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还有谁 敢趴在中国音协主席腿上

鲁晓菄钓位2019-07-01 19:23:26

枯坐你对面

独钓寒江雪


叶小纲,当代著名作曲家,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全国政协常委。




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由郎朗演奏的《星光》。


(一)牛魔王奇葩照

我说,来,跟叶伯伯合个影。开始好好儿的,突然就这样了!


叶伯伯石化…



后来问为啥要那样,他说,我喜欢他呀。我说那可是主席啊,“他会唱歌吗?”。

牛魔王!


这是2016年7月成都,叶小纲交响音画《四川音画》全球首演前夜。《峨眉》的两位嘉宾主奏也在场——旅德打击乐演奏家胡胜男博士和小提琴家陆威夫妇。



《峨眉》之陆威。


《峨眉》之胡胜男。


与陆威和胡胜男在格拉斯哥。


我从不追星,却做了34年叶迷,从1984年大学校园开始。那是个现代主义群星闪耀的时代,诗坛有舒婷、北岛、顾城、杨炼,乐坛有叶小纲、谭盾、瞿晓松、陈其钢…


在崇拜叶小纲的众多业余爱家和乐迷中,我可能是最幸运的吧。当年,电视连续剧《玉观音》被改编为交响组曲,在海岩的酒店的新闻发布会第二天,叶老师就嘱他助理快递来CD双碟,第一时间尝鲜。


大家都熟悉这个主题。


《玉观音-父爱》是一股暖流,催人泪下。



2006年2月27日北京民族饭店。


2016年03月29日成都。时隔十年。


个人认为有着“非常中国”主题的一段影视原声。


(二)叶小纲的四川缘

近年来叶小纲频频到四川采风,出席个人作品音乐会。写给四川的两部大型交响乐作品是《天府锦绣》和《四川音画》,前者包含30段曲目,作家阿来担任总撰稿,后者包括了前面提到的《峨眉》。几年前叶老师说“我在写普贤,去了很多次峨眉山,连你们成都大慈寺都去过好几次。”


2016年03月29日成都,《锦绣天府》音乐会,作曲家谢幕。


《锦绣天府》嘉宾合影。


2016年03月29日成都,《锦绣天府》音乐会结束后与四川音乐学院林戈尔院长在贵宾休息室。



2016年7月《四川音画》现场,《峨眉》演出场景。


2016年7月22日成都,与作曲家&钢琴家高平,“两代作曲家”对话。



(三)叶小纲的《中国故事》


《中国故事》是叶小纲近年来在国际舞台上演出自己交响乐作品的一个音乐品牌之一,始于2013年,至今已在纽约、柏林、慕尼黑、萨布吕肯、伦敦、爱丁堡、格拉斯哥、莫斯科、哥斯达黎加等国和中国北京、上海、天津、成都、杭州、青岛、澳门等地最重要音乐厅由当地著名交响乐团举办。曲目包括《大地之歌》、《喜马拉雅之光》、《天津组曲》、《锦绣天府》、《广东音乐组曲》、《冬》、《青芒果香》、《峨眉》、 《星光》、《澳门新娘》、《拉姆拉措》、《悲欣之歌》、《岷山无语》和《 最后的乐园》等。国外演出乐团包括底特律交响乐团、俄罗斯国家交响乐团、伦敦爱乐、苏格兰皇家交响乐团、柏林交响乐团,德国广播交响乐团、哥斯达黎加国家交响乐团等。2017年叶小钢创作了两部超大型交响乐《草原之歌》和《鲁迅》,2018年也将开始其演出之旅,其中已定下日期的有深圳和上海的《鲁迅》,在北京上演的《长城》、《草原之歌》和《峨眉》。2018年法国上演的是首次室内乐专场。今年《中国故事》专场音乐会将演到秘鲁首都利马,中国北京、上海、贵阳、深圳、哈尔滨。2019年将演到爱尔兰首都都柏林。(北京晨报)


纽约《大地之歌》谢幕。


《草原之歌》谢幕。


2017年9月爱丁堡与格拉斯哥演出海报。


萨布吕肯演出海报。


《中国故事》系列音乐会在国外的成功上演,促进了中外文化的广泛交流,也是中国政治、文化软实力在国际上的最新展示,为在国际上“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华当代文化”做出了重要贡献。


2016年,携弟子刘力博士在法国乡下录制《芙蓉》和《巴松措》。 芙蓉(Hibiscus)是成都市花,而《芙蓉》是叶老师2005年写给美国密沃基现代室内乐团(Present Ensemble, Milwaukee) 的委约作品。


