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好人】一位德国医生,在云南农村治病救人十五年.一双儿女长在中国,颜值高中文好,爱吃米线

德国生活报2020-09-30 16:14:55

2月13日, 法兰克福总领馆的会议厅布置和以往有所不同,高台上两把红梨木太师椅,一张茶几。后面屏幕投射出一幅月屏,上面是这次活动的主题—“云南,我的第二故乡”。这是“对话总领事”讲座的第一场。观众也和以往不同,观众是全领事馆的工作人员及家属和德国的各中文媒体。


前言

吴彬主任的开场白,便是我们的活动前言:“在德国,有一些人,他们深入到中国最基层,服务于中国老百姓,他们不辞辛劳、不计报酬、甘于奉献,为中德友谊构起最坚实的桥梁。为了让更多人了解他们的故事,今年在中德建交45周年的框架内,中国驻法兰克福总领馆将开启‘对话总领事’系列公共外交活动。在未来的一年里,我们将陆续邀请领区内多位长期致力于中德民间友好的新老朋友到馆做客。作为第一位“对话总领事”的嘉宾,曾经举家在云南工作生活了15年的夏爱克医生,今天将为大家带来他们全家的云南故事。”

 

夏爱克的故事

德国医生(Eckehard Scharfschwerdt)沙夫施维尔特,2001年舍弃了故乡和优良的工作环境,带着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孩子走进了云南,成为一名“赤脚”医生。在15年的行医生涯里,他还拥有一个被当地人熟知的中国名字——“夏爱克”。

“德国白求恩”夏爱克


夏爱克用幻灯片向人们生动地描述了他的生活。为了能和当地交流,他在新加坡大学学了两年中文,如小孩子一般从头学起;为了工作沟通顺畅,他要学当地的文化,风俗习惯;在县医院他执行着一个医者的职责,自己要出诊、打麻药、做手术,是位全能医生。还与新加坡、香港、台湾的很多志愿者为当地搞医学培训,协助扩建医院。除此之外,他们还和当地卫生局,县医院共同搞了很多扶贫项目:


2003年至2007年在鹤庆县白依人居住地区开展“借羊还羊”的项目,将145只羊借到28家困难农户家,四年后他们将同等数量归还,其间新生的小羊归村民所有。夏大夫还要亲自培训,怎样为山羊过冬贮备饲料。


夏爱克在每天和村民的交流中得知缺水缺气的情况,便帮他们建起了48个沼气池,挖了58个水窖。不仅有了饮用水源,还解决了菜园灌溉的问题。


2009年至2013年,在卫生厅的建议下,至建水县,与建水县卫生局一起协助县人民医院和县中医医院进行人员培训。


2013年,夏爱克参加了MSI(国际专业服务机构)机构的另一个扶贫计划,来到更偏远的红河县,为当地的医生和护士提供成人和新生儿急救和接生培训,并抢救了很多年轻、更年轻的生命。


2016年,夏爱克一家回到了德国,但他们仍计划常回中国看看。“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他们也会想念中国的日子和朋友。他们身后,用专业医术治病救人、用热情爱心帮困助民的“德国白求恩”的故事却在流传,被推广到家喻户晓。

 

 

对话总领事:


王顺卿总领事不久前听到了夏爱克医生的事迹,很感动,觉得那是一段难以想象的传奇故事,就产生了希望能够与夏医生相识、一叙的念头。今天能有这样的“双边对话”,他表示:这个愿望如愿以偿,自己特别高兴,心情也非常激动。他也有很多好奇的问题,想与夏医生进行面对面的交流。

夏爱克医生和王总领事

影响

戳视频片段观看:


王总领事:夏医生回到德国后,有很多机构都邀请你去讲你在中国的故事,你在德国是否已成为了名人?


夏医生:在微信里我很有名(大家的笑声代表着一种文化认同)。德国的,好像他们不觉得什么,没什么很特别。


王总领事:那云南、中国人,你微信圈里的人怎么评价你?


夏医生:德国的白求恩。 (掌声)


王总领事:15年是一个不短的时间,是一个人事业的三分之一了。


夏医生: 我的中年花在中国。(一阵笑声)

王总领事:你有没有想过,你的15年奉献,为中德两个国家的友谊作了贡献?


