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让医学有温暖 做一个有温度的医生

大连市第三人民医院2021-01-10 06:02:04


白剑峰演讲实录

今天天气比较冷,我想谈一个比较温暖的话题:“做一个有温度的医生”。在座的都是青年医生。主办方给我的题目是谈谈年轻医生们如何树立自己的品牌,我觉得只有让医学温暖起来,医生才会有品牌。


(人民日报经济社会部健康版主编白剑峰认为,一个有温度的医生应该是懂得谦卑的人,谦虚不自大。)


敬畏生命

有温度的医生首先应该是一个高智商+高情商的人。医学既是一门科学,也是一门艺术,所以医生应该是科学家+艺术家。

有温度的医生应该是一个敬畏生命的人。在患者心中,医生是仅次于神的人。当你在路上昏倒的时候,赶来救你的是医生。到医院里边,你赤裸裸躺在手术台上,任医生给你打麻药、开胸、开颅、开肺,你都很心甘情愿,为什么?你信任他。肿瘤医院经常给患者做化疗,那都是毒药,病人愿意让医生把毒药打到身体里头,因为他们信任医生,这是一种托付。如果对不起病人的这份托付,就辜负了医生这份神圣的职业。

一个有温度的医生应该是懂得谦卑的人,谦虚不自大。20年前我刚当记者的时候,采访的第一位医生是著名脑外科专家屠规益教授,没想到我遇到的是一位真正的大医。有一个细节深深地打动了我。他每次做完手术,不管手术台的病人年纪大小、职位高低,他都会俯下身,轻轻地在病人耳边说一句:“对不起,你辛苦了。”就这一句话,很多人做不到。有一位年轻医生让屠教授给他做手术,做完以后泪流满面,年轻医生说,“就这么一句话,让我懂得了怎么做人”。

谦卑有很多种表现。网上流传一张照片,一位口腔科医生给儿童做口腔治疗,由于体位不太方便,他就跪在地上做手术。这照片在网上热传。虽然医生跪下了,但是他的形象更高大。在深圳一家医院手术室,有个孩子在手术过程中突然嚎啕大哭,一位护士一看明白他是饿了,马上过来喂奶,原来这护士也有一个吃奶的小孩。这组照片发出去以后,大家非常感动,这也是谦卑的力量。

真正的医患沟通有时是心灵的沟通

有温度的医生还应该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人。湖南一位年轻的麻醉师,遇到一个剖腹产的聋哑病人,没法交流,怎么告诉她、让她懂得呢?他急中生智做了几组漫画,把麻醉过程、手术过程中需要注意的事项全部画下来,画了一幅图,使聋哑产妇马上心领神会,所以手术迅速完成了。这位医生被网友们称为“漫画哥”,他就是一位善解人意的人。其实真正的医患沟通不一定是语言沟通,有时候是心灵的沟通。

一位有温度的医生还应该是一个敢为患者冒风险的人。很多医生遇到高风险的患者,宁可选择不做,因为可以保全自己的名声,但是患者失去了手术的机会。有一位眼科医生遇到一位70多岁、视网膜病变的糖尿病、尿毒症患者,患者当时已经看不见了。家属问能否做手术,鉴于患者年事大夫已高,何况还是尿毒症患者,大夫不建议做手术。但是家属苦苦哀求。后来医生决定冒险给老人家做了手术。老人马上就恢复了0.1的视力。就这0.1的视力让这位老人抱头痛哭,和儿女们抱在一起。老人说,我终于知道什么是白天、什么是黑夜了。但是很遗憾,过了一星期这位老太太因为尿毒症去世了。当儿女找过来的时候,医生心里咯噔一下。结果儿女们是来表示感谢的,他们的母亲看着亲人,很安详地离开了世界。所以,一个敢冒风险的医生一定会得到病人的回报。

以心换心,体验患者的感受

有温度的医生还应该是一位以心换心的人。胡大一是我国著名的心内科教授。他在河南的火车上偶遇一位病人心肌梗死。该病人以前做过一个支架,后期没有管理,也没吃药,现在非常危险。胡大一教授马上联系河南省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火车到郑州站,马上有医护人员来接。胡大一教授本来要回北京,怕出现意外,直接陪着病人护送到医院。到医院以后做检查,医生发现病人需要放两个支架。病人家里条件不好,一直犹豫。在胡大一教授苦口婆心的劝说下,患者家属终于同意。病人手术做得很成功。

