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贱0 第39章 (一脚把渣攻踹倒,转身跟着小三跑)

男小说2018-10-10 14:49:06

【引用网友de肉评】

        车祸过后,江小贱失忆了。

  人生,从失忆后开始。

  温馨,甜蜜,不犯贱,情敌变情人向

  一句话:豪门世家布衣生活小三情有独钟

39、最新更新


    这事儿说巧也不巧,当初我的机票是李助给的,档案什么的也是李助给办的,他特意让我来这个地方,估计是早就知道小沈在这儿,让我和杜微来这里,也是为了有个照应。


    只是没想到小沈的弟弟居然还当了警察,他弟弟当初不是不学好的么,这么看来是给小沈掰正了反骨。他弟弟人高马大的,也挺适合当警察。


    一边的那个姓刘的看情况不对头,磨磨蹭蹭走上来说:“哥,他刚才砸我头,你赶快把他抓起来呀。”


    沈文华转头骂了他一句:“活该,谁让你整天穿个破西装装B骗人呢!正经事不干!”


    沈文华骂了他,又转过头来对我说:“这家伙是我表弟,大学毕业了不好好找工作,就整天骗人,说他姐夫是外企高层,最近想找人投资项目,骗人家钱,被打了多少次了还不改。哥,他是不是也骗你钱了?我这就让他把钱吐出来!”


    他说着,大步走上去就拿长腿踹那小子,那姓刘的立刻鬼哭狼嚎的嗷嗷叫:“哥!我没骗他钱!你再打我我告诉老姨去!”


    “你去啊。我妈听我哥的,这就是我哥的朋友,你看她护着你不。”


    姓刘的小子委屈死了,蹲在地上抱着头哭得那叫一个凄惨,边哭还边念叨:“你们都欺负我……”我忙上前拉着沈文华,让他别打人了。


    沈文华这才住了脚,问我:“哥,现在也挺晚的了,你明天有空吗,上我家坐坐去,我哥要是知道你来这儿了,一定得高兴死。”


    能在这地方碰上熟人,我也挺高兴的,和沈文华互相换了号码,就先各自回家了。第二天我刚醒过来,正在吃早饭的时候呢,就接到了小沈的电话。


    小沈的声音听起来挺高兴的,在那头问我:“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来了也不来找我?”


    “来了快一个月了吧,我不知道你在这儿啊。”


    “今天来我家吃饭吧,我特意请了假呢。对了,你住哪儿?我过去接你。”


    我报了地址,小沈就挂了电话。我把早饭吃完,碗洗了,就拿了家里钥匙出了门,在小区门口等小沈。


    也没等多久,大概也就五六分钟的样子,小沈就过来了。看见小沈的时候,我挺激动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大概这就是他乡遇故知的感受,这时候我真的挺感谢李助,他想得周到,我在这儿原本是举目无亲,这时候忽然有个认识的朋友,别提多窝心了。


    小沈看了我半晌,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似的,过了会儿,他才走上前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问我:“你来这儿是打算玩玩还是长住啊?”


    “长住吧。”


    “那好,我们这地方虽然小,好吃的可多呢,以后带你去尝尝。”小沈说着,带着我坐上公交车。


    他家离我住的地方不远。或者说这地方就没多大,坐车大概二十分钟就到他家了。小沈的妈妈,弟弟都在家,一下子见了这么多人,我还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好在他们家人热情,很快就化解了我的这种腼腆尴尬。


    小沈拿了些点心水果招待我,坐在沙发上和我聊天,谈了谈他回来之后的事。他现在在商场里头当经理,挺不错的,他弟弟也考上了警察,算是有了铁饭碗。他妹妹还在读大学,现在没回来。


    小沈又问了我怎么到这儿来了。我没把我和杜微的事告诉他,就含糊地跟他说,我是得罪了人,来这里避风头的。


    小沈就没再多问。


    中午是在小沈家吃的饭,他妈妈手艺很好,吃过了饭,还一人一碗豆花。不过他们这儿豆花特奇怪,居然是放白糖不是放盐的。


    我吃了一口,就跟小沈说:“这豆花得吃咸的啊,我这可真是头一次看见放糖的。”


