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的反腐剧

云岭先锋2018-08-21 09:23:21

反腐剧沉寂多年后,即将开始新的创作—“反映十八大后国家的反腐进程”、“让全世界知道中国这次反腐的真实故事”。

    2015年新年刚过,中纪委宣布,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此外,中纪委推出网站客户端助力“掌上反腐”,首次集中公布各地纪委联系方式,披露中纪委信访室如何受理举报等等……中纪委的这些“开年动作”,引发舆论对中国新一年反腐思路的解读和预测。


    这样的背景下,中央纪委向相关部门提出要求,希望能以文艺作品凝聚人心、汇集力量,推动反腐败斗争深入进行。2015年年初,中纪委联合最高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最高检”),开始反腐文艺作品的立项工作,并号召文艺界人士参与。在编剧人选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视剧管理司司长李京盛推荐了三个人:陆天明、周梅森、张平。


    这三名编剧,曾被誉为我国反腐剧的“三驾马车”。此次推荐意味着:反腐剧沉寂多年后,此三人及其创作团队在相关部门的委托与配合下,即将开始新的创作—“反映十八大后国家的反腐进程”、“让全世界知道中国这次反腐的真实故事”。



    周梅森进秦城监狱体验生活



    在北京朝阳区银河SOHO边的一家咖啡馆里,导演李路与时代周报记者碰上了头。他面带倦意地说:“需要操心的事情太多了,下午还要去八大处开会。”


    不久前,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剧本创作研讨会在最高人民检察院的一间会议室里举行,出席者除了导演李路、编剧周梅森外,还有最高检、中宣部、广电总局的官员以及各类作协、影视协会及检察系统的媒体主编等—《人民的名义》即为此次由最高检文化中心立项的影视项目之一。


    今年2月,最高检派人到南京拜访周梅森,希望后者能为最高检写作一部新剧。周梅森与莫言同为最高检的文艺创作顾问。周梅森最初拒绝了这一邀请。最高检先后三次派人到南京,最后搬出了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司长李京盛“说情”。经过近一个月的考虑,周梅森终于答应了。


    3月,身在美国的导演李路得到《人民名义》的立项消息后,连忙赶回国内。他先是找到了周梅森,一番详谈后,在周梅森的支持下,李路向最高检毛遂自荐。


    李路是江苏卫视制作部的主任顾问,曾导演过《老大的幸福》、《山楂树之恋》等剧集。李路向时代周报记者复述了当初向最高检毛遂自荐的理由:“我和他们说,我曾经拍过几千集的连续剧,并且拍的都是正剧,我是最适合拍这部电视剧的人。当时很多人在和最高检谈,我相当于从别人嘴里把这块肉给抢下来了。”


    4月底,李路获得了最高检的正式授权:由他负责操作整个《人民的名义》项目—除了担任导演外,还要负责制片、寻找投资、宣传、发行等。


    李路说:“关于《人民的名义》,百度百科词条上写的内容是错的,剧情没那么简单。这是一部政治剧,旨在将十八大后国家整个反腐进程用影视的方式表现出来。如果仅仅是公安剧、破案剧,找个小编剧就行了,就没必要找周梅森老师了。周老师说过一句话让我特别感动,他说:‘要让全世界知道中国反腐的真实故事’。”


    4月,周梅森开始了《人民的名义》的剧本创作。为了体验生活,在最高检等部委的批准授权下,他得以进入包括秦城监狱在内的几所监狱,一连生活了两个多月,采访了关押在监狱里的贪腐官员。


    李路总结说:“周老师对于当下的政治图景有深刻的理解,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陆天明的三个要求



    6月的一天,两名中纪委官员来到北京郊区陆天明的家中。他们也想请这位著名编剧为中纪委创作一部文艺作品,电视剧、电影、小说,都行。


    面对中纪委的两位官员,陆天明非常直接地说:“写一个作品反映国家当前的反腐成就,这的确很重要,但不能局限于此。要写出当前反腐斗争的复杂与尖锐,,必须深入到人性与制度层面去反映反腐斗争。至于到底写到哪一步,就要写起来看了。”


    面对陆天明的第一个要求,中纪委的两位官员表示:“陆老师,能写到哪一步,其实我们也不确定,但可以按你的想法先做起来,一边实践,一边突破。”