法国南部乡间。


《巴松措》录音棚现场。


(四)叶小纲的食商-《茄丁面》

食商这个概念是近两年出现的。有人说,高食商者,要么为了谋生,要么为了谋爱。我说食商即情商,高情商的人是可以打通关的。这逻辑非常适合评价叶老师。

原文抄录叶老师个人公众号2017年6月1日的《茄丁面》,除了博闻广记,更可以领略他在跨界领域的见地。


“与大音乐家徐锡宜先生一起当了几次评委,每次见他都在与指挥家曹丁争执:究竟是山西刀削面好吃,还是江浙一带的面好吃。徐先生祖籍无锡,生于上海。无锡自古有“无锡不产锡,产佳肴”一说,“苏锡帮”菜名满天下;徐先生自然一口咬定江南的面好吃:响油鳝糊面、大排面、虾腰面、素什锦面、虾爆鳝面、黄鱼面、鲈鱼切片面、茄汁牛肉面、竹笋鸡汤面、雪里蕻肉丝面、什锦海鲜面、油面筋炒素面,爆鱼面、醇香排骨面、罗汉上素面、糟溜鱼片面、黄芽菜烂糊肉丝面、八宝辣酱面...... 就是上海人最 “做人家” (最节约)的“阳春面”,也不知好过山西“刀削面”多少倍!


曹丁坚持山西刀削面好吃,说有西红柿鸡蛋面、茄丁面、卤肉面、羊肉汤面、牛肉卤面、金针木耳鸡蛋打卤面等。不过说实话,这类口味真不在南方人眼中。徐老说:“瞧你们的茄丁面,有什么好吃的!除了咸,油也舍不得,大不了加点黄瓜丝,还有什么?味同嚼蜡!嗨呀,南方的面啊,名字都馋死你!”


我听了哈哈大笑。我是上海出生的广东人,南方味觉记忆非常完整,在北京想南方,若有机会出差,自然要去解馋。


曹丁连连招架,说“我们的面功夫都在面上,刀削面全凭刀削,中厚边薄。棱锋分明,形似柳叶;入口外滑内筋,软而不粘,越嚼越香!你们上海面都是机器轧出来的,哪里有我们手工面好!”


关于山西刀削面,曾有诗曰:“一叶落锅一叶飘,一叶离面又出刀,银鱼落水翻白浪,柳叶乘风下树梢。” 面条进锅变成文字功夫,感觉已不在口中。写这诗的估计是北方人,依我看,他若深喑南方面食,就不会如此咬文嚼字了。刀削面的功夫在面,体会咀嚼功夫,按徐老的话,“山西过去穷,菜肴拿不出太多花样,所以在面上下功夫”。不说老爷子的话百分之百正确,但南方面的功夫确实讲究入口时的汤料及配肴,和面要求面粉与水的比例,“软而不烂,韧而不硬”是硬道理。江南一带的面讲究整体口腔味觉,与北方评判标准不一样。孰是孰非,取决于饕餮之徒的地域背景。


老话说:无肉不欢腾。刀削面浇头不会像苏杭面一样带一块精致的肉排,或费尽心思烹出的“大肉面”;刀削面一般以碎肉或肉糜为主,声势上已输了一成,这也是徐老得理不让人的理由。我曾去拜谒五台山,天天与刀削面相逢;北京名楼”晋阳饭庄“经营山西菜,服务员力推“刀削面”做主食。坦率说,面有些嚼头,但味道忒不咋样。不鲜香,有什么好嚼的?尤其汤汁,毫无江南面食的鲜腴感。


不是当地人,兴许属“妄评”。太原有“面食宴”,是山西特色面点的匠心独运:冷菜有“十八罗汉面”,热炒六款特色面,煮、烩、煎、炒兼用,配料鱼虾菇蔬齐全,有精面、荞面、莜面、豆面、高粱面之分,外加刀削面表演、汾酒和山西醋,确有一份独特韵味。


尽管面食是中国百姓看家主食,但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中关于面的描述却不多。《红楼梦》有几次提到面,毫无细节一笔带过:“薛蝌来送寿礼,宝玉陪着他去吃面”。另有一次提到 “王子腾送的一百束银丝挂面”,显然有些富家气。最著名提到面的地方竟然是尤三姐说道:


“清水下杂面,你吃我看见”。

这里指为人,是“你做什么坏事我一清二楚"之意,与味觉无关了。《金瓶梅》提到一次吃面,是第五十二回“西门庆大官人”招待应伯爵与谢希二位吃“水面”,吃法是“四个小菜儿,三碟儿蒜汁,一大碗猪肉卤,一张银汤匙,三双牙箸”。我看这面也好吃不到哪儿去。