有温度的医生还应该是一个尊重患者体验的人。我国医学界的泰斗林巧稚女士,并不是做了很多疑难手术,而是做过很多小事情感动了人,令人铭记于心。华益慰教授是前总书记胡锦涛唯一批示过的重大医务人员典型。在每次听诊之前,华益慰先把听诊器焐热了再用到患者身上。还有一位B超神探贾立群,他天天给孩子们做B超,尤其是冬天,耦合剂在皮肤上非常凉,他就在暖气上一排一排烤热耦合剂。这就是他的换位思考,能够体验患者的痛苦,尊重患者的感受。

日本静冈县有一家全世界非常有名的肿瘤中心。这家中心的LOGO是一颗心,就像富士山飘的两朵云。这个心就是它的理念,用心来做事,用心对待病人。无论是多大的专家,每做完一台手术,都会一起和护士把病人送到病房,和病人家属告别以后再走,留下麻醉医生在那儿一直守候着病人直至完全清醒。主刀医生会去病理科亲自送病历,下午再组织讨论。很多人千里迢迢、飘洋过海去日本看病,就是因为服务做得到位。但是在我们中国的医院里很多大牌医生都是只做关键部位,从来不会做全程,中间就离开了,病人也不知道谁做的,甭说睁开眼看看主刀医生了,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差距,在人文方面的差距。这家医院还有一个很独特的地方,由于有些癌症病人会散发某种异味,医院专门成立了一个气味研究所,研究各种癌症散发出来的气味,再相应地用给病人使用某种芬芳剂,让每位病人都有一种尊严感。

一双温暖的手,一颗柔软的心

一个有温度的医生应该有一双温暖的手。如果我是画家,要画一位医生,除了画他的眼睛,就要画他的手。如果我是摄影师,拍人像我必须拍他的手。如果没有手,这个人就没有灵魂,因为手是人的第二张面孔,好的摄影师、画家创作人像时,手必不可少。手的故事很多。医生的手都很金贵,到医院去,很少有医生主动伸出手跟我握手,为什么?我理解他们有洁癖,很多医生一天洗几十回手,只要一摸别处马上就得洗手,慢慢就洁癖了,这从医学角度上是为防止交叉感染。但是对于病人来说,多么渴望能够握住这双手。有些医生洗手的习惯不好,门诊里面,一个病人来了,他做完诊断,单子一开,病人还没走,就去洗手了,这会让病人觉得我真的那么脏吗?假如稍微晚洗一下手,等到这个病人离开,第二个病人进来的时候,当着第二个病人的面再洗手,是不是顺序一变,马上每个人都有被尊重的感觉?

有一位肿瘤科的大夫每到冬天,口袋里都会放一个暖手炉或电热袋,保持手的温度。有人问他为什么,他说来我们这儿的病人都是肿瘤病人,很多到了生命晚期,假如我一伸手,他握住的是一双冰冷的手,马上心都凉了,觉得人生真的没什么活头了。但是假如他们握到的是一双暖乎乎的手,会马上燃起了对生命的希望,所以我一直要保持手的温度。这就是好医生,体现在细节中。

有温度的医生应该有一颗柔软的心。微信圈里流传过这张照片,在浙江,一个小萝莉遇到了一个好大叔,一位医生叔叔。这个小女孩到手术室里又哭又闹,麻醉师没办法麻醉。这个时候一位石大夫马上掏出手机,把里边的趣趣英语打开,因为他女儿也6岁,他知道孩子们喜欢玩这个,一玩这个小女孩就不哭了。麻醉师趁机就把麻醉做了。这组照片的力量真的足以打动人心。

所以各位年轻医生,其实今天让我说做品牌,我故意不说怎么做品牌,这就是品牌。当你这一个动作无意中被拍下来以后,这难道不是你的品牌吗?这是没法装出来、做出来的,就是自然流露出来的。