    随后,陆天明提出了另外两个要求。一是在写作的过程中,必须让其“按照文学的需要去写,按照一个作家的良心去写”;二是他需要深度接触公安、纪检、监察部门,采访这些部门的人,了解这些部门的运作,并参与具体的案件侦破,同时允许他到监狱里采访落马的贪腐高官。


    陆天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了自己为何提出这三个要求:“要写出一部足够真实的作品,必须体验最真实的反腐场景,你需要到他们的办案现场去,了解办案人员是怎么做的。我们身处一个信息化的时代,远程办案、讯问、侦查中的定位、跟踪、追逃等,技术手段和以前已经完全不同。”


    例如,陆天明听说,如今每次办理一个新的反腐案件,侦查组都要配备新的电脑和手机。侦案结束、数据备份后,所有的电脑和手机都必须销毁。“不是简单地拆掉,而是用机器绞碎。所以说,很多东西不是单靠想象就能得到的,必须深入体验。”


    陆天明进一步解释:“我还向他们提出,要接触到落马贪腐高官。我要和他们谈话,了解已经到了那种级别的官员对金钱、权力还有女人的欲望与心态,进入更深的层次。”


    中纪委的两位官员答应了陆天明的要求。



    拿出对得起自己的作品



    无论是陆天明还是周梅森,之前的经历是这次担纲新剧创作的最主要条件。


    2004年之前,陆天明、周梅森、张平都是反腐剧、政治剧创作领域中的最优秀者。一系列耳熟能详的电视剧印证着这一点。


    陆天明的《苍天在上》、《大雪无痕》、《命运》,周梅森的《绝对权力》、《国家公诉》,张平的《抉择》、《十面埋伏》……都曾经红极一时。其中,陆天明的《苍天在上》的当年收视率更是高达39%,仅仅低于新闻联播40%的收视率,成为中国电视剧的一个奇迹。


    而自2004年起,周梅森几乎停止了所有剧本的创作,只偶尔写一些小说。李路说:“他现在几乎是憋着一股劲,一定要创作出一部对得起自己的作品。”那段时间里,张平也停止了反腐剧本的创作。张平逐渐升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民盟中央副主席、山西省委主委,2008年当选为山西省副省长一职,2013年任满离职。


    陆天明说:“他们两人(周梅森和张平)基本都不创作了,我还坚持写了两部。”


    2004年后,陆天明先是写了《高纬度战栗》,“这部片在广电总局的支持下,在一些卫视台播出时都在当地获得了最高收视率”。


    2005年,陆天明开始创作《命运》。《命运》以深圳的产生和发展为题材,创作与播出过程亦存曲折。陆天明说,这部作品是深圳市委宣传部和深圳广电集团联合推出的,是反映深圳建立“特区”、“杀出一条血路”的主旋律作品。深圳时任市委书记非常激动,要求全体深圳党员观看。经过数十次的修改,该剧最终得以在央视八套播出。陆天明回忆说,在播出前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全体主创人员包括主演男一号的李雪健,因为整个过程曲折而动情,哽咽不止。


    陆天明说:“中国知识分子有感性的一面,多愁善感,情感充沛,想象丰富,但他们又比较脆弱。反腐剧沉寂后,很多人都不写了,或者写别的轻松赚钱的东西去了。反腐剧的逐渐沉寂,其直接后果之一就是大量的穿越剧、宫斗剧、抗日神剧充斥屏幕,而随着这种效应的扩大,对现实主义题材的创作打击也是巨大的。近些年,很难看到能深刻反映现实、对现实有思考反思的作品出现。”



    《人民的名义》



    2015年年初,让影视界感到意外的是,国家高层开始号召文艺界创作反腐文艺作品,以“书写十八大后中国反腐故事”。创作任务落在中纪委、最高检等身上。


    正是在这样背景下,最高检找到了周梅森、张平,中纪委找到了陆天明。


    李路说:“高层为什么要重新推反腐剧?那是因为,这届政府反腐“打苍蝇”、“打老虎”已经两年了,有着许许多多波澜壮阔的故事,但是电视电影屏幕上,一个反映这些的重量级作品都没有。”


