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婺源一瞥:绿树灰墙老村庄

环球旅行驴友2019-05-14 14:59:43

  绿树灰墙老村庄,好看。上图这座文什么塔,就在路边一站,旁边就有树枝斜出,伸手拍就是一副画。简直不需要想什么。说错了,叫龙天塔。凤山村头的龙天塔。有龙凤呈祥之意吧。   

  婺源美不美?美。   

  但是没有好看到我心动。去了几次江南,都是这种感觉。后来我分析,世间之所以存在一种叫做“归属感”的东西,并非由美不美作为标准判定。

  江南的婉约,精致,潺潺流水,小桥人家,古老的大榕树,真心好,雅致有情调,不俗,不张扬。物产丰富,鱼米满仓,仓廪实便知礼节,这里有太多的好,太多的优点,说也说不完。要不怎么会有吴冠中的江南水乡。但我太不江南了。只有看到酸菜粉条,炸酱面,羊肉泡馍,手把肉,拉条子的时候,茶浓酒烈才痛快。我的血液归属黄河以北。走南闯北也仍旧逃不开这份归属感。   

  在婺源走走停停的时候,刚好和朋友聊到叶广芩写的那篇完颜老姐夫,回来便扫荡了叶广苓其他书。脑海里常常浮现大宅门的悲欢离合。那故事不急不慌,那些细枝末节,我无从探究,因为岁数小从未见过,但是那些传奇像二小门口老张哥,塔院胡同马老爷子,后九条于爷讲的故事。那些背景,人物都如此吻合,没有京味小说的俏皮和轻浮,醇厚,情趣满满。为啥这么多感慨这么爱看?因为好看。为啥好看?因为有归属感在里面。  

  江南的文章一直写不好,因为没真正在南方生活过。没生活怎么写的好。不愤不启,不悱不发,无愤悱,不好发。再者,所知太少。别说古物民居,就是路旁野花野草都不认得。含笑香腻,柚子清爽,也都是在朋友指点之下渐渐有所了解。看着路边的菊科植物便以为是油菜花,见枝繁叶茂的老树便以为是大樟树,结果自然都错了。人不能假装多知多懂,虽然这是常常犯的错误。真是惭愧。

  普普通通的老门

  房上写着“錀锁南关”,下面绿油油的都是茶树

  祭酒桥,又寡妇桥。修建者姓詹,一说是詹天佑先人。为何叫寡妇桥,男人在外经商,女人守活寡。修此桥无栏杆,据说无拦和‘无男’是谐音。现在婚丧嫁娶,也不走这里。讨吉利,宁可绕路。有一幅老牛牧归的摄影作品很有名。在这拍的。桥下的河滩上一群学生在写生。不是一群,是一群又一群。哪哪都是他们的垃圾。错不了,全是他们的。颜料,油笔,废纸,水桶,零食,烟头,矿泉水瓶。没素质的人能在艺术道路上走多久?

  站在桥上,拍树。想起来了,这叫察关水口。 28株古树环绕,对应二十八星宿。老乡说九十年代风吹折了一株。

  胖子对二十八星宿的了解,还停留在孙大圣被扣在金铙里,亢金龙用角协助才逃出。故事在敦煌吧?敦煌有个小雷音寺。早年善良的时候还被庙里和尚胁迫捐助一百元善款。

  往前走不远,一棵大树,这里是虹关。拆拆拆,修修修,不久以后,会有面貌一新的好虹关。超市真好,法名大有,该有的都有。

  玩儿水的小屁孩。婺源新一代。

  大有溪巷。墙是老墙,字是新刷的,但看起来也老了一样。

  三只好奇的……下蛋鸡

  保留好的老宅子真是漂亮。骑马弹琵琶,手拿扇子身背宝剑?还戴眼镜。

  老门

  詹氏还有族谱,还有宗族大会。还有各房头儿的名单。真是难得。

  三只小燕子

  美术学生占领了街巷

  这位真是从容。为了艺术您也是拼了。

  小摊

  站在桥上望

  绿草白墙小粉花还是很漂亮。到底还是婺源。

  谢谢老猫带路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