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面,一家店,多年的记忆追逐

想到非非想2019-06-11 13:53:52



我活在我的时间里


第一次走进李先生,是国庆假期前,从家乡来到这座繁华城市的第一个学期放假回家的路上。

那条路是火车站,那列回家的车是凌晨的车。

因为没有买到合适的白天的车票,第一次去坐凌晨的车。

舍友不放心我一个女孩子坐凌晨的车,于是把我交付给了差不多时间点坐另一列去往另一个城市的班长大人。

到达车站时,时间还早,班长带我去到了这家店,请我吃了一次他们家的面。

记得那碗面叫炸酱面,我想大概是因为陌生的原因,觉得那碗面非常的好吃,软软的面条和咸淡均衡的酱肉掺和在一起,不油不腻也不干。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吃上一道可以称得上面食料理的炸酱面,印象深刻,也是那一刻,觉得眼前这位还没有混熟的班长,不光长的帅气还很会照顾人,后来的四年相处,也确实证明了他的好人品。

第一次,对一碗面和对一个人的印象那么深刻。

后来的四年在家乡和这座城市来返的无数次经历中,始终没有停下过脚步去这家店重温过那碗面,我以为我忘记了。

毕业以后大家都各奔东西,慢慢的寻找着自己的归宿。而我也是依然在两座城市中穿梭,两年前的秋季,一次独自的旅途中,看到那家店熟悉的名字时,不由得回想起多年前炸酱面的味道,于是走了进去寻找。

“您要的那款炸酱面目前不主推,所以无法制作。您可以再看看我们的新单品。”

我以为有些东西可以代替。

于是点了和炸酱面完全不同的带有汤汁的牛肉面,但是那种第一次如初恋般的悸动并没有重新出现。

两个月前去北京,在导游的指导下来到了北京繁华的王府井,定睛那一瞬,看到了马路对面的炸酱面馆,义无反顾的走进去。当炸酱面摆在面前,模糊的记忆开始变得清晰一些,但是也只是清晰而已,吃过后依然说不出来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原来有些东西纵是名字相同,性质相同。依然无法替代,就像这个世上真的不存在两片相同的树叶般。

元旦新年,帅气的班长终于宣告了自己的另一半,像在进行某种仪式,才发现原来所有的事物纵使没有全部参与他们的存在,但是他们每天都在做着寻找到最终归宿的努力。

现在,重新坐在这家面馆的饭桌前,看着菜单上那熟悉的炸酱面的图式,却没有了重新去寻找余味的渴望,淡淡的点上一杯咖啡,柔滑的奶汁润到嘴唇、喉咙时,舌头上留下的是过于熏香的奶的甜味。

大概直到意识模糊之时依然会记得这些故事的大概,这些美好的事物会一直存在。

但是终于明白,我们就是在一路成长、一路熟悉又陌生的征途上不断地放逐自己,有些经历深刻到终生铭记已经足已,追太久会累。

也终是落得:

物是人非,

欲语无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