夏医生:(腼腆地笑)那是中国的看法。不过有一个趣事,孩子离开鹤庆本地的小学时,校长送给孩子们的礼物中有两面旗,一面中国国旗,一面德国国旗。孩子代表了中国和德国的友谊。这件礼物还摆在家里,我真不知道我好到哪里。(继续腼腆地笑)


王总领事:其实你在云南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你是一个德国的医生,你做的事情就是代表了德国的友谊,我们肯定会这样看的。有没有人让你讲讲德国,或对德国的事情感兴趣?


夏医生:会的,学生会有兴趣,我给他们讲。过圣诞节的时候,孩子们的同学、医院的(同事)会来我家,对我们的装饰、食物、烤饼干都很感兴趣,想看看我们怎么过。当地的电视台也到我们家拍摄,因为我们是当地第一个老外家庭,他们也很好奇。

 

改变


王总领事:作为一个外国人,到云南那么远的地方,你们的生活,比如衣食住怎么解决?


夏医生:我们刚开始还是德国的习惯,我们都是自己烤面包。我们的生活也得到了德国朋友的资助。经过这么多年,最后都和当地人是一样的,我的儿子他现在都不喜欢吃面包,早上他更想吃米线了。

王总领事:你去的县医院不比北京上海,条件很艰苦,你能不能给我们讲讲医院的环境?


夏医生:很早以前,条件真的很差,医院设备很少,整个医院只有一台心电图机,手术室的设施都是很简(jian)单(lou)的。但这十五年,那里那么快那么大的发展给我很深刻的印象。2008年政府在医疗教育投入了很大的资金。改善了医院环境,引入很多先进设备。


王总领事:你曾经作报告时,题目叫《China im Aufbruch》,即《中国的大发展》。你指的发展除了医院医疗条件改善、当地人的医疗保障越来越好,还有什么其他的意义?


夏医生:除了这些变化,整个社会也变化很快。我们来中国后第四年,2004年回了一次德国。回家三个月,感觉和四年前一样,都一样。而三个月后我们回到鹤庆,三个月就有了那么多变化:有了第一个红绿灯,一下子每个科室都有了电脑。那么大的变化,德国二十年都没有变化。(没有变化是很无聊的事,除了容颜。)

 

未来


王总领事:什么时候还有计划,再回中国,回第二故乡?


夏医生:看老婆(安排)。我的两个孩子非常爱中国,他们已经有计划。今年暑假他们都打算回中国。我儿子现在学医,他会去武汉医院见习;我的女儿想去孤儿院当一名志愿者。


王总领事:在云南交了不少朋友吧?还有联系吗?


夏医生:嗯,很多,现在很方便,每天都用微信联系。


王总领事:现在回到德国,有没有反而不习惯?因为这里跟云南的生活条件差别太大了?


夏医生:我其实舍不得离开云南,到了德国,我不太适应,还在适应过程中。


王总领事:祝你和你的全家能尽快适应德国的生活,也希望你多回中国、回云南看看。不管是中国还是德国都会为你云南的故事感到自豪、骄傲。两国的关系,不仅仅是政府层面的,民间这种相互的友好交往也是非常重要的,也是我们友谊的基础。谢谢你。

 

观众媒体多边互动


问:云南是我的家乡,我深切地了解那里有多艰苦,是什么样的东西支持您在云南坚持了15年?


夏爱克答: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当地人接纳欢迎我们。他们很有耐心地听我们用不熟练的中文交流;医院的同事过生日、过年、盖房子、结婚和他们的民族节日都邀请我们去参加。有时候我们去买东西, 老板还会说:我的女儿和你女儿一个班,我给你优惠的价格。他们都很真诚。


 第二个原因就是我德国的朋友,他们不仅给我生活上的资助,还会不断写信鼓励我们。这让我也有了克服困难的毅力。


问:你当时怎么想到去云南参加这个项目?


答:怎么想到去云南,你们中国人说是“缘分”,我说是“上帝安排的”。这要得益于小时候,父母经常带我们去旅游,所以我不怕外国人,也对其它国家的文化感兴趣。后来有机会学医当医生,我觉得德国那么多医生,我们要去更需要我们、更能学以致用的地方,就去了印尼、尼泊尔和南美洲的国家。我们在MSI机构时,得知中国需要援助人员,我还在犹豫。我认为我一辈子也学不了中文,太难了。就像我说的:上帝安排的。我最终到了中国、最终安排在云南。中文我现在也还在学,活到老,学到老。

 

问:在中国,有孟母三迁的故事,您是怎么教育您的孩子的呢?


