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一没见过世面的英国佬拔草了胡同苍蝇馆 | 雅趣

Enjoy雅趣2019-05-17 14:57:55

caixin-enjoy


大家好,我是 Federico,那个北漂的意大利厨子。不知不觉,我竟在北京漂了快仨月,最重要的是,我还成了老司机,带着别的老外去拔草胡同苍蝇馆。


但是,不但被媳妇呵呵,我自己也很想呵呵自己啊。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从某酒吧顺了几本英文杂志,发现老石饺子和 Ma Ma Zhang 在老外圈里貌似知名度非常高,于是便带着刚认识的英国小伙 Jah 去拔草。



英国人你懂的,他们脑子里基本就没啥“美食”的概念,再加上他刚来北京,满脸都是老牌发达国家公民没来过火箭般玩命发展的新兴国家,那种没见过“世面”的好奇和新鲜。


我“教育”他说,“中国讲究民以食为天”,他傻乎乎的点头,我就带着优越感,以“老司机”的姿态带他钻进了胡同苍蝇馆,想给他点“接地气”、“正宗”的北京体验。


老石饺子有一种自成一派的“胡同国际范”,就又土又潮,很多朋友签到



在网上一查 MA MA ZHANG,人山人海,争相排队入场


但从馆子里出来后,我俩面面相觑,总的来说就俩字儿:失望。


尤其是 Ma Ma Zhang 家,满身油烟,肚子里全是不明来源的辣油,我俩洋鬼子突然变成了俩油腻的胡同老炮。


于是我俩老外,开始了对胡同苍蝇馆的吐槽,槽点如下:

 

槽点1

奇葩混搭

 

打开“石先生”家的菜单,发现前半部分是改良后,迎合外国人口味的饺子,馅料多为罗勒和猪肉、牛肉、鸡肉等不同肉类的搭配组合,但无一例外都融入了奶酪这一元素。




我一想,这不就是我们意大利的 Rivioli 吗?并且论份卖,烹饪方式不同,价格还不一样。都是12个饺子,水煮就卖80元,而生煎要卖85元。


 

Jah 半信半疑的看着我这个“老司机”,用英国人特有的那种小心翼翼地口气问:“我听说中国人不是不吃奶酪吗?”

 

我:“这是给咱们外国人吃的。”

 

菜单翻到后面才是正常又普通的中国饺子。我俩肯定不可能像那些初来乍到的什么都不懂只能被坑的傻老外啊,专点那些塞满奶酪的“假饺子”。


于是我们点了:


  • 猪肉酸菜特色三面煎——类似锅贴,但前后不封口。满怀期待咬了一口,那皮儿硬得差点没崩掉我刚修好的假牙,在意大利花了500欧元呢,吓死我了。


三面煎,最后只好把馅“掏”着吃了

 

  • 猪肉茴香饺子——并没有吃到茴香的味道,而且其中还混杂着青椒。

     

  • 羊肉大葱——甜。


  • 酸辣汤——不辣也不酸,甜。


  • 日本豆腐——也是甜的,加了番茄酱。

 

Excuse me?在胡同吃迎合外国人口味的改良中餐?


求你们了,去吃真正的中国饺子吧

 

槽点2

来路不明的食材


再来说下Ma Ma Zhang的特色招牌,钵钵鸡。我看照片之前,还以为是一个叫做“钵钵”的容器里面放着炖好的,飘着香味的鸡肉呢。结果上来一看,一个大碗中装着2/3的红油,上面还漂浮着无数的白芝麻粒儿。


相当可怕,感觉不同的丸子都是一个味道

 

连比带划,终于明白了,想吃什么就去冰柜自取那些串好的签子,然后把串着食物的签子放在大碗里,泡一会儿就能吃了。

 

很多签子上面串着身份不明的食物,我斗胆拿了几个,应该是……能吃的吧?

