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相】杀人逃亡,白手起家,被称为清朝国库…他是云南人,也是唯一的三代一品红顶商人

春城晚报2019-04-30 03:17:52



在晚清商界,最负盛名的莫非江浙一带的“财神”胡雪岩。但是当时中国有一个人比他更有钱。那就是弥勒县虹溪镇的王炽,绰号“钱王”,是中国封建社会唯一的三代一品红顶商人!

1900年,英国《泰晤士报》曾对一百年来全世界最富有的人进行统计,排在第四位的便是王炽。
难道说他是衔着金汤匙出生的富二代?
不不不!他是自幼家贫、父兄早早过世、靠母亲当了首饰,凑了十几两散碎银子而起家的红顶商人。他是一个大写的“白手起家”的传奇。

他到底有多富?他的“同庆丰”在鼎盛时期,曾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左右了大清王朝的金融市场;他富敌半个云南;他被李鸿章称为“犹如淸之国库也!”
▲68岁时的王炽

发迹|从20两纹银到“滇南王四”

虹溪王氏先祖多出“武略将军”、“武骑将军”等职。但到王炽祖父辈时,家道早已衰落。
王炽诞生于1836年四月十二日(公历1836年5月25日),是家里的老四,字昌国。
王炽年少时,三个哥哥夭折,父亲不久也过世了,家境十分窘迫。
母亲张氏和祖母,以纺织谋生,省吃俭用,苦苦维持生计。
▲王氏宗祠旧址

没办法,王炽只得早早离开私塾,跟着大人做起了小本生意。母亲张氏把家里值钱的首饰等物件变卖了,总共凑到约20两纹银,交给王炽,这就是他成为一代“钱王”的启动资金。

▲热闹的集市

凭借这笔启动资金,王炽用这笔钱从家乡虹溪购土布挑至竹园、盘溪贩卖,又将那里的红糖购回销售。不久便攒下了百多两银子。
继而他赚了更多钱,在当地出了名气,被称为“滇南王四”。
▲热闹的集市

咸丰年间,因为地方官处理民族矛盾不当,造成了云南各处起义,一时盗匪横行,道路断绝。老百姓要卖自己出产的东西,没人敢来买,要买急需的商品,没人敢来卖,各村各镇民生凋敝,百姓苦不堪言。
王炽就在这样的危局中看到了商机。用攒下的200多两银子,他组织了一伙天不怕地不怕的年轻人,成立了“滇南王四”马帮,专门在各地做互通有无的生意,一下子赚了大钱。

后来王炽回忆道:“是时,田园荒芜,而泸西各地,有积货如山而价极贱者,有物价暴涨日数变者,予操之以敏捷,对其有无,朝发夕至,如米盐粮糖茶百货之属,皆利市十倍。”

但做生意哪有一帆风顺,王炽也有失手的时候。
有一次他知道泸西某镇急需一批药材,于是定好价钱后飞马前往省城购药,到了省城就傻眼了,这批药材刚刚被人买走一大半,“物以稀为贵”,剩余药材的价格立马翻了几番。见此情形,马帮里有人劝王炽放弃这笔生意,或者买下药材后回去也如法炮制加价出售。王炽经过深思熟虑后不但没有听劝,反而按照目前的行市高价进药,又用当初谈好的价钱低价卖出,只这一笔他就损失了十余趟买卖的利润。
▲王炽铜像

可是这件事却树立了王炽的“信”,“滇南王四”马帮的生意更好了。老百姓宁可赊账也愿意把货物卖给他,说要是连滇南王四都信不过,那就没有能信得过的马帮了。

转折|杀死表兄逃亡重庆

就在王炽准备在生意场上大展拳脚的时候,却不幸卷入到了一桩人命官司里,不得已离开家乡……
▲王炽和家人

清同治初,已小有名气的王炽回乡后,广西州大绅周廷升到十八寨访友,王炽与“地头蛇”姜庚争相宴请,为购一笼猪肝斗口角,王炽动怒,派手下人杀害姜庚,尔后背井离乡逃往昆明。
他投住做生意时认识的一文职官员李树勋家,竟得李氏一个长得俊秀文雅的15岁女儿倾慕,并结为伉俪。
▲迎彩礼的王炽一家

