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集体里,不要真的把自己当一个孩子

三更忆2021-02-21 08:46:01


室友P给我讲了一件事:

星期六一大早,寝室里的三个人一起去学校东门吃早餐。

 

东门一直是三个校区最热闹的地方,吃的也更多。可是依旧闹了不愉快。

 

佳佳是寝室里一个比较自我的女生。这里的自我的意思是内心年龄和时间年龄不相符,任性是她最基本的表现。

好比这次,临行前谁都没有决定好吃什么,商量着到了看。佳佳说了一句:

 

“你们要做好跟我们一起很久都不能吃上饭的准备,因为什么都想吃什么都不想吃。

 

无理的话说的理所当然。其余两个人没有搭话。

 

后来果真如此,三个人走了很长的时间,几乎所有的提议都被佳佳否决。最后每个人吃了一碗炸酱面,佳佳说很好吃。

 

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我还在寝室睡觉。幸运地躲过一劫。

当时在场的另外一个人是瑶瑶,寝室里最小的姑娘。瑶瑶是有些逆来顺受的性格,似乎从来不会对人说“不”。

自然她并没有给我讲过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我从P的口中几乎还原了当时场景。那家炸酱面在我看来与食堂无异,价钱确是食堂的两倍。

 

这里就不得不提起,前不久发生过的一件事。

 

上个星期六,宿舍里的四个人一起去了万达。

中午吃的是我想了很久年糕火锅,。下午去看了看新上市的春装。

以上都相安无事。

 

晚上六点,天已经暗下来了。瑶瑶提议在万达旁边的小吃街解决完饭再回学校。

我和P没有意见,佳佳似乎不大情愿,但还是和我们一起走进了小吃街。

 

小吃街呈U字型,几乎聚集了世界各地的美食,以韩餐为主。

询问过每个人的意见,大家都不挑,只想找个地方坐下来吃点东西。

走了一下午,脚很酸。

 

瑶瑶说想吃石锅拌饭,凑巧面前就是一家韩餐,美团的评价不错。

佳佳当即表示自己不想吃。

 

此后我们路过了一家日料,一家川菜,几家烧烤店,以及一些备受好评的商家,整个U字形街道来回走了一遍,但都被佳佳否决。

 

甚至中途,她会突然闹点脾气。在大街上,有人去拉着才肯走。

哄她的人是瑶瑶。

 

“那你说你想吃什么,我们跟你走。”P说这话的时候不耐烦地意味很明显。

“板栗。”佳佳这话说的又是理算当然,“我们要不还是回学校吧。”

 

耐心已经殆尽,我对P说不走了,就近选一家。

佳佳依旧还是不愿意进,在门口拉着瑶瑶说些什么。之后,P接到了瑶瑶发来的消息:她想去吃刚刚路过的一家店。

 

我被P劝和着去了。那家店铺在一个拐角,我来去两次都没有注意到。小小的一家很不起眼。

四个人进去了,菜单还没有看到,佳佳说要走。理由是:没有想到这么小,没有食欲。

 

脾气很好的P这次也无法忍耐了,除了店铺门,拉着我快步走了。余光中我看到,瑶瑶扯着佳佳,跟在我们后面,似乎嘴里还小声地劝着。

 

饭送到嘴里,已经七点。

 

我和P的脸色摆的很明显,那一顿饭吃的索然无味。

 


佳佳的确是这样,小孩子心性,总以为全世界都是妈,在哪里都应该享受着在家的待遇,无理取闹的理所当然。从来没有考虑过,那个正哄着她的姑娘,比她小了接近两岁。

 

不由得想起另外一位室友,她与整个寝室里的人格格不入,没有过大的争吵,却默默地淡出了这个集体。所谓气场不和,大抵如此。

 

离家,大家都是第一次,朝夕相处的生活难免会出现一些小摩擦。并不是说年龄稍长一些的人就应该做出些什么牺牲,每个人都得有牺牲。

 

可是佳佳,从来没有真正懂得这一点,甚至在等车回家的途中,对我们说:以后出去吃饭记得自备食物。

她是笑着的。

 

我问她凭什么。

她过来环着我的手臂,笑嘻嘻地说:你不爱我了吗。

 

自认为,这是该出现在闺蜜之间的对话。显而易见,她对我来说,并不是。

我沉默没有答话,依旧是瑶瑶出来打圆场。

 

P发消息给我,不要生气。

 

果然,佳佳依旧还把自己当个应该享受被无条件迁就的殊荣的孩子。

 

很抱歉,我并没有办法做到任何时候笑脸相迎,可以对无理的条件欣然接受。


       总是娇气的你,不改变就不会走的太远。这句话很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