    《人民的名义》成为这轮反腐剧回暖潮中第一个立项的电视剧。7月11日,在最高检主办的《人民的名义》剧本研讨会上,广电总局电视剧管理司司长李京盛透露,“我们领到的任务,每年(反腐)电影最少一两部,电视剧最少两三部,而且必须是精品。不能一写反腐就写成案件剧,一写公检法就写成劳模剧,要有今天的时代特征,当下、眼前、现实的人物事件”。


    随后,李京盛提到了美剧《纸牌屋》。《纸牌屋》改编自英国同名小说,描述了美国众议院和华盛顿的权力角逐。这使人联想到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他曾向纪检干部们提到美国政治剧《纸牌屋》。在提及这部美剧时,王岐山非常重视剧中的“党鞭”这一政治角色。


    陆天明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其实,我们也有能力写《纸牌屋》。”对反腐剧回暖,陆天明表现得并不轻松:“习近平总书记、王岐山都说,反腐永远在路上。反腐剧回暖了,至于我们能把作品写到什么程度?我觉得,这个必须靠我们自己去争取。”


    事实上,梳理我国反腐剧的发展过程,就是一个不断突破的进程。《苍天在上》突破了一号反面角色不能写到副省级、正面一号人物的结局不能是不好的禁区;《大雪无痕》演绎了好官如何变坏,突破了省委主要领导不能变坏的禁区;《高纬度战栗》则探讨了造成腐败的制度和人文环境因素。


    “所以,这一次我们仍然要有所突破,除了之前刻画人性的高度与深度,思考权力与制度的关系外,还要有新的突破,至于到底突破什么,我现在还不知道,因为还没写嘛。我需要在接下来的一年多中去深入生活,进行调查研究,去体验,在和公检法纪检系统的人员与腐败官员的访谈中去发现,去思考。但如果没有突破,就不必写了”,陆天明说,“当然,必须要说明的是,我们争取去写出反腐更真实的一面,不是为了抹黑、唱衰我们的党和理想,一定是为了这个国家好,为了民族复兴。这不是空话,而是创作反腐题材作品时必须遵循的铁律。”



    要对得起人民与历史



    《人民的名义》剧本的开头是这样的:


    一位某部委的司长,住在黑洞洞的筒子楼里,他吃炸酱面,为人沉稳低调。但是,纪检人员在他的家里搜出了2.3亿元现金。


    这个人物的原型,被认为是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2014年4月,魏鹏远被检察机关带走调查。办案人员在其家中发现2.3亿现金,后从北京一家银行的分行调去16台点钞机清点,当场烧坏4台点钞机—魏鹏远正是周梅森在监狱里的采访对象之一。


    李路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如果你不和他(魏鹏远)倾谈,你很难想象他是怎样一种心态,那么多钱都没有花,每天就是上下班,吃简单的炸酱面。”


    魏鹏远只是《人民的名义》中的一个配角。《人民的名义》共40集,周梅森已经完成其中30集的编剧工作。剧集计划投资1亿元,每集成本250万元。“现在已经确定的股东为凤凰传奇公司,其他股东还在商谈中,更多的剧情还不能对外透露,但肯定是非常宏大的叙事,和国家当前的反腐力度相映。”李路介绍,“预计今年9月完成角色选拔并开始拍摄,明年内完成。”


    陆天明相对淡定,他笑着说:“创作不是赶时尚,无需抢着烧头香。对于一个作家而言,现在的关键问题是能不能写出为人民真正需要、真正叫好的作品。我在创作《命运》时,当时深圳的市委书记对我说,写作只有一个标准,就是要对得起人民,对得起历史。反腐剧的创作就是要实践这个标准。现在中纪委那边正给我联系相关的采访单位与采访对象,我需要一段时间去深入生活,去沉淀,去搜集素材。我的习惯是只有开始动笔了才会出现故事和细节。但我敢肯定的是,从现在开始的下一个十年,中国一定会出现一批配得上这个大时代的优秀作品。”


    而张平,这名曾官至副省长的金牌编剧相对神秘。他在电话里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我很忙,正在外地开会,25号还要去中南海座谈。”几天后,面对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邀约,他仍然拒绝了:“我正在黑龙江采访一个具体的侦查案件。”

    一切重要新闻
    尽在时代周报
    微信号:time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