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一碗长达5个月的炸酱面

中国青年报2018-10-16 12:22:23

韩国电影《金的岛》(又译《金氏飘流记》),讲述一个身欠巨债,没有勇气活下去的男人,阴差阳错飘流至汉江中心的荒岛上,被最微小的希望鼓舞着,一步步走向新生的故事。


什么是微小的希望?想吃一条鱼,想吃一只鸡,想吃一碗炸酱面。这些看上去唾手可得的东西,于平常的我们而言构不成任何希望,想吃就去买,超市就在家门口。然而,如果你是去捉一条鱼,养一只鸡,自己种麦,磨面,做炸酱面,微小的希望就会成为一个漫长的过程,而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构筑欲望的材料极其简单,于是人生也如日出与日落,变得简单。




从鸟粪中得到玉米的种子,等待它发芽;漫长的夏天过去,秋天终于来到;像膜拜神灵一样收获那些种子,脱粒,碾碎,揉面,吃到一碗长达5个月的炸酱面。


我把这部电影推荐给朋友小娟,她在生活中很苦恼,为找不到理想的爱人与理想的工作。她甚至看不到一个理想的社会,早晨上班时地铁上有人吵架,晚上下班又正巧遇到两车擦碰,司机大打出手。我告诉她这在心理学上叫孕妇效应,你是谁,你怎么想,你就会看到谁。


对于金的故事,小娟不以为然。她不认为自己是因为没有希望,所以生活如一团乱麻。找到一个很爱她的男人,有一份不需要坐班却收入不错的工作,于她而言都是希望。




那么换个角度,即使他们都是心怀希望的人,小娟与金依然有着本质的区别,那就是希望的可操作性。


每个人都知道满怀希望的生活多么美好,然而在现实中,我们也常常被希望压垮。因为有些幻想,也会把自己打扮成希望的样子。小娟想要找到爱她的人,所以她对相亲见面谈收入的男人不屑一顾,对想要与他搭伴过日子的老同学深恶痛绝。她每天都问,爱我的人为什么还没有出现,然而现实并不会因此而改变。


小娟一直追逐的希望,并不具备可操作性。


什么是可操作性强的希望?是你踏踏实实地朝一条路走下去,如果不出天灾人祸一定可以到达。而碰到一个很爱自己的人,这是概率问题,即使你成为最好的自己,也有很大的概率遇不到最爱你的人。




并不是说我们不应该去想那些需要概率才可以达到的目标,而是更应该思考我们为什么想要这个目标。如果得到一个很爱自己的人,是为了更快乐地生活,为什么不可以尝试先一个人更快乐地生活?快乐从来不怕来得太早,只怕会来迟。相比较而言,买一套自己的房子,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布置成家的模样,过自己所希望与最爱的人一起过的家庭生活,吃高颜值的早餐,坐在阳台上听风的声音,去欧洲旅行,养一只伴侣动物……每天向目标前进一点点,最终让生活成为自己希望的样子,即使依然有一点点缺憾,那就是没有遇到最爱的人,然而这缺憾,也不过是炸酱面中的一粒沙而已,与吃到炸酱面的喜悦相比,微不足道。


就像金先生在荒岛上终于看到每一粒都吸饱了阳光的玉米,希望越具体越容易达到,并且,如果决定这个希望达成的人为因素越少,希望成真的可能性相应越大。这个世界上,阳光雨露与四季,自然的规律与你自己的双手是最可靠的达成希望的基础。


另外一个影响我们追逐希望的原因是希望过于宏大。宏大的希望很可能演变为幻想,除非它们能被拆分成微小的种子。


每一天,我们身边聚集了很多想要创业的人,他们满怀希望。创业者的圈子流传着许多关于天使投资的故事,这些故事的底色几乎就是空手套白狼。


时光是很容易被梦想偷走的,当你还在思考自己的计划是否完美的时候,别人已经在实施差不多的计划,他们与你的不同在于,你期待有一个完美的计划摆在面前,而他们走着弯路,却一步步接近正确。


想赚一百万的人,先赚十块钱就是希望;想成为扎克伯格的,先把自己的社交平台建立起来,用户从1开始,就是希望。


我4岁的小女儿很喜欢的绘本名叫《花婆婆》。花婆婆希望做一件让世界变得更美丽的事情,于是她在自己的花园里撒下了第一粒“鲁冰花”的种子。那一年,她的腰伤复发,卧床不起,只能躺在床上,透过窗户,看到花园里红红蓝蓝的花朵。第二年夏天,她可以下床走路,发现鸟与昆虫已经将鲁冰花的种子带到了小岛的各个角落,公路、邮局旁边,幼儿园、学校的操场,世界果真变得更加美丽。




世界是个宏大的概念,然而无论它有多么高的山,多么宽阔的海,眼下,一片花,就是花婆婆眼中的世界。


能够轻意给一个人带来快乐的希望,也常常微小得让我们轻意错过,希望并不总是激励我们前行,有时候它会成为负担,使我们对现状更加不满。 只有一步一步接近目标,希望与梦想才是有意义的,而接近目标的过程,是把希望拆分成种子,每天播下一粒。


这个过程,不被关注,枯燥而又寂寞,所以,你要勇敢。


文/ 艾小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