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为救母偷钱, 老板怒打他一巴掌, 几天后老板跪在了小伙家门前

斗地主斗牛牛群2018-12-03 12:16:28

马成开着一家饭馆。这天他正招呼着客人,突然看到门外站着一个脏兮兮的小伙子。那人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瞅着吃饭的客人,并不时地吞咽着口水。看样子,他是饿坏了!

马成放下手上的活,走了过去。“小兄弟,是不是饿了?”小伙子没吱声,只是轻轻点了一下头。马成把他拉进饭馆,安排他坐下,接着跑去厨房:“冯哥,弄两碗炸酱面,快点。”

几分钟后,马成端来两碗热腾腾的炸酱面:“小兄弟,吃吧!”小伙子看着善良的店老板和眼前的两碗香喷喷的炸酱面,眼睛有些酸涩,似乎想起了什么,泪水一下啪啪嗒嗒掉了下来……

小伙子名叫刘小武,几天前出来打工,在公交车上遇到了扒手,兜里的三百块钱全被掏去了,至今没找到工作,都两天没吃饭了。马成看着可怜的小伙子,怜悯之心油然而生,说:“以后就在我这儿工作吧,每月给你一千,管吃住,如果还有啥需要,再提。”

两人说着话,马成意识到,刘小武和自己的口音相同。一问才知道,两人竟是老乡。

刘小武手脚勤快,干活麻利,马成看在眼里,喜上心头。

这天,一个手拄拐杖的老人蹒跚着脚步走进店里,进门就喊了声:“小武!”刘小武一抬头有些吃惊:“爹!”说着,走向前去扶老人。两人走出饭馆,在一个墙角处停下,说起话来。不多时,刘小武泪眼婆娑地和老爹回到店里。

刘小武在店里转了个遍,却没见到老板马成,他有些纳闷,便向老冯问道:“冯叔,老板呢?”老冯说:“老板说有点急事要去办,没能顾上跟你爹打招呼,特让我做了几个菜,招呼一下老哥。”

老冯摆满了一桌丰盛的饭菜。酒足饭饱后,刘小武见老板迟迟不来,坐不住了,为难地说:“冯叔,我母亲病了,急需用钱,我想支点工资,老板不在,这可怎么办呀……”

老冯一拍脑门,如梦初醒,说:“哎,你看我差点把正事忘了,老板走时留下五千块钱,他说你父亲过来,家里可能有难处,这些是你的工资,给。”老冯拿出钱就递给了刘小武。

“不对呀冯叔,我来了才仨月,给我三千才对啊,怎么给我五千?”

“嗨,告诉你吧,老板还交代了,说你干活勤快,给你涨工资了。”老冯一拍小武的肩膀笑呵呵地说。

小武心说:老板没说过给我涨工资这事啊?还一下子涨了这么多,看来是老板知道我家里穷,我娘有病,特别照顾我呢!

小武的爹本想谢完马成收留儿子的大恩再走,没想到这么不凑巧,只好遗憾地回家了。

晚上最后一拨客人也走了,老冯炒了俩菜和刘小武喝起了酒。说着话,刘小武突然问了句:“冯叔,你当初来咱饭店是啥经过啊,给俺讲讲吧。”

老冯先是一愣,然后定了定神,说:“好,我给你讲讲……”说着老冯身体往椅子背上一靠,闭上眼睛像是回忆起了什么,然后叹了一口气,打开了话匣子——那是三年前的事了。我老婆有了外遇,那日被我捉奸在床,我一气之下抄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就捅了那男的两刀,那男的没死,我却被抓进了监狱,做了两年牢。等出来以后,没一个人肯帮我,因为有前科,连个工作都找不到。直到有一天我认识了马成……我才有了今天!说到此,老冯的眼圈湿润了。

很晚了,马成回到了饭店里。回来后,他显得闷闷不乐,像是有心事。小武凑上前感谢马成给自己涨工资和招待父亲的事,马成却苦笑一声,接连说“应该的,应该的”。以往每晚临睡前,马成总会笼一下收支,可今天他像是很疲惫,和小武、老冯简简单单说了几句,就回房间休息去了。

半个月后,小武的父亲打来了电话,医院催了好几次了,再交不上钱,医院就要中断治疗,让小武过来看看……小武挂断电话,不禁失声痛哭起来。想着母亲因为没钱就要中断治疗,小武恨自己没本事,赚不了大钱。这些天店内的生意很不景气,收入也就刚够店内的开支,小武哪还好意思张嘴借老板的钱?想到此,他更难过起来。

