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线

世界上最后一片沙漠2020-11-27 15:39:58

有一次吃米线的时候,进来父女俩,老头八十来岁,女的五十多岁,看打扮应该是来杭州旅游的,穿着冲锋衣,拿着登山杖,我着实思索了一下杭州到底哪个小山包对得起这套装备,后来又一想毕竟人家岁数在,情有可原


俩人合点了一个二十块的锅,吃的特开心,问人家服务员说,这米线是正宗云南的吗,老板娘一脸认真的用标准的东北话说,四啊,当严四啊,老头又问,那你们叫大理寺过桥米线,这大理寺在哪啊,老板娘说,介个别问我,我妹去过那嘎达,老头很高兴,说,我跟你讲啊,云南就没有个地方叫大理寺,都是编的哈哈哈哈哈



老头觉得米线特好吃,他姑娘严肃的向他推荐自己碗里面的墨鱼丸香菇丸各种丸,他吃了也说好吃,临走的时候还表扬了老板娘


上高中的时候,母亲生病住院,等到我周末放假正赶上她出院。医院路对面有一家过桥米线店,大中午太阳正厉害着,我就说带她去吃米线


母亲这个人呢,轻易不愿意去什么饭店啊餐馆的吃饭,觉得都太脏,米线还可以,毕竟看起来白白胖胖的,无公害的样子


米线很好吃,空调也很凉快,她吃着吃着突然说,我觉得咱们家现在挺幸福的


如果说谁是刀子嘴豆腐心,我母亲应该是这个词的代言人,从小到大我很少从她嘴里听到正面评价,要是我不小心摔倒了,别家的妈妈都说,哎呀快起来,有没有摔疼?我母亲说,该,让你作,怎么不摔死你?要是我考试得了第一名,别人家妈妈都说,我们家宝贝最棒了,我母亲说,你这又是抄了谁的?瞎猫碰上死耗子!


母亲从锅里把米线挑出来放到碗里,又倒进去很多醋,刺溜刺溜的吃完,突然抬起头认真的和我说,我觉得咱们家现在挺幸福的,真的,你看啊,生病了,能有钱住院治病,现在还能出来下饭店,多好啊


我十七岁之前从没有听过母亲这样说话,从那天之后直到今天,也再也没有听到过



有一天晚上做梦,梦见自己饿了,就从家里走出来,七扭八拐的找到一家米线店,牌匾很古朴,上面金字还依稀可辨是写的"蒙自米线",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蒙自遍地都是牛肉,哪里还需要吃什么米线。拐个直角走进去点一碗豆花米线,刺溜刺溜的吃,可气的是还没有吃饱就醒了


回想起来,这家店应该是在昆明或者曲靖吃的,只是印象很混乱,记不太真切,只记得古朴的门脸和里面拥蹙的桌子,米线的味道很特别,口味也很多,我到了云南吃了很多种的米线,他家的应该是最好吃的


z小姐对吃东西很是熟门熟路,有一次带着我驱车几个小时找一家驰名中外的胡辣子米线,到了店里都饿傻了,冲到柜台前点了两大碗米线,米线其实就是普通的米线,只是在调味料的桌子上有一罐胡辣子,每人端着碗过去挖出两大勺盖在米线上,就是传说中的胡辣子米线了


这条街有好几家米线店,因为地角偏远,大多是门可罗雀,只有胡辣子一家人头攒动,甚至还要排队,很多人都是千里迢迢赶过来,就为了尝一下胡辣子盖浇米线的味道



米线可我从小到大吃了很多年,也吃了很多种,后来去了云南才发现自己之前吃的更像是桂林米粉,其实米线大多是比较细和硬的,而不是粗和软糯,那时候z小姐在杭州,每次吃米线都吐槽说不正宗,说家里的米线有多好吃,后来我终于有幸吃到,时至今日想起来,也算是无所遗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