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一没见过世面的英国佬拔草了胡同苍蝇馆 | 雅趣

Enjoy雅趣2019-05-24 01:54:21

caixin-enjoy


大家好,我是 Federico,那个北漂的意大利厨子。不知不觉,我竟在北京漂了快仨月,最重要的是,我还成了老司机,带着别的老外去拔草胡同苍蝇馆。


但是,不但被媳妇呵呵,我自己也很想呵呵自己啊。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从某酒吧顺了几本英文杂志,发现老石饺子和 Ma Ma Zhang 在老外圈里貌似知名度非常高,于是便带着刚认识的英国小伙 Jah 去拔草。



英国人你懂的,他们脑子里基本就没啥“美食”的概念,再加上他刚来北京,满脸都是老牌发达国家公民没来过火箭般玩命发展的新兴国家,那种没见过“世面”的好奇和新鲜。


我“教育”他说,“中国讲究民以食为天”,他傻乎乎的点头,我就带着优越感,以“老司机”的姿态带他钻进了胡同苍蝇馆,想给他点“接地气”、“正宗”的北京体验。


老石饺子有一种自成一派的“胡同国际范”,就又土又潮,很多朋友签到



在网上一查 MA MA ZHANG,人山人海,争相排队入场


但从馆子里出来后,我俩面面相觑,总的来说就俩字儿:失望。


尤其是 Ma Ma Zhang 家,满身油烟,肚子里全是不明来源的辣油,我俩洋鬼子突然变成了俩油腻的胡同老炮。


于是我俩老外,开始了对胡同苍蝇馆的吐槽,槽点如下:

 

槽点1

奇葩混搭

 

打开“石先生”家的菜单,发现前半部分是改良后,迎合外国人口味的饺子,馅料多为罗勒和猪肉、牛肉、鸡肉等不同肉类的搭配组合,但无一例外都融入了奶酪这一元素。




我一想,这不就是我们意大利的 Rivioli 吗?并且论份卖,烹饪方式不同,价格还不一样。都是12个饺子,水煮就卖80元,而生煎要卖85元。


 

Jah 半信半疑的看着我这个“老司机”,用英国人特有的那种小心翼翼地口气问:“我听说中国人不是不吃奶酪吗?”

 

我:“这是给咱们外国人吃的。”

 

菜单翻到后面才是正常又普通的中国饺子。我俩肯定不可能像那些初来乍到的什么都不懂只能被坑的傻老外啊,专点那些塞满奶酪的“假饺子”。


于是我们点了:


  • 猪肉酸菜特色三面煎——类似锅贴,但前后不封口。满怀期待咬了一口,那皮儿硬得差点没崩掉我刚修好的假牙,在意大利花了500欧元呢,吓死我了。


三面煎,最后只好把馅“掏”着吃了

 

  • 猪肉茴香饺子——并没有吃到茴香的味道,而且其中还混杂着青椒。

     

  • 羊肉大葱——甜。


  • 酸辣汤——不辣也不酸,甜。


  • 日本豆腐——也是甜的,加了番茄酱。

 

Excuse me?在胡同吃迎合外国人口味的改良中餐?


求你们了,去吃真正的中国饺子吧

 

槽点2

来路不明的食材


再来说下Ma Ma Zhang的特色招牌,钵钵鸡。我看照片之前,还以为是一个叫做“钵钵”的容器里面放着炖好的,飘着香味的鸡肉呢。结果上来一看,一个大碗中装着2/3的红油,上面还漂浮着无数的白芝麻粒儿。


相当可怕,感觉不同的丸子都是一个味道

 

连比带划,终于明白了,想吃什么就去冰柜自取那些串好的签子,然后把串着食物的签子放在大碗里,泡一会儿就能吃了。

 

很多签子上面串着身份不明的食物,我斗胆拿了几个,应该是……能吃的吧?

 

结果也不知道我们吃的到底是什么,因为根本吃不出食材本身的味道,也不知道到底新鲜不新鲜,所有的东西就是辣、辣、辣。哦,对了,还有麻。

 

槽点3

服务?环境?呵呵呵。

 

老石饺子环境尚可,但服务员也太拽了吧,一副“爱来来,不来滚”的姿态,不是抬头看电视,就是低头玩手机。

 

Ma Ma Zhang 就更可怕了。

 

我俩刚一进去,差点被油腻腻的地板滑一跟头,幸好我眼疾手快抓住了一把快散架的椅子。

 

其次,桌子上蒙着厚厚的一层油,不知道这油已经在这积了多久,估计再厉害的油污克星在它面前也没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