这天饭店里来了一个打扮时髦的女孩,把钱包丢到一边就自顾自地吃起饭来。一个念头闪过小武的脑海,他悄悄走近女孩,慢慢伸出手,钱包到手了,女孩却浑然不知。小武走到厨房,把厚厚的一打钱塞到裤兜里,把钱包往火红的炭炉里一扔,此时,小武的心像是炉中腾腾燃烧的火苗剧烈跳动着。他不知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此时已收不住手,他跑进房间,把钱塞到了行李箱的最下层。

女孩吃完饭,发现钱包不见了,她像是发了疯一样,大吼大叫起来,他紧紧抓住小武的胳膊,“是不是你拿了我的钱包,店里没别人,一定是你,一定是你……”小武吓坏了,他心虚地结巴起来:“谁拿你钱了,我没有,不是我……”争吵声引来了路人的围观,马成问发生了什么,他俩各说各的理,马成似乎听得很明白。他第一次发怒了,抡起巴掌狠狠地打在了小武的脸上,他怒目圆睁地瞪着小武,大吼道:“你滚,滚到你的房间去。”又说:“不管谁的话是真的,今天的钱我出了!”女孩说钱包里有三千,马成一会儿功夫,拿来三千就塞到了女孩手里。

晚上,马成回忆着今天的事,心说:小武你为什么要办这事,做了丧良心的事,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是会愧疚一辈子的!马成似乎又想起几年前的事,愣愣的坐在床上抽起烟来……

一早,马成发现小武不见了,到处找也没找到,最后在他的卧室里发现了一张字条和一沓钱。字条上清楚地写道:马哥,对不起,我不配做你的员工,女孩的钱包是我偷的,母亲病重需要钱,我一时昏了头,偷了她的钱包,我想了一晚上,非常后悔,我不该拿不属于我的东西,我走了,这是那三千块钱……

小武的爹老刘正在院子里喂羊,突然听到了敲门声。他拖着沉重的残腿慢慢打开大门。一打开,他吓了一跳,只见一个男青年正低着头跪在自家门口。他忙伸出手去扶,小武这时也走了过来,不由吃惊地叫了一声“马哥”。

五年前,马成还是个浪荡公子,整日游手好闲。一天,几个“朋友”挑唆他去抢劫说是玩玩,马成一口拒绝,但是一听他们说自己没种,窝囊废,马成为了面子,心说让你们看看到底谁没种,谁窝囊!

他们在公路上帮马成找目标,大个子说:“看到那老头了吗?骑三轮车的那个,他三轮车上挂着一个大黑包,你如果能抢过来,就算你能!”马成一听倒是乐了,心说就劫个老头,这还不简单。

大个子一摆手,马成便朝老头走去。走到老头身前,老头问了声:“干什么,有事吗?”马成突然变脸,一把就抓住了挎在三轮车把上的黑包,老头这才明白,他是来抢包的!

两人都抓着包死死不放,你拽他也拽,马成第一次干这事非常紧张。慌乱中,他一脚将老头踹翻在地。老头放开嗓子大声呼救:抢包了,抢包了,抓贼呀……公路半个行人都没有,他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抢包贼一步步走远。

那几个人看到包得手了,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马成一回头,看着一动不动趴在地上悲伤的老头,心里突然泛起一阵酸楚……

回去之后,他们清点战利品,里面有二十多块钱,还有几盒药。就在他们骂骂咧咧,把药扔在脚下猛踩的时候,马成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了那个被自己踹翻在地的老头。时间一天天过去了,马成悔不当初,为什么要听别人的挑唆,去抢一个跟自己毫无恩怨的老头,他的眼神是那么无辜,那么可怜……时间久了,这件事成了马成的一块心病,搁不下,吐不出。他决心要做一辈子好人赎罪!

一天天过去,他收留老冯,收留小武,本以为多做好事,就会心安,怎想,自己做再多的好事也无法填补心里的那份良心债。

那日老刘来找小武,马成一见这人竟是那个被自己抢过包的老头,他怀揣着赎罪的心,让老冯多做菜招待老刘,还给小武涨工资。就在前几天,马成和小武谈论起家常,他知道小武的爹是被一个抢包贼踹倒后,摔断的腿,直到那天他见到了拄着拐的老刘,他更感自己罪孽深重。看到老刘,马成满怀愧疚,他只好选择躲避。

小武走后的那晚,马成想了一夜,终于下定决心去老刘家赎罪。他跪在老刘家门口,久久不肯起身,把自己多年的愧疚和亏欠之情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时间已过去五年,老刘长叹一声,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马成得到了原谅,在感谢老刘一家宽容的同时,他执意拿出五万块钱作为对老刘家的补偿。并愿意做老刘的干儿子,和小武一起孝敬两位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