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有女初长成——别

语意小屿2020-02-15 12:27:49

 

    不是所有人会喜欢这里,希望遇见的人能找到自己。关注语意小屿,留一份余香,给他人也给自己。











文:范儿


女儿这个贴心小棉袄,阴差阳错的在我身边从小贴身长大。先不说与女儿之所以可以朝夕相处的一刻不离中,有不少的无奈和无助,但多少年来,女儿却也成了我内心里难以割舍的疼惜。


女儿出生的那年月,并没有如今的轻松与惬意。现如今的姑娘们,结婚、怀孕、生子,除了有细心温柔的暖男丈夫精心呵护,还有年轻、漂亮、精干、利落的妈妈,放下工作,放下自己,甚至带上老伴去陪侍女儿左右。当然,精明能干,懂得爱媳妇胜过疼爱儿子的新时代婆婆,自然也是无微不至地把媳妇当亲闺女一样的照顾着。白天,想吃稠的,妈妈做;想喝稀的,婆婆熬;想吃可口的,在一旁帮不上什么忙的孩儿他爸,定会跑遍全城也要让媳妇吃到那一口儿。晚上,要喂奶了,奶奶来;宝宝尿了,姥姥来。那个当了妈妈的新妈妈。呼呼地一觉睡到大天亮。一睁眼醒来,只会睡眼惺忪、慵懒的伸着懒腰扯开嗓子喊:“妈,真瞌睡,让我再睡会儿吧!”或者,会冲着还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新爸爸撒个娇:“老公,我累死了,你去再抱会儿孩子,让我再睡会儿!”


生女儿的时候,妈妈还在工作,无暇顾及我;婆婆在家赋闲,却要带刚刚会走的外甥,也是分身乏术。自己呢,参加工作不久,产假休息的时间也不长,本也想着可以去安心工作,把孩子留给奶奶来照看。但是,在当时,这样一个几乎不是问题的问题,却也稀里糊涂成为了一种看似可能又不可能的奢望。从那时起,女儿和我的关系,就不仅仅是一种血缘上的亲情上的母女了,似乎在那时,就注定了我与女儿的那种依恋,依赖和依靠。


 


有时候老天爷特别孩子气,总是喜欢和人开玩笑。本来在婴儿时期就没有安稳日子的女儿,却偏偏要和妈妈分开。生了女儿之后,身体的亏虚补养的不好,或许也因为自身的营养已化作了浓稠的乳汁喂给女儿的缘故。在女儿不到四个月大时,我生病住进了医院。半个多月卧床不起,打针吊瓶,吃药丸,女儿也几乎就在四个月的时候,被断奶了。现在想起来,总感到对女儿有所愧疚,总觉得女儿很委屈,每每想起都很难耐!

 

那时,也可能因为年轻,并不太清楚妈妈与女儿间的情感会是如何。在病床上,对于那个小小的婴儿,可爱的小宝宝,不记得是想念,是担心,是忘记,还是忽略,只是从医院回家后,再见女儿时,才感受到了与女儿的短暂分别,原来会是如此的痛!


住院半个多月后,时逢中秋,院长温情关怀,为每一位病人发放了中秋礼品后,还提议让身体情况适宜的病人放半天的假,回家与家人团聚过中秋。有点高兴,有点激动,有点期盼地赶回家。一进院子,就几个屋子里转了一遍,找女儿。


女儿正在西边的屋里由奶奶抱着玩耍,旁边还有几位邻家的姨婆们,一起与女儿逗笑。推开门进去,大家一阵嘘寒问暖,好不热闹。那个小宝宝在大家的喧闹中,也发现了有人进屋了。是什么人?她也在寻找。突然,她的眼睛也是一亮,看到了我这个人。好像有点眼熟,似曾相识,是谁呢?我的心也被她这迟疑地一看,涌上了一股又凉又热又有点刺的东西,到了嗓子眼,哽咽了一下,继续向上涌。


屋里的奶奶和姨婆们,似乎看出了些什么,好像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她们两厢望望之后,拉着女儿的小手,指住我,说:“宝儿,看,那是谁?”另一位姨婆随身应和着:“宝儿,快看,那是妈妈,妈妈回来了。”女儿眨了眨眼,若有所思,看了看姨婆,看了看我。抱着女儿的奶奶,晃着身子,摇着女儿的小手,无不怜惜地喃喃着:“妈妈,是妈妈回来了!可怜的孩儿,快一个月没见妈妈了,宝儿,这是妈妈啊!”多么希望能立刻听到一声“妈妈!”我伸开了双手,睁大了眼睛,满心希望他能立刻认出我。女儿亮汪汪的眼睛又眨了眨,粉嘟嘟的小嘴撇了一下,又在撇,扭头又看了看抱着自己的奶奶,回过头来看向我。突然,张开嘴,“哇”的一声,哭了。应声,我哭了,奶奶看着,笑着,哭了:“哎哟,你看这孩子,还是认得妈呀!”一屋子的姨婆们全哭了。