 

结果也不知道我们吃的到底是什么,因为根本吃不出食材本身的味道,也不知道到底新鲜不新鲜,所有的东西就是辣、辣、辣。哦,对了,还有麻。

 

槽点3

服务?环境?呵呵呵。

 

老石饺子环境尚可,但服务员也太拽了吧,一副“爱来来,不来滚”的姿态,不是抬头看电视,就是低头玩手机。

 

Ma Ma Zhang 就更可怕了。

 

我俩刚一进去,差点被油腻腻的地板滑一跟头,幸好我眼疾手快抓住了一把快散架的椅子。

 

其次,桌子上蒙着厚厚的一层油,不知道这油已经在这积了多久,估计再厉害的油污克星在它面前也没戏。

 

再次,服务员手里飞舞的不是抹布,而是已经有两百年历史的文物,早就看不出它前世是什么颜色了。

 

吃了这两家口碑和人气都非常旺的胡同馆子之后,我打消了继续尝试的欲望。这些苍蝇馆子根本没有杂志上面描写的那么地道和美好

 

作为一个意大利人,以及厨师,在我的认知里,吃饭吃的是食材本身的味道


这正是意餐烹饪的原则——在保持食材原味的基础上,只放入尽可能少的调料,比如盐、黑胡椒、迷迭香、百里香等,让食物更加可口口感也更加丰富,而不是本末倒置,用佐料和酱料抢尽食物的风头


牛排,吃的时候加入一些海盐和黑胡椒,即可

我当然也爱中华美食


但也别误会我这个老外就不喜欢吃中餐,作为一个对美食挑剔的意大利厨子,对于一些中国菜,我也是爱的死去活来的。以下列举一下,以我的口感,如果你有老外朋友来北京,带他们吃这些,准没错。


 ?

烤 鸭 


在意大利,我们会把鸭胸煎来吃。而中餐的鸭子则先放入烤炉烤制,之后卷进荷叶饼,搭配甜面酱和黄瓜丝或者葱丝来吃。


我爱它,因为不仅吃起来非常有仪式感,而且酱香衬托出烤鸭的香味,而葱丝或者黄瓜又很好的去掉了油腻感。


 ?

喜洲粑粑


这是我第一次在中国旅行的时候,在云南喜洲偶然吃到的。吃过一次之后,我就一直念念不忘。


它是用玫瑰花瓣做成酱料,里面混杂上红糖,在路边的大炉子中烤制,玫瑰的清香混杂着红糖的甜美。


分甜、咸两种口味,我更爱吃甜口的


那一刻,我都想让喜喜把我的护照卖个好价格,就此“黑”在喜洲,吃一辈子喜洲粑粑。


 ?

炸酱面


我当年可是用一碗炸酱面征服了喜喜的心。最后我终于在北京吃到了喜喜她姥姥做的正宗炸酱面:用小火煎的外焦里嫩的猪肉丁,裹着黄酱和甜面酱,舀上一勺,再搭配上各类菜码,有荤有素,咸淡皆宜。吃下第一口,我就知道意面和炸酱面之间的灵魂是相通的。


喜喜姥姥做的炸酱面,简单又好吃

 

还有,不瞒您说,我现在还能生吃大蒜,两碗面能吃下四瓣蒜。这才叫真正的入乡随俗呢。


在家吃火锅,也是适合冬天做的事

不过,中国的食物太博大精深了,我迄今品尝过的也就是“冰山一角”,也许吃惯了清淡食物的我,那些重油重辣的中餐不适合我的口味。


中国地大物博,各地的文化、风情不同,美食也自然是千差万别。暂时挥别了苍蝇馆的我,还需要继续尝试其他地方的中国美食,才能更好的理解中国饮食文化。


本文由北漂意大利厨子 Federico 口述

专栏作者@喜喜笔录

梅丽莎老师添油加醋



这也是雅趣“意大利大厨北漂记”第四


回顾前两篇请戳

我为什么要娶北京大妞

我一个北漂意大利厨子如何 survive ?

我骑着小黄车给北京大爷送了一碗意大利面


雅趣峰会 | 消费升级 | 单身经济

双十一 | 买买买 | 剁手指南

寿喜烧 | iPhone X伦敦买伞

自驾加拿大 | 王牌特工 | 朝阳传媒之花

意大利厨子北漂记 | 中产审美 吸尘器

复古家居 | 宜家猫家具 | 幸福三大件

冲锋衣硫化鞋米其林摘星

葡萄酒神器 | 内容酒店 | 喜茶人设

直男甜品店 | 意大利大厨北漂记

下北泽死海漂浮东京迪斯尼


▼ 点击“阅读原文”,开启雅趣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