鲁迅先生的《故事新编》中有非常著名的“乌鸦炸酱面”。绍兴师爷刻薄,此乃先生杜撰。绍兴市以后不妨开发这一面食,以促旺旅游。但估计悬,乌鸦不吉焉。


鲁迅《奔月》插图:嫦娥吃腻了乌鸦炸酱面,离家出走。


胡适先生在北平任教时,流连于北京的“八大名楼”饭庄,尤其是名楼之首“东兴楼”。在他日记中,有食谱之详细记载,但竟然没有面食记录。他也许没吃过“北京炸酱面”。说 “北京炸酱面”有名,我觉得这面填饱肚子没问题,但鲘咸的,吃多了会血压高吧?有名不见得真好,最典型是台湾火车上的快餐“台铁便当”,吹的那么神,一嚐,天啊,分明吃出个“见识狭窄”来,绝无嚐第二回的戏。


全国各地的面,印象深的是“四川担担面”和“延吉冷面”。这些是我上大学时和同学陈怡、周龙、胡咏言、赵易元等周末冲过去吃的面点。其他如武汉热干面、重庆小面、镇江锅盖面、河南烩面、襄樊牛杂面、苏州奥灶面、陕西 biangbiang面、杭州片儿川、兰州拉面、广东煨面等,都特色鲜明,但非儿时记忆,非念念不忘。在成都,有的“担担面” 放二十几种调料,用心做到了极致。


写到此,又想起徐老师与曹丁之争。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山西出了个郭兰英,上海出了个朱逢博,都唱《白毛女》,都好听吧?郭兰英声音扎实、粗犷高亢,真情实意,朱逢博洋为中用、精致细腻,音色绚丽。可惜她们的辉煌再也不会有后人。但祖传国宝级烹饪绝技也许能传下七七八八,甚至重新发扬光大,此乃草民之福耳。


所幸曹雪芹所写的“大观园”坐落在江南或北京,而不是山西。精致璀璨的大观园要是挪到山西,那就变成幽暗霸气的王家大院了。大观园里逶迤牵绪的故事也许会变成惊心动魄的 “银票”或“大红灯笼”之事,玲琅玉食若变成 “刀削面”,那书估计没法儿看了。要不然曹雪芹得颠覆他自己那支乾坤笔哈。”



(五)叶小纲艺术简历与纪事

中国作曲家,出身音乐世家。现任中央音乐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副院长,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理事及美国作词作曲家协会(ASCAP)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评审委员、文化部职称委员会考评委员和文化部侨联副秘书长,国务院特殊政府津贴获得者,北京市政协委员,全国政协常委。


叶小纲出身于音乐世家,四岁起随父亲叶纯之学习纲琴,中学毕业后下放至农场劳动,后又进工厂当钳工六年,1978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师从杜鸣心教授。


1980年在英国剑桥大学著教授Alexender Goehr的短期作曲班上学习,1981年首次举行个人作品音乐。1982年《中国之诗》(Pome of China)获美国齐尔品作曲比赛第一名,1983年《第一小提琴协奏曲》(Violin Concerto No.1)获中央音乐学院作曲奖。1984年,中国改革开放后首次派出叶小纲作为中国青年作曲家的代表出席在澳大利亚举行的亚太地区艺术节及作曲家大会,并在当地首演了新作《西江月》(Moon Over the West River)。


1985年中国音协及中国唱片公司为叶小纲举行了交响作品音乐会,首演了《老人故事》(The Old Man's Tale)。1986年,受中国文化部委托为日本驻华大使中江要介的舞剧《浩浩荡荡,一衣带水》(Across the Water)与日本艺术家合作,作为中方代表共同创作该舞剧的音乐,在东京和北京同时上演。


1987年,叶小纲获美国伊斯曼音乐学院奖学金赴美留学,师从美国著名作曲家Dr. Samuel Adler,Dr. Jpserph Schwantner,Prof. Louis Andriessen。至此开始接受世界各地的委约及参加各类的国际艺术活动,并创作了众多的作品,其中,三部大型舞剧Dalai Ⅵ、《红雪》(The Snow is Red)、When The Dream Fades;室内乐Therenody、Tripdus、Ballade、《三迭》(Tribasic),《和》(Wa);和作品The Last Paradise、The Silence of the Sakyamuni、The Silence of the Red Poppy、The Far Calls、《沅歌》(Song of Ruan)、《死之蚀》(The Erosion of Death)等。这些作品分别首演于加拿大、美国、日本、台湾、新西兰、英国、香港、芬兰、挪威、德国和瑞士等国家和地区。


1989年,叶小纲被列入英国剑桥出版的国际名人录和国际音乐名人录。


1995年,签约德国"朔特"(SCHOTT)音乐出版社,成为这家国际著名的音乐出版社成立250年来签约的第一位中国作曲家;同年出任由中国举办的首届"喜马拉雅山杯"国际纲琴作品比赛评委。


