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花米线大战丝娃娃

风流猪狗2019-10-18 07:17:06

云贵云贵,甚至还有云贵川,这些个组合词云南人不爱说,似乎贵州人也不爱说,只有四川人喜欢说——带着一种老大般的感觉,啊,谁要跟你们组合在一起啊,云南天高皇帝远,云南人自己就是皇帝!

 

放到昆明-贵阳这两个高原城市来讲,昆明也不大想认贵阳做姐妹,贵阳人则可能也更亲近重庆。毕竟崇洋媚外嫌贫爱富总是人之本性。昆明自诩“东南亚桥头堡”,无奈手腕与成都重庆这样的明星大都市总是差得有点远,旁边还有个热带城市南宁在偷偷抢夺那个毫无意义的“东盟会议之都”的地位,于是孤独的东南亚桥头堡气打不过来,心里暗暗觉得,欸,也就只有贵阳好欺负了。

 

照理来讲,两个省会共处云贵高原,总有些差不多的风物相似,连没什么烟酒和煤老板之外的经济基础也是一模一样的。昆明在二十年前推出了“昆明天天是春天”的广告词后,贵阳在二十年后也推出了“爽爽的贵阳”的广告语,两者都是在全国机票最贵的暑假时,气温在一场雨后,可以跌到15度。

 

但是天地就是这么神奇,共享一片“云贵高原”,东片和西片的微妙差异,还是给这两片地区带来了自然和人文之别。滇东,也就是云贵高原的云南片,除了短暂的三四个月的雨季,永远是蓝天和骄阳,防晒霜在这里卖得特别好;而贵州,“天无三日晴”,你几乎不要指望在贵阳看见昆明那么纯蓝的天色,冬天的冻雨能把所有人和车都冷哭,所以贵州能跟云南抢夺避暑客人,却永远无法与云南抢夺避寒客人——然而天天严格防晒的滇池姑娘看见贵州姑娘的好皮肤时还是难以避免气得发疯。

 

至于“地无三尺平”嘛,即使是在山中长大的云南人也忍不住微笑,从昆明到曲靖到宣威,滇东高原的坝子虽然不能说一望无际,但在昆明的大街上,仍是由很多角度一路平坦望不到山的,铁路一到贵州境内,山头显得更逼仄起来,在贵阳街头,你会发现,怎么道路起起伏伏,在城里几乎任何地方,抬起头来,眼前总有一两座山耀武扬威。

 

称得上富饶的滇中盆地们,就这样有点轻视地看着隔壁。云南人要是出门旅游,如果不去北京,不去江南,周边的选择大概会是四川或者广西。川菜闻名天下,广西有永远的桂林,还有云南山民眼馋又胆怯的大海和海鲜。啊,贵州,你的少数民族没有我多,衣服看起来也和桂林差不多,你的山更没我的高,峡谷没有我的深,我有什么理由去你那儿?

 

很多云南人(嗯,尤其滇池盆地的)就是这么想的。我还好,我喜欢贵州的食物。


寒冷的贵州,只能边烤火边烧烤

 

第一次吃贵州菜其实是在深圳,那家餐厅的名字,叫做“甲秀楼”,我第一次吃到了丝娃娃和豆米火锅,对豆米火锅惊为天人。那是用芸豆——贵州人称之为四季豆米煮成的一锅沙沙的浓汤,豆香已经很迷人了,里边的软哨和油豆腐更让人着迷。丝娃娃里大量的则耳根(鱼腥草)也让我意识到,哇哦,果然是邻居。

 

从那时起就发现,云贵并举,并不是强力拼凑,食物和口味是不会骗人的。

 

说起来,如果说云贵川——或者中国西南地区必须有什么共同的意识形态的话,大概只能是鱼腥草和花椒了。

 

前者出了西南就没人赏识,后者出了西南后只是烹制卤味的点缀,而在云南和贵州,花椒磨成了面几乎会摆在每一个早点摊的案头,也几乎会被每个人放入热气腾腾的米线和米粉中。还有一些神奇的调料,只有这些山区的人懂,比如木姜子,也叫山胡椒,在川南,贵州、湘西和云南都有大量的拥趸,贵州的酸汤鱼里,那股神似冬阴功汤的味道就来源与此。

 

后来我就变成了一个每一两年就会跑到贵州大吃一通的云南人。到了现在,高铁把昆明和贵阳的里程缩短成为两小时,更是方便了。

 

行走两地,你会发现,其实两地对食物的执着总有相似之处。虽然一个叫米线一个叫米粉,但昆明人执着的“酸浆米线”和贵阳人执着的素粉哪一种粉其实颇为相近,都是看不上机制的可以放很久的米线,而对新鲜榨出,带有一点点米的发酵味道的粉情有独钟。这样的米线/米粉往往是粗大白滑的,无论配在昆明的豆花米线里,还是贵阳清晨仅仅放油辣椒花椒等佐料的素粉里,都相得益彰。

 

即使对待辣椒,贵州和滇东仍然有巨大的相似之处。干的糊辣椒和湿的糟辣子都是两地共同的爱好。糊辣椒除了早餐可以放进花溪牛肉粉和遵义羊肉粉,更可以成为两地共同的蘸水文化的基础。是啊,滇东人和贵州人,瓜菜鱼肉烹煮出的大菜旁,若没有一碟喷香的糊辣椒做底的“蘸水”,那蔬菜那肉,仿佛就总是少了一笔画龙点睛的神韵。烧烤不用讲了,我有石屏豆腐,他有大方豆腐。欸,连云南人以为独一无二的饵块,贵州都有叫做“二块粑”的亲戚。

 

身为资深血旺和下水爱好者,去贵阳,我是一定要在早餐来一碗肠旺面的。那个从河南移民到贵阳的家伙,却不懂我们为何早上就要吃这样“重油重味”的东西,我笑笑不语,在贵阳这样湿润的清晨,为什么不能一早就酣畅淋漓的叫醒呢?洛阳和开封的羊肉汤和胡辣汤,起的不也是这样叫醒你的作用吗?


丝娃娃是妹妹们过家家吃的

 

大部分的时光都是徜徉在贵阳尚没有被拆迁完毕的老城区里吃,这个城市的中央还在顽固地坚持着自己的大大小小的夜市,常常一个桥下就柳暗花明,灯火通明一条长巷全是烧烤,各式各样的火锅(与重庆火锅不同,贵阳的火锅有很多是各种各样的汤锅主菜做底,这点和云南、桂北都颇为相近)和各式各样的粉面,即便在冬天也是如此。你在那些拆迁完毕的南方城市丧失久矣的画面,全都可以在贵阳找到。

 

贵州大概是中国第一个实现县县通高速的西部省份,大概比有些地方完全无通高速可能的云南会早二十年甚至永远。这却也是因为贵州真的比云南小太多了,开车到黔国四方觅食,早就是简单的事情。从贵阳到昆明的高速公路上,在没有到黄果树的一个隐秘岔口里,有我和朋友们的小秘密,那里有一个牛肉屠宰场,最新鲜的牛肚都会送到隔壁的火锅店里,这个秘密,我就不公之于众了。


我们创建了三个“风流猪狗”微信群,想要入群的读者朋友,

请加微信wangkai9145,管理员将拉您入群。

欢迎大家在微信搜索栏公众账号一栏搜[风流猪狗],就可以关注我们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