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玉溪:舌尖米线艺术

云南微生活2019-10-18 10:29:45



行走玉溪,是一场随波逐流的浪漫。

每一次出行时都能遇见许多有趣的人,旅途中彼此相互交换联系方式,昼夜畅谈旅途清欢,这是我认为最好的旅行方式。

最初对于玉溪的印象一定是起源于烟和著名音乐家聂耳先生,后来是满街的柿子树,这个季节行走玉溪街头,挂满果子的柿子树如一幅水墨漫画,凸显中撞破我脸颊的红晕。

成年后的日子里,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玉溪,但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收获。玉溪因水而得名,一条碧波荡漾的河流贯穿整个玉溪城,可谓山清水秀。

走过街道,穿越城市喧嚣,于玉溪古窑遗址走一走,于青花瓷器中了解老一辈人的思想、生活方式、智慧以及对艺术的精益求精。


生活如一首诗,需要慢慢咀嚼。有句俗语说:云南十八怪,过桥米线人人爱。由此延伸,可以看出云南人与米线的情愫不是一句两句可以表述清楚的。于云南人而言,一碗米线胜过山珍海味,一碗过桥米线更是承载了云南人对云南这片热土的热爱和虔诚。与玉溪结缘,纯粹因为一碗米线。


如今云南米线制作,仍有两法:其一,取大米发酵后磨制而成,俗称“酸浆米线”,其工艺复杂,生产费时,然口感好,滑爽回甜,有大米清香,为传统制法。其二,取大米磨粉后直接放在机器中挤压,靠摩擦的热度使其糊化成型,称为“干浆米线”,其晒干后即为“干米线”,方便携带贮藏。食用时再蒸煮涨发。干浆米线筋骨硬、咬口、线长,但香不及酸浆米线。电影《花腰新娘》中,有一个片段描述了米线的制作,一根老木头,上面有一个压制的把手,把发酵好的热的原料投入,用把手下压,米线就从老木头下的孔里面流出,经过漂水降温,就可以吃新鲜的米线了。


好吃的米线在玉溪,主料米线,鸡肉,脊肉,肚子,鸡蛋,豆牙,豆腐等,简单而纯粹,鲜美而温润。小锅米线、杂酱米线、肘子米线、鳝鱼米线、凉米线、牛肉米线等,可谓工艺纯粹,形式多样,口味独特。


玉溪米线节至今已有数百年的历史,是玉溪人民的传统风俗节日。其源于对土主神的崇祀,据《新兴洲志·典礼·群祀》条下有“土主庙,在州北十里土主屯。主西北及东方水利。玉溪米线节是世界上历史最长的节日,从每年正月初一起,至三月二十二日止,历时81天,创世界纪录协会世界上历时最长的节日世界纪录。


或许因此而沿袭了人们对米线的特别的情怀,因此人们对米线的情节从吃法、选料、制作等都做了深入的研究,才使得米线这一简单的食物,经过多年的考究,融入了地方地域特色以及民族文化,亦如“有缘千里来相会,千里情缘一线牵。”或许说的就是云南玉溪的米线吧。一线之牵,礼乐名邦之都,蓝天白云,诗情画意,听铁蹄飞扬,踏出的风起云涌!


国内仅存的完整五层格子门在玉溪,建筑不用一颗钉子的聚奎阁在玉溪,聂耳的故乡在玉溪,俗话说:不吃玉溪米线,妄来玉溪。玉溪米线源远流长,历史悠久,味道鲜爽纯正,多滋多味。一线之牵,好不热闹在玉溪,安于此生不妄来世。


一碗米线彰显了玉溪不一样的民风民俗,行走小城古道深处,便醉在这湖光山色里,悠然时光如故,古色古香,流水潺潺,商家云集,历史悠久。


一线之牵,好不热闹在玉溪,其实不用太多俗世的喧嚣。清晨,随意挑选一家早点店,静静地享受与米线密语的时光,随后去秀山焚香,礼佛,听洞经音乐,心静澄明,洗礼红尘俗事,岁月静好。


民以食为天,吃饱吃好,吃出健康和快乐,是人类永恒探索的主题。玉溪米线,以健康回归为主题,食之可谓妙不可言。



喜欢一个地方,或许真的不需要太多的理由,一碗米线足矣。一切从简,纯粹而朴素,旅居玉溪,养生旅游天堂。


吃玉溪米线,当然要吃玉溪风味小吃的当家品种鳝鱼米线。以鲜鳝鱼为主料,配以各种辅料,精心烹制,用心去享受烹制米线的每个细微小过程,那是一种美妙的诗意。

鳝鱼米线亦如百味人生,多种吃法,有酸、甜、麻、辣,无论哪一种口味,清香味美、鲜美爽口。



吃是一种艺术,更是一种生活态度。


相传,鳝鱼米线源于民间的一个故事,据说有户穷苦人家晚年得子,时逢玉溪米线节,亲戚朋友纷纷前来祝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半年未曾吃肉的人家无法做出米线“帽子”,这家人急中生智捉了鳝鱼做了帽子。用鳝鱼做的米线香味四溢,鲜美无比,客人们赞不绝口,接连追问这种另类做法米线叫什么。主人随后一答:“鳝鱼米线。”从此,鳝鱼米线的做法和吃法广泛流传于明间,被大家热爱和追捧,因此在烹制的工艺上也愈来愈精细化,完美化。


懂得理解生活,用心去探索,一切都是美好的。生活所馈赠的不仅仅是眼前的苟且,还有细水长流的日子所给予的快乐。


吃永远是人类发展历史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而鳝鱼米线融合玉溪地域风情,将米线的韵味挥洒的淋漓尽致。



尊重内心,便是对世间万物的敬仰。


与相遇的一切交集,与之发生故事,或许是对生命最美妙的诠释。


怀着对一碗米线的崇敬走进玉溪,让一碗酸汤米线在舌尖跳动,以青山绿水作伴,细细咀嚼,回味无穷。


“来赶州城街,不吃碗杨才科的酸汤米线,等于没上街。”这是一种对酸汤米线的情怀,对与米线邂逅相关的点滴融入细枝末节的生活里,显得更为多姿多彩。


独特富有柔美,韵味悠远,凉爽、清香、舒适可口,这是玉溪酸汤米线独有的味道,也是咱老百姓过日子的味道。


杨才科的酸汤米线,在解放前玉溪州城众多米线摊点中最负盛名,选用玉溪的大白米,自榨自销,米线细白,柔软而不烂,独特的工艺加上各种作料,馥郁芳香,让人胃口大开。


吃过玉溪的酸汤米线,亦如走过了一圈玉溪。一碗米线碗里雪白的米线、金黄色的凉粉、翠绿的韭菜、乌黑的酱油和鲜红的油辣椒,源自本地食材,相互融合,芳香四溢,耐人寻味。


在玉溪,时光可以慢点,再慢点,忘记浮世繁华,丢掉生命里那些疼与痛,与一碗米线闲话家常,从碗里到舌尖,慢慢通过喉咙输送到胃里,生命的轮回与重生,简直妙不可言。


米线知味,亦如人生。


作者: 作者:荷青,自媒体人,旅行达人,专栏作者,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微信号:HQSJ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