尊重生命规律

一个有温度的医生还应该是一个尊重生命规律的人。台北市市长柯文哲之前是一个著名的大夫,他有一句话说得非常到位,他说,“医生只是生命花园的园丁,大自然有春夏秋冬,园丁能改变这种规律吗?没有办法,园丁只能让花在春夏秋冬里开得更好看一点。医生有办法改变生老病死吗?没有,医生只是让人在生老病死之间活得更好看一点”。我觉得他已经把生命的规律说透了。

作为医生既要拯救生命,也要安抚死亡。中国很多病人临终的时候在医院都经历了一次痛苦的折磨,医生总是去插管、按压、电击,最后让一个人死得非常不体面,很多人生命最后时光都是在重证监护室里度过的,没有亲人的陪伴,只有机器的报警声,浑身插满管子,痛苦得不知向谁去诉说。

最近有一个机构做了一个名为“2015年度死亡质量指数”的全球评选。我们经常说生命质量、生存质量,这里它提出了死亡质量。在全球8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英国排名全球第一,大陆排名倒数第九位,不如台湾,也不如香港,这就是差距。我们谁也不愿意谈论死亡,其实生是偶然的,死才是必然的,死亡必然是生命的最后归宿。我们要理解死亡,死亡并不是医学的失败,而是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过程,医生绝对不能够阻止和消灭死亡,但是医生能够让人在死亡面前没有恐惧。其实对于很多肿瘤患者来说,在生命最后阶段给他们最好的礼物是什么呢?是一段温暖的陪伴,是满足他一个小小的心愿。假如他有一个心愿是吃一碗炸酱面,你就让他吃;他要听一首老歌,你就陪他听。在这种温暖中离开世界,才是美好的死亡、有尊严的死亡。

在日本千叶县的一家医院,有一位肿瘤患者到了晚期,他的家人陪伴他来到这家医院。患者想要看看医院的太平间,陪同护士一按电梯,直接就往上走。家属说我们要看太平间。护士说我们的太平间就在最顶层。他们到了太平间一看,每一个房间都有阳光。为什么医院把太平间放到最顶层?因为这里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这里有阳光、有温暖,很舒适、不寂寞。看完这个景象以后,老人决定在这儿住院了,他说他愿意在这里离开人世。这就是他们的人文关怀。

与死亡和解

一个有温度的医生不是和死亡抗争的人,而是和死亡和解的人。医院是人生的最后一课,因为人生不仅仅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而且是一场没有人陪伴的孤独旅行,人最终都是一个人走的,医生能够做的就是和病人一起感悟人生。

有一位小患者得了白血病,经过了痛苦的放疗、化疗以及很多的治疗之后,也没有什么效果。有一天这个小男孩突然跟医生说:“大夫,我不想在这里受苦了,我想好好地走。”说完这句话以后,医生的眼泪一下掉下来了,因为这是一个12岁小男孩跟他说的。后来他把孩子的父亲找来,彻夜长谈,最后做出了一个大胆决定,让孩子出院,说你想到哪里就到哪里去。孩子说我想到迪斯尼乐园玩一玩,爸爸就带他到迪斯尼乐园走了一趟,回来以后孩子非常高兴,一周之后离开了世界。后来医生跟爸爸说:“这是你送给孩子最好的礼物,也是最后一件礼物。”

有人说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和死,而是病人站在医生面前,你只看到了病,没有看到人。我觉得一个好医生,应该是一个有温度的医生,一个能够看见病人的人。

最近有一篇,微信里有一篇文章传得很广,名为《穿白大褂的颠覆者》。现在一大批一生都开始离开了体制的束缚,开始自己创业了,比如上海就有这位著名的张强医生,他组建了“张强医生集团”,很多医生加盟到他的团队,做得非常优秀,现在已经开始盈利。在南方的广州也有一位中山大学附属六院的林锋医生,他没有离开体制,但是他做了一个“医生工作室”,在周末兼职去为一些病人看病,当然,收费比较高。在北京阜外医院也有一位副主任医师孙宏涛,他成立了“大家医联”,联合了北京的大牌医生,利用周末时间、业余时间去其他的医疗机构出诊,这都是一种创业的形式。还有一位协和急诊女超人于莺,过去是微博红人,后来成为了美中宜和的合伙人。外面的世界很大,想去的可以去看看,但是我觉得首先你应该是一个有温度的医生、一个暖医,才有可能成为一个有品牌的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