1997年,获"北京市优秀青年教师"称号。德国Wergo唱片公司出版了叶小纲与他的学生作品的激光唱片(Nine Horses)。


1998年被上海交响乐团聘为驻团作曲家,同时受深圳市委宣传部和广东省委宣传部的委约,创作交响乐《春天的故事》(Spring)和舞剧《深圳故事》(The Story of Shenzhen);以及芬兰国际音乐节的委约创作了室内乐《Marginalia》。《马九匹》(Nine Horses)和《迷竹》(Enchanted Banboo)频繁演出于欧洲、美洲及亚洲各国。


1999年,《深圳故事》音乐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及文化部"文华音乐奖"。交响乐《春天的故事》首次演出于美国。同年在"上海之春"艺术节上举行了"叶小纲作品音乐会"


2000年出任中国中央电视台举行的"歌手大奖赛"评委。其交响组曲作为庆祝澳门回归庆典演出,舞剧作为2001年澳门艺术节开幕式演出。2000年夏,应邀在北京晚报开"名人专栏",发表多篇散文,其中包括"南北有别","什么狼不吃羊","瓦格纳意志","爱看不看"等。同年应澳门文化局委约,创作舞剧音乐《澳门新娘》(Macau Bride)。


2001年,大型昆曲歌舞剧《贵妃东渡》(Cross the East Sea)作为2001年北京市"贺岁系列"演出演于北京保利剧院。同年该剧演于日本18场。《释迦之沉默》由日本东京爱乐乐团再次演出于日本东京。同年接受广东省深圳市委宣传部委约,创作大型交响曲曲《长城》(Great Wall Symphony);接受德国萨布吕肯广播交响乐团(Saarbrucken Runderfunk)的委约,创作琵琶与乐队协奏曲(Pipa Concerto),并在德国进行世界首演。同年室内乐《九乱》(Nine Run)首演于慕尼黑,《林泉》(Woody Spring)也于同年完成。出任"聆听经典"大型系列音乐朗诵会的音乐总监。


2002年1月,由德国Wergo唱片公司录制了《最后的乐园》、《冬》、《琵琶协奏曲》和《地平线》的激光唱片并向全世界发行。受西藏自治区文化部门的委约,创作《西藏之光》(Twilight in Tibet)。2002年4月,出任上海"中国现代音乐论坛"(China Contemporary Music Forum)艺术总监和中国音协"金钟奖"评委,第一张电影音乐激光唱片由北京Polo Arts出版发行。5月,《迷竹》参演"上海-台北音乐节",《最后的乐园》作为中国与意大利两国文化交流演出,出任"中央电视台青年歌手大奖赛"评委,8月《贵妃东渡》再次赴日本演出十场。《长城交响曲》9月由上海交响乐团举行世界首演式。10月在上海大剧院举行有上海广播交响乐团举行个人作品音乐会,并在北京由北京国际音乐节主办《中国情怀-叶小纲作品音乐会》,主持了北京国际音乐节论坛。


2003年1月,叶小纲与美国Present现代室内乐团和武汉乐团签约,受委托完成两部以"楚文化"为题材的交响乐与室内乐作品。同月当选为北京市政协委员。2月在意大利罗马演出《最后乐园》,参加作曲的两部电影《芬妮的微笑》和《惊涛骇浪》在北京举行首映礼,同月当选为第十届为全国政协委员。


纵览叶小纲音乐作品,囊括了交响乐、室内乐、舞剧音乐、歌剧音乐、影视音乐等多体裁的大量音乐作品。音乐代表作品有《地平线》、《最后的乐园》、《西藏之光》、《楚》、《和平祭》、《琵琶协奏曲》、《共和之路》、《临安七部》、《广东音乐组曲》、《喜马拉雅之光》、《纳木错》、《西藏之光》、《林泉》、《马九匹》等;舞剧音乐《深圳故事》、《澳门新娘》等;歌剧《咏别》、《永乐》及《牡丹亭》。


叶小纲的影视音乐包括《人约黄昏》、《刮痧》、《芬妮的微笑》、《玉观音》、《惊涛骇浪》、《太行山上》、《大国崛起》等。其中《惊涛骇浪》获中国电影华表奖最佳音乐奖,《刮痧》、《太行山上》、《开罗宣言》分别三次荣获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音乐奖”《人约黄昏》获上海电影节最佳音乐奖,叶小纲本人还获得过上海电影节颁发的“杰出电影音乐贡献奖”。


早年参演电影《琴声如诉》剧照。

叶帅!


电影《琴声如诉》剧照。


2001年与弟子、作曲家兼作词邹航在长城老龙头。邹航刚完成叶老师的第二交响乐《长城》作词部分,同时也刚写完《西藏之光》歌词。叶老师将这部作品题献给了自己的夫人。


叶老师伉俪。



本文主要采自:

叶小纲个人公众号

北京晨报

四川爱乐乐团新浪微博

韩钟恩《故事与叙事-听说叶小纲作品音乐会如何通过中国声音讲述中国故事》


一并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