原来,在分别后的再见时,才真正体会到与女儿的分别,即使仅仅是数日,即使分别的有点懵懂,这分别,却连着心,连着肉,连着筋。

 



再后来,就几乎不再与女儿分开。不是因为我在女儿就在,是因为,女儿在而我时时处处在。我承认,我,成了女儿贴在女儿身上的一块狗皮膏药。

 

女儿高二了,学习越来越紧张,每天的舟车劳顿,起早摸黑,甚是疲累。加上每天下午的活动和自习时间,还要参加排球训练。大量的体能训练和各式的技术训练、实战训练,任凭是谁也会叫苦不迭。可是,女儿从来没说过什么,只是为了自己的选择,为了自己的热爱的排球而坚持着。还是女儿的教练侯老师有心,提出了让女儿住校的建议。问了女儿的意见,解决了一些手续上的琐事之后,准备第二天去学校办住校手续。

 

那天下起了大雪。天还未大亮,女儿已经准时出发上学去了。我收拾好一些相关的材料,拎着包出门了。从今天起,女儿要住到学校了,晚上就和同学们在一起了,离开家了。那里的床是硬板儿吧?不舒服吧?心里一阵一阵感到上不来气。食堂的饭菜可口吗?女儿就爱吃我做的红面剔尖炸酱面,那里能有吗?她就爱吃我做的豆角土豆肉焖面,有吗?晚上的饭,能吃好吗?吃不好,多难受啊!每天吃不上妈妈做的饭,心里该多难过啊!不由得边走边哭,腿也迈不动步子。真后悔答应了让她去住校。可是,女儿每天那么跑来跑去,好多时间浪费在路上,多辛苦啊,还是让她住校吧!衣服脏了,她会洗吗?在家的时候,每天都要换衣服,在学校几天,脏衣服就会堆成小山吧,他能洗得了吗?可怎么办呢?她可是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自己身边啊!


此时走在路上的,我早已泣不成声,估计旁边的路人也会不解吧。这人怎么了,遇到什么伤心事?遇到什么难过的事了?就这样,一路走一路哭着到了学校,办完了住校手续,安顿好女儿,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学校,哭着回来了。中午也不想吃饭,闷闷的一天,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同意让女儿去住校,实在是想不通,后悔极了1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女儿上大学了。快开学时,虽然女儿已经不是第一次出远门,可毕竟是上学,我觉得这一次和女儿是真的要分开了,女儿长大了!大学毕业、工作,我们可能真的就会分开了。

 

到了我单独回程时,懂事的女儿到车站来送行。虽然她对这个城市的熟悉,还没有我多,女儿还是把我送到车站,毕竟,我曾经一个人当天来回,跑过好几次了。心里总有点酸酸的,涩涩的。


快进站了,我佯装无事,让女儿先回学校。不能在最后一刻和女儿说再见,不能在最后一刻再看见女儿。或许,随着人群进站,忙着拖行李,顾着去检票,是分告最好的形式。女儿似乎也很听话,没说什么,“哦”了一声走了。我突然有些失落,女儿就这样回去了,对我没有依赖了,她长大了,对我没有留恋了,她要飞了。又一想,这样也好,至少不会让我那么难舍,不会让我那么难挨。


听着音乐,看着穿行的旅客,刚刚进到站里。手机的短信响了,下意识的点开,若是无关的信息是随手就要删掉的。打开了,一看:“妈妈,我就在旁边看着你进站呢。”我急忙转身望向玻璃门外,在茫茫的人群中,搜索那弱小的身影。眼睛模糊的根本看不见地板,看不见玻璃门,看不见人!原来,她知道妈妈会舍不得,故作坚强!原来,她也舍不得,故作冷淡!只身留在这个陌生城市的女儿,看着依赖惯了的妈妈离开,多无助啊!


此时,我知道回个短信,最好!告诉她,妈妈很好,告诉她,自己要加油,告诉她,到回到学校来电话,告诉她,妈妈到家了打电话。一路,伴着回望,伴着泪水,伴着不舍,伴着心疼,回来了。

 


多少年过去,每每提起与女儿的分别,总是会勾起无限的回忆,总是泪流了满面,总是历历在目。不管是早年发生的一次次分别,还是近来经历的一次次分别,每一次的分别都深深的感受着母女之间那种难舍的情缘。一次次的分别,也一次次地感受到女儿的成长,自己的老去。一次次的分别,也感受到如今对女儿的依赖,对女儿的依恋和对女儿的依靠。




我家的小女,长大啦!









本文为范儿原创文章,图片来源于网络。

转载请注明来源:

   语意小屿微信公众号:

(ID:  gh_07ae68cb3e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