之后王炽因战事辗转来到重庆,见此地商业鼎盛,又居水陆交通要冲,便萌生了设庄做贸易的想法。
▲旧时重庆

他认为单纯靠马帮贩货赚取微薄利润是在为别人做嫁衣,于是便租得临街铺面一间,挂出“天顺祥”的商号,贩卖马帮运来的货物。

这支三四十匹骡马组成的马帮,在重庆购买烟盐土杂贩卖到云南,又将云南的皮毛药材购运到重庆。沿途打着“滇南王四”的旗号,亦购亦销,边贩边买,获利颇丰。

派驻重庆的四川盐茶道台换人了,这个新任道台叫唐炯,一心想把前任的亏空补上,同时改善川盐的生产设备,于是请重庆各商号的掌柜聚在一起,打算借十万两银子。
这时,王炽的生意头脑又发挥作用了。
谁也不肯吱声时,一个声音说:“这十万两,包在我王炽身上!十天之内,必定送到衙门!”

王炽真的把商号里所有银两都拿了出来,连商号都抵押了出去,东借西凑,终于弄到了十万两白银,放到衙门前。
这一举动让重庆的大小商家都服了,于是,当他的“同庆丰”钱庄开业时,根本就不必去费心拉主顾,人们争相把银子往钱庄柜台里送。

精明|“官之所求,商无所退”
与其他小商贩不同,王炽的精明在于他深谙时代的本质,资本家必须找一棵荫庇的政治大树。他找到了唐炯作为政治靠山,并由此走上了“官之所求,商无所退”的发迹之路。
▲唐炯

就这样,在唐炯的支持下,王炽开汇号并代办盐运,生意做得得心应手。“天顺祥”商号渐渐发展到全国。
后来,王炽在昆明创立“同庆丰”商号,改组了“天顺祥”,以“同庆丰”为总号,各埠“天顺祥”为分号。钱庄以长江沿岸为线,在国内各大城市逐步增设分号,鼎盛时期在香港、海防都设有办事机构。

有人曾给“同庆丰”算过一笔账,说自光绪十三年至宣统三年共25年间,全号红利即达389余万两,此数尚未包括号内遭受的重大折损,时人称“同庆丰“富过半个云南。
王炽成为名震南北的“钱王”,被誉为“执全国商界牛耳”的云南金融业开山鼻祖。而“同庆丰”、“天顺祥”则被誉为“南邦之雄”,有人认为王炽的钱庄足以与山西钱庄相抗衡。


成就|中国封建社会惟一的一品红顶商人

光绪九年(1883),法国侵略越南,朝廷诏命提督鲍超会同云南巡抚岑毓英统兵援越抗法,时军费紧缺,王炽垫支银60万两。
战后,岑、鲍班师回国,遣散兵勇又需军费,王又垫银相助。
岑、鲍甚为感激,岑赐“急公好义”、鲍赐“义重指国”匾额以旌表。后经岑保奏赐王炽为一品,允许在紫禁城骑马。
三代一品牌坊

王炽富甲一方的时候,他开设的“同庆丰”北方分号,继1883年中法之战垫付60多万军饷后,在十几年之后他又办了一件让国人惊叹的大事。这一次他救的是大清国的慈禧太后!
▲慈禧太后

1900年的夏天,北京城烽烟四起,皇城根儿下闹得是人仰马翻,八国联军占领北京,慈禧带着光绪逃到西安。

此时王炽已经垂垂老矣,他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决定尽“同庆丰”钱庄的一切力量帮助朝廷渡过难关。
就这样,在其他商号都慌不择路撤出京城的时候,一路上“同庆丰”分号无条件供应慈禧太后的车队所需。这才让落难的慈禧风风光光进了西安城。而后慈禧在西安的全部花销,也都由“同庆丰”一手包办了。

