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笔下的“佛系”人生

夜半慢读2018-10-10 15:16:54

上方蓝字 夜半慢读!


 问题:怎样才能每天都收到这种文章呢? 答案:只需要点击图片上边的夜半慢读关注即可!

情迷书画
真言法师亲自发文,与书画结缘,从这里开始
关注
上师慈悲开示
心有莲花,与佛结缘,从这里开始
关注



最近被90后大军的“佛系”人生洗脑,感觉自己都要看淡一切了。这种不争不抢,天然恬淡的气质倒是很像汪曾祺先生笔下的“闹市闲民”。



文丨汪曾祺

摘自《一定要,爱着点什么》


我每天在西四倒101 路公共汽车回甘家口。直对101 站牌有一户人家。一间屋,一个老人。天天见面,很熟了。有时车老不来,老人就搬出一个马扎儿来:“车还得会子,坐会儿。”


屋里陈设非常简单(除了大冬天,他的门总是开着),一张小方桌,一个方杌凳,三个马扎儿,一张床,一目了然。


老人七十八岁了,看起来不像,顶多七十岁。气色很好。他经常戴一副老式的圆镜片的浅茶晶的养目镜—这副眼镜大概是他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眼睛很大,一点没有混浊,眼角有深深的鱼尾纹。跟人说话时总带着一点笑意,眼神如一个天真的孩子。上唇留了一撮疏疏的胡子,花白了。他的人中很长,唇髭不短,但是遮不住他的微厚而柔软的上唇。—相书上说人中长者多长寿,信然。他的头发也花白了,向后梳得很整齐。他长年穿一套很宽大的蓝制服,天凉时套一件黑色粗毛线的很长的背心。圆口布鞋、草绿色线袜。



从攀谈中我大概知道了他的身世。他原来在一个中学当工友,早就退休了。他有家,有老伴。儿子在石景山钢铁厂当车间主任。孙子已经上初中了。老伴跟儿子。他不愿跟他们一起过,说是:“乱!”他愿意一个人。他的女儿出嫁了。外孙也大了。儿子有时进城办事,来看看他,给他带两包点心,说会子话。儿媳妇、女儿隔几个月来给他拆洗拆洗被褥。平常,他和亲属很少来往。


他的生活非常简单。早起扫扫地,扫他那间小屋,扫门前的人行道。一天三顿饭。早点是干馒头就咸菜喝白开水。中午晚上吃面。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如此。他不上粮店买切面,自己做。抻条,或是拨鱼儿。他的拨鱼儿真是一绝。小锅里坐上水,用一根削细了的棋子把稀面顺着碗口“赶”进锅里。他拨的鱼儿不断,一碗拨鱼儿是一根,而且粗细如一。我为看他拨鱼儿,宁可误一趟车。我跟他说:“你这拨鱼儿真是个手艺!”他说:“没什么,早一点把面和上,多搅搅。”我学着他的法子回家拨鱼儿,结果成了一锅面糊糊疙瘩汤。他吃的面总是一个味儿!浇炸酱。黄酱,很少一点肉末。黄瓜丝、小萝卜,一概不要。白菜下来时,切几丝白菜,这就是“菜码儿”。他饭量不小,一顿半斤面。吃完面,喝一碗面汤(他不大喝水),涮涮碗,坐在门前的马扎儿上,抱着膝盖看街。



我有时带点新鲜菜蔬,青蛤、海蛎子、鳝鱼、冬笋、木耳菜,他总要过来看看:“这是什么?”我告诉他是什么,他摇摇头:“没吃过。南方人会吃。”他是不会想到吃这样的东西的。


他不种花,不养鸟,也很少遛弯儿。他的活动范围很小,除了上粮店买面,上副食店买酱,很少出门。


他一生经历了很多大事。


然而这些都与他无关,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多少痕迹。他每天还是吃炸酱面,—只要粮店还有白面卖,而且北京的粮价长期稳定—坐在门口马扎儿上看街。


他平平静静,没有大喜大忧,没有烦恼,无欲望亦无追求,天然恬淡,每天只是吃抻条面、拨鱼儿,抱膝闲看,带着笑意,用孩子一样天真的眼睛。


这是一个活庄子。

 


以上文字节选自汪曾祺散文集《一定要,爱着点什么》,由北京紫图图书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一定要,爱着点什么》。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遇见诗歌
最是书香能致远,腹有诗书气自华,
关注
学习经典古诗词
一杯清茗,一卷香书,品人生百态,看浮世风云
关注
书画名家鉴赏
汇天下名画,聚书法精华。关注我,为你打开艺术之窗
关注
夜听
每晚十点,与君共度
关注
朝野秘闻
打开历史背后的真相,寻找尘封在书卷的历史秘闻
关注
精品小说平台
全网最全精品小说阅读平台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