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昆明吃过8毛钱一碗米线的山东女子反向作画展现云南文化

云南大观周刊2021-11-07 07:45:23


孙鸿雁,最年轻的中国内画大师,上世纪90年代时从山东只身而来,眼见过“老工人文化宫前的广场上很多老人在唱歌跳舞”,吃过8毛钱一碗的米线,最终因内画得以在昆明安身立命。她的内画需要反向作画,她的人生,她说要逆道而行。


云南鸿雁内画艺术研究院在广福路的一幢写字楼内。一扇普通大小的门进去,却是别有洞天。

专门制作的橱窗内摆放着各式内画艺术作品。有别于常人所知,孙鸿雁的“滇派内画”除了传统的鼻烟壶外,不乏有水晶球、项链、烟具、茶具、酒具、文具、香水瓶、屏风等多种载体的数千个品种。大的,小的,长的,短的,方的,圆的,不仅有供人赏玩的工艺品,还有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极高的内画精品。

百鹤图

 “就像《百鹤图》这个作品,我是在会泽看到黑颈鹤时得到的灵感。看到这个景象我先通过拍照或者手绘记录下当时的视觉形态,具体到每一只鹤是什么样的动作,这些又需要我后期去查看资料,了解鹤的身体结构。”孙鸿雁说,一副内画作品的完成是灵魂和视觉的双重作用,不仅要去看眼前,还要投入情感。

 “所以有时候画起来就会停不下来,出不了画的感觉。”最久的一次,孙鸿雁从当天早上就坐在桌子旁画画,一直坐到了隔天早晨,“除了喝口水就没有离开过”。

孙鸿雁目前售出最贵的内画作品是玉石材质的,售价150多万。而在此之前,刚到昆明的孙鸿雁身上仅有外婆和母亲共同拼拼凑凑给她的1000元。“也可以这么说,我就是靠着这1000元打拼到了现在。”

1998年下午六点多,昆明火车站多了一个山东姑娘的身影,这个人就是孙鸿雁。

她从淄博坐火车到西安,在西安转车,又沿着铁轨一路南下到达昆明。“我的行李大包小包的特别多,又有些画画用的瓶瓶罐罐,还没买上坐票,全程都是站着过来的。”

归来

一下火车,孙鸿雁忙着去找房子,租了间180元的一居室。“没有床,我就拿砖头垫起来,把木板搭在上面当床。”孙鸿雁回忆起刚到昆明时的情景,不免觉得有些心酸。当时吴井路上8毛钱一碗的米线,和一块五一碗的卤面让她至今记忆犹新。

在昆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叫作邦克饭店的五星饭店里表演内画。孙鸿雁说,从早上坐到那起,一直要待到晚上12点左右。“200元一个月,我在那边待了有七八年吧。回到住处就煮挂面吃,最难熬的就是想家。”

有了孩子后,孙鸿雁经常把孩子带到饭店里,“表演时将小孩赛在身前的柜台里,差不多时又把孩子抱出来喂奶”。孙鸿雁时常嘱咐儿子,你不要告诉别人我是你妈妈。但不懂事的儿子总会指着孙鸿雁跟人家说:“你们不要赶走那边画画那个人,她不是我妈妈,我也不是他儿子。”

内画,一般是在水晶壶或透明、半透明的玻璃壶内,用特制的弯头竹笔蘸取颜料,从小口伸入器物中,在内壁上反向作画,是中国特有的一种绘画形式。

滇派内画技艺继承了鲁派的传统技法,以内画于心,外化于形,是开放的,包容的,无形的,尊崇自然,立足于滇文化,以形、色、意为本初。

秋意

孙鸿雁渐渐在昆明站稳了脚,找她学内画的人也越来越多。大概十年前,官渡大酒店举行了全国内画展和研讨会,她向大家提出了“滇派内画”的观念。

“滇派内画”,继承了鲁派的传统技法,并具有鲜明的云南地域特色和个性的艺术风格。 “我们的派系只是一个团队旗帜,集结大家一起来努力的。我觉得云南的文化很多都是直接的。怎么说呢,就是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你眼前。比如楚雄彝族的风格,大红配大绿,到处都呈现着冲突的美。我所说的‘滇派内画’,就是要用内画,将云南各地的特点,丰富的人文,大胆而直接地展示出来。”

 

 

 

孙鸿雁内画艺术研究院接受私人订制,可以制作不同材料、画工和图案的内画作品。

本文为大观周刊原创文章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如需转载请获授权

-END-


文/李熙临  图/孟志刚

视频/赵家琦 孟志刚

编/赵家琦  审/杨秀杰



我们结伴而行——

让民艺为心灵提供滋养;

找寻民艺在现代生活中的文化土壤;

拉近民艺与生活美学的距离;

探索民艺的市场转化范本;

透过民艺和器物的载体,

体验传统乡村生活之美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民族 | 艺术 | 工艺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