是近几十年来不过是西化,不过是现代化,不过是迅猛的发展物质,发展经济的几十年。看来看去,不过还是看日不落帝国工业革命肇始之后的变化罢了。

 

一带一路,工业4.0,互联网+,创业创新……还热乎着呢。前今天,樊纲,马化腾们又弄了一个大湾区。我停完论坛,也觉得蛮有意思的。刚好在亚迪的书中也看到几次提及硅谷湾区。湾区就是9+2,粤港澳大湾区,广州,深圳,佛山,东莞,中山,珠海,惠州,江门,肇庆,香港和澳门。感觉呢,樊纲是谋士,角度站得高。马化腾呢,实在的很,着眼的都是自己家的事儿。香港,澳门的几个发言,看起来特小家子气,格局不够。

 

这么高规格的论坛,最后不过还是谈吃。大湾区煲一锅汤,熬一锅粥,弄个大烩菜啥的。真是秉承了国粹了。不过,有一天,从杨早那里,了解到了老子所言,治大国若烹小鲜的谨小慎微的一层意思。可不是嘛,烹小鲜,火候必须把握好呀。

 

老冯说他们自己研发的烘焙技术,可以精确的把握在0.5度。也是有点烹小鲜的意思。咖啡豆这种东西,太敏感。侍弄不好,就没了。

 

我实际上,也挺喜欢做饭的。当然了,最好有开放式厨房,最好所有的厨具都精致,最好,有高保真的音乐放着喜欢的曲子,最好,所有的配料都新鲜并且齐备……哈哈哈,想啥呢,赶紧醒醒吧。别做梦了。补充最后一句,顶顶重要的是,除非你要一个人独享,否则,最好是有人能喜欢你调配出来的食物……

 

我小时候,没吃过炸酱面。也不喜欢吃。

晚上吃炸酱面,实际都是因为孩子们万一同意吃面,也大概只愿意吃炸酱面。我想,可能是因为炸酱面油水大,有肉吧。

 

面酱是六必居的。六必居的面酱,就像是学糕里的哈根达斯,咖啡里的猫屎和瑰夏,又或者是白酒里的酱香。干拌,汤面都好。香,浓,细腻,干净,纯粹,缺点是略点苦味。要是佐以黄瓜丝,嫩豆芽,苦味立减。瘦肉切丝。先入油,入八角,姜蒜,出味捞出弃之(孩子们能吃其味,但不愿意咀嚼和看到这些东西,而且,痛快吸溜吃面时,总要提防咬到一块姜,或者蒜,甚至八角的话,就像是吃多刺的鱼一样,总不能放心,那么,面的味道就大打折扣了),先入面酱,翻炒到油清亮了,入肉丝。入肉丝后,迅速翻炒后出锅,否则,肉丝老了,干了,也不好吃。

 

面呢,高筋面。擀平,擀薄,切丝。我们老家叫齐子,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齐齐整整,子孙满堂。入锅开过两三次,捞面,放入黄瓜丝或者嫩豆芽,再放入炸酱,当然不能忘记放一点老陈醋,山西的。这碗面,沁人心脾,暖人心胃。吃饭喝半碗面汤,保证一个小时之内,不会生出人生无甚意义的感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