议和之后,凤驾回銮,慈禧与大学士李鸿章特意提到了王炽,打算给他封赏。李鸿章说:“听闻此人因为急公好义,屡做功德,早已经被朝廷加封为一品,一个商人总不能封给他爵位吧,实在是无可再封了。”
“那我就封他一个‘三代一品’!”慈禧太后一句话,王炽上下三代都成了官至一品的红顶子。
▲红顶商人

这是大清开国以来从没有过的新鲜事,况且贵为一国之尊的慈禧太后还要在紫禁城亲自接见王炽,一时间王炽的名字传遍了大江南北,“同庆丰”也因此在大清商界树立了坚如铁石的信誉。

王炽成为中国封建社会惟一的一品红顶商人,而商人冠戴一品更是绝无仅有,王炽所受荣誉远远超过晚清时声名显赫的巨商胡雪岩。

衰败|因“官”荣,因“官”败

十三年唐炯调任云南矿务督办大臣,派王为矿务公司总办。王为筹办云南铜、锡矿业,先后垫支开发基金银10万两。之后从矿业中大获其利,成为“富甲全滇”的企业家。
▲王炽三女儿

王既善运谋致富,也用财有方。中国第一座水电站——昆明石龙坝水电站、昆明第一家自来水公司、第一家电灯公司是王炽创办的;光绪九年,出资助清兵入越抗法(即史书记载的1884年中法战争)的人是王炽;从法国人手里买回“中国第一条铁路”——滇越铁路路权的,也是王炽。
▲石龙坝水电站

在昆明,有一条独具特色的街道,清一色的明黄色骑楼在周遭环境中显得别具一格。这条街道就是同仁街,始建于1872年,各地商贾一度聚集于此。
王炽在筹资修建同仁街时取“同行仁德”之意,将其命名为“同仁街”。
如今的街道是2001年改建过后的样子了,骑楼是新建的,商人是新来的。
▲昆明同仁街

王炽虽然很懂商业,也正是依托政治靠山而成为了一品红顶商人。但也正是他太在乎和清王朝的关系,而最终导致了王氏家族的衰败。
▲王炽二儿子婚礼,右二是王炽

同庆丰在鼎盛时期,曾左右清朝的金融市场。到1904年,户部看到金融市场在民间商人手中控制,觉得此事不妙,遂成立“大清户部银行”。
▲大清户部银行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全国发生大动荡,与清王朝关系密切的“同庆丰”受到了巨大亏损。
各地“天顺祥”分号损失惨重,“同庆丰”在辛亥革命前贷给清王朝各级官员的公私款无处讨要。各处分号负责人更是开始营私舞弊、携款潜逃,让王家雪上加霜。
“同庆丰”业务一落千丈,不得不逐个盘点收庄。


去世|病故归葬虹溪

二十九年,王炽病故,归葬虹溪烟子寨。
▲王炽故居

可惜墓葬在"文革"时被毁,今存墓穴,墓前后石构建筑墓葬及石构建筑之构件部分散落于烟子寨村中。

墓后西向百米余立两根圆柱形华表,表高4.81米,半径19厘米,表头雕须弥座、座上饰以蹲狮;表身为浮雕凤凰祥云纹,纹饰上端或刻以日月纹,或仅刻太阳纹,寓墓主与日月同辉。

墓前数十米处,又有两根圆形立柱华表,表头仍置蹲狮、表身刻祥云凤凰纹,其大小、型制构造与前述两表同。

王炽去世后,其子鸿图继父经营“同庆丰”、“天顺祥”商号。光绪三十二年任第一届云南商务总会协理;宣统元年(1909)继任二届商务总会总理,次年倡办昆明耀龙电灯公司,民国3年(1914)参与开办昆明自来水公司,其经济实力和经营能力当时曾称雄云南商界。


部分内容整合自网络


转载需获授权 未经许可转载将追究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