答:我们住在鹤庆时,卫生局的杨局长经常很高兴的说:他俩是我们这里第一批“留学生”。他们很小的时候就上当地的幼儿园,很自然地学好了中文。上小学时,上午半天在学校,下午我老婆就教孩子德语。小学毕业后去了泰国的国际学校。昨天我儿子聊天还说:在中国的课堂,教会了他怎样尊重老师。回到德国上学,反而很震惊,上课时一点不安静,很吵。而且他们的数学,一直都保持很好的成绩。这也是中国小学给他们好的基础。

 

凯诚、凯乐用中文和大家分享了他们对中国最印象深刻的事情。

凯诚(右)和凯乐(左)

戳视频观看凯诚讲话片段:


凯诚回忆:第一次去上课,一点中文也不会,一个同学拿给我一个苹果,说:这是苹果。我就学到了第一个中文词。


凯乐觉得小时候能和中国孩子们一样,一起学中文是一段很美好的时光。


戳视频观看凯乐讲话片段:


问:问凯诚一个问题,您现在也是学医,以后也会去中国去实习,给我感觉您现在是在慢慢追寻您父亲的足迹,所以我的问题是:在您眼中父亲是怎样一个人,父亲在云南15年的工作,您怎么评价?


凯诚:我觉得我爸爸很厉害。我现在回中国没有爸爸那么难,他刚到中国时很想念在德国的朋友。后来我们家和中国很好的融合后,我们也很喜欢中国的生活。我长大后,也想学爸爸,到中国。

 

夏医生看着儿女慈祥地笑了


问:正如我们前面谈到的,您的故事促进了中德友谊,也影响了您的下一代。那么这件事,对中国当地和德国您的朋友们是否产生了影响?


夏爱克:在德国朋友中影响并不大。我的朋友们,他们认为:这事不错,你去我们支持你,但是我们不去。但这件事在香港、台湾影响比较大,他们说:你是老外,能来中国帮助我们的同胞,我们更应该要这样做。所以很多香港、台湾的医生和护士来帮助我们搞培训班,并互相分享。 我们共培训了100个班,每个班20~40人。我们会教他们一些麻醉、急救技术,讲解病例,了解病理知识。我一个人只能有限地看病人,当我们培训医生,就会为更多人看病。我最大的作用不是知识分享,最大的作用是鼓励他们,让他们面对诱惑、困难时不放弃;要有爱心,继续服务于需要你的人。

 

问:您刚才说很快地融入了当地的生活。云南是少数民族聚居区,民俗是很丰富的,包括他们独特的生活方式,您是否有一些印象非常深刻的跟我们分享一下?


夏爱克:我个人特别感兴趣少数民族的文化,这是一种特色。我觉得要是放弃这种少数民族文化的话,太可惜了。我喜欢他们的手工艺品,我们那里每个村镇都有不同的装饰和工艺品,这是他们的文化。但是文化当中也有不好的。记得我第一次抢救一个婴儿时,发现枕头下面有一把很大的刀子,每个妈妈或每个奶奶都会给娃娃放一把刀在枕头下,叫“辟邪”!他们生病的时候,也不是先去医院,而是先去“避魔”,耽误了诊治的时机。还有一次,一个男的带着他的老婆来看病,他们有三个孩子,最小的才三个月,那个女的完全没有力气,根本走不动路。当地的医生很清楚这种病情:是缺钾。为什么缺钾?是因为他们的习俗:女人生完孩子,一年内不能吃肉、蔬菜和水果,只能吃米饭。所以血钾越来越低,引发病症。风俗源于他们对鬼神的敬畏,但有的却会带来生命危险

 

结尾


问:我想问王总领事一个问题,这次总领馆举办对话系列这样的活动,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之后有什么样的计划?


王总领事:今年是中德建交45周年,借用这个契机把中德友好关系推进一步。国家和国家的关系,不只是政府,也不只是经贸等各领域的合作。人民之间、人与人之间交往融洽,也会使国家的关系变得丰富。我们领区也有不少这样的人和故事,我与这些常年致力于中德友好的人对话、听他们的故事,足以让大家情为所动。我们希望能将它做好。

 

转载及广告业务请联系:

info@de-life.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