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手工面

千阳微生活2018-04-25 14:14:51

新朋友 点击上方一键关注小编微信:zsh919

出来混,千阳微生活 迟早是要关注的!


妈妈的手工面

作者:千阳县城关镇孟润梅


"小妹快吃!面已给你煮好。”姐姐催我。


"我饱了,不吃了。”我答道。姐姐擀得面也很地道,切得也很细很均匀。让我吃出了妈妈的手擀面味道。我不由得心头酸了,赶紧躲开,试去眼角的泪花。


妈妈己离开我们五年多了,可她的手工面永远让我馋不够。

记得我上小学时,一放学便跑回家,吃一大碗妈妈擀的面条是我最大的满足。每次下学回家,见到妈妈也刚从地里回来。她麻利地洗洗手,系上围裙。左手舀水,右手在面盆中来回快活地拔拉几下,一盆干面粉就和成软硬适中的面团了。和好之后妈妈还在案板上用力的来回揉。我好奇地问:"干吗要麻烦得揉来揉去?直接擀不就得了吗?"妈妈抬起头说:“傻孩子,面团不揉匀就擀不好,即使强行擀出来,吃起来口感差。"


不一会,妈妈把揉好的面团团圆,用手掌摁平。先用粗短的擀轱辘擀几下,再换做细长的擀面杖来擀。只见她抓一小撮干面粉洒上,用面卷往擀面杖用力擀。卷住摊开,再卷再摊,反反复复,来来回回,面团在妈妈手下象变戏法一样,变得如同十五的月亮一样,又圆又薄了。

面擀好凉着,妈妈准备炒莱调汤时,爸爸下班回家了,哥哥姐姐们也放学回来了。妈妈让我们洗手,准备开饭。


当我最后洗完手时,妈妈的手擀哨子面己端到桌上。香气四溢!哨子油汪在汤上,碧绿的韭菜和金黄的鸡蛋饼的飘花。豆腐丁,红萝卜丁配翠绿豆角丁,黑木耳丁,黄花菜丁的底菜下面,妈妈擀的筋道爽滑的面条。即使不吃,光一看颜色就心里感觉到阳春白雪的景象了。馋得我迫不及待地端起碗,吸溜了一大口面条,那个香哟,沁人肺腑。那面筋道爽滑,在我口中几乎不停留就咽下去了。汤更香,刚入口就突出我们老陕的酸辣鲜,但恰到好处。酸爽宜人,香辣诱人,而后味的鲜香让人回味无穷。我一口气吃了两大碗,还想吃,可肚子已撑得装不下才罢休。

妈妈做的扯面才叫绝。那年收麦时,全家人从地里回了来,又热又渴,那饿更不必说了。爸爸领着二姐和弟弟去打麦场上摞刚割回来的麦捆。妈妈和我回家做饭。当我从自家菜地摘菜回来时,妈妈早凉好开水,面都和好醒着。我们炒好菜,妈就让我到场上干活的人回家吃饭。我说:"面还没做,他们回来咋吃?"妈妈笑着说:"扯面要等人来了煮的才好吃。"


妈妈看我们人全回来了,喊我烧火,她下面。只见妈妈把搓好的粗条用手一摁,擀轱辘一滚而过。然后两手拽着两头,面条中间象条缎带腾空而起,在空中飞舞一下,再在案板上使劲一摔,发出清脆的乒乓声。这条原本又厚又宽的面,在妈妈的挥舞之下听话得变薄,变均匀。我看得惊呆了,觉得妈妈在拿面玩。我也高兴地说:"我也要扯面!"说着就学妈妈的样子拿起面挥舞。可面怎么也不配合我。不是被我扯断,就是一段宽一段细,一段薄,一段老厚。根本不好玩,还差点让面把我缠住。妈妈笑道:"一时半会学不会,等闲了我慢慢教你。快去摆桌椅,咱们吃饭吧!”

妈妈扯的面真好,两根捞一大碗。面条从沸水中煮出来,过一下妈妈先前的凉开水,浇上蒜泥滋汁,舀两小勺西红柿炒鸡蛋,夹一大筷头嫩韭菜炒豆腐干,色香味俱佳。吃这样光滑薄韧的扯面,那个憨畅淋漓,无言能表。然后再喝一碗饱含麦香的面汤,舒服极了。那种满足让我终身难忘!


若是下雨天,没法下地,妈就给我们做杏仁面,米和面,槟豆面片,杂粮面等,许多她自己创意的特色面。让我记忆犹新,回味无穷。


妈妈不但在居家环境把面食做得这样好,在荒野简陋的条件下,也让家人吃得舒坦。

听姐姐讲:在国家刚实施联产承包责任制时,队里把地分到户。我们队的山庄地在千河南岸的山上——马家湾。收种可不容易。特别是第一年收麦时,由于路远,天刚一亮就从千河北岸的家出发,天黑才回来。尽管妈妈准备了馍和凉拌菜,水,但一整天,人就特想吃面。第二天,妈妈在先一天的食物中增加了食盐和干面粉。爸爸问:"面粉拿去咋做?”妈妈说:"你不用管,我有办法。”到中午吃饭时,妈妈让二姐到山坡上采野菜,二哥去沟里打山泉水。她用带水的铝壶盖和面,一次和一小团,和了好几次就够几个人吃了。再把地边的大平石头洗干净当案板,拿割麦用的镰刀刃片切细削筋面。铝壶当锅支起来煮面。妈妈用她的勤劳和智慧,让家人时刻吃得舒服。


后来我们长大了,家中条件慢慢好了。可哥哥们天南地北,好几年才团圆一次。妈妈的手工面又向情感方向发展。

记得那年,远在南方的大哥和北方的二哥同时回家了,难得团聚,弥足珍贵。妈妈倍加珍惜这美好时光。那天我下班回家,看到的情景惊讶了:厨房里妈妈带着她三个儿子做饭。姐姐,姐夫们,嫂子们陪爸爸在客厅下棋聊天。我钻进厨房要帮妈妈,妈妈笑迷迷地说:"三Y头,和姐姐们玩去,今天的厨房不要你们,是我们母子的,等开饭了多吃些就行。"开饭了我才知道他们葫芦里装的啥药——母子深情大盘鸡拌面!妈妈和面,大哥擀,小弟拿刀切面,二哥烧大盘鸡。这顿饭让我们全家难以忘怀!


再后来,由于生活,我们走过不少地方,吃过祖国大江南北的美味佳肴。但我觉得,它们都抵不过妈妈做的手工面!那种香浓不单是饭香,更是妈妈对我们一家人深深地爱,浓浓的情!


如今妈妈己不在了,可她的每一款手工面,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里!她老人家留给我朴实的精神,勤劳的美德我将一直坚持!


妈妈,我永远爱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