    小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我们南方都是吃甜的,这东西在我们这儿不叫豆花,叫豆腐脑。”


    我们随即又从这南北吃食差异上,聊到了南北语言差异。小沈正教我怎么说本地话的时候,那门铃儿又响了。小沈他妈妈过去开了门,接着就听见一声哭腔:“老姨,文华哥欺负我。”


    我扭过头,就看见那个姓刘的年轻人正在和小沈的妈妈撒娇似的告状。


    “那个是我表弟,刘陶。”小沈跟我解释:“他爸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他姐跟他爸,他跟他妈,我妈心疼他,就经常照应照应。”


    小沈妈妈挺无奈的看了刘陶一眼,说:“文华为什么欺负你啊?他都和我说了,是你不对。小陶,你都这么大的人了,也该找份正经事做了啊。”


    刘陶就特别委屈地进了屋,结果一看我正坐在沙发上呢,他就傻眼了,扯着脖子问小沈妈妈:“他怎么来了?”


    小沈妈妈没说话,小沈沉着脸开口道:“小陶,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朋友,小江,你管他叫江哥,知道不?”


    刘陶大概是挺怕小沈的,就特别不情愿地冲我叫了声江哥。


    小沈拍了拍我:“这小子要是得罪过你,你也别往心里去,他这人有点缺心眼,不过没什么恶意。”


    那之后我和小沈他们家就走得近了,沈文华单位上福利多,就钱两天沈文华还提了篮桔子过来。


    但是杜微一直没有消息。


    我以为他是不知道我的电话号码,还特意打电话过去问了胖子,有没有把我新号码告诉李助他们,胖子说他已经说了,我就给他说:“杜微现在还没和我联系呢。”


    胖子也挺纳闷的,跟我说:“那天李助是的确和我说了他们已经把杜微弄出来了啊,你看这都过去半个月了,怎么会还没去找你呢。”


    我也着急了,说:“你说杜微会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


    胖子忙让我别瞎想,我在这儿瞎琢磨也没用,他打个电话问问李助去。过了大概半个小时,胖子的电话又打进来了,给我说杜微在十天前就离开T市了。


    李助的意思是让我别着急,再等会儿看看,他那边去联系展凌云去。


    我也没办法,只好继续等了。


    这时候已经到了十一月份,天气真冷,而且这种冷和北方的冷不一样,湿冷湿冷的,感觉那种冷气都钻到人的骨头缝儿里头了似的。


    而且这南方没有暖气,我租的房子在一楼,地上潮气重,半夜都能给人冷醒。


    那天我下了白班往家里赶,正在路口等红灯的时候,就忽然看见对面有个男人走过去,那只是一个侧面,但是真的太想杜微了,我也不敢确定,就那么看着那个男人缩在大衣里头行色匆匆。


    好不容易等绿灯亮了,我走过去找人,人已经不见了。


    他侧面真的和杜微别无二致,可是杜微走路腰背笔直,特别气质,从来不会像刚才那个男人一样缩在大衣里头,虽说这地方很冷吧,但是年轻人火力壮,不可能和七老八十的老头似的那么怕冷。


    而且刚才那个男人面色苍白,一脸病容,感觉身体不好似的。


    我心里头就有些不确定,如果那是杜微,他又怎么会一直不来找我呢。


    我摇摇头,裹紧了外套往家里走。


    那个刘陶后来还去过我那个咖啡店一次,不过没再穿他那身假名牌,也没点什么咖啡,就要了一份饭。


    他边吃饭还边问我:“江哥,你和文瑄哥怎么认识的啊?”


    “以前在北方的时候认识的。”


    “那你怎么没和文瑄哥在一起呢,文瑄哥人多好啊。”


    我心说这家伙真不是一般二般的缺心眼啊,我和他是有多熟啊就好意思问这个话,还有我为什么要和小沈在一起?


    我就瞪了他一眼,说:“你他娘的少罗嗦,吃你的饭吧。”


    刘陶撇了撇嘴,小声道:“江哥,你要是看不上文瑄哥,那不如和我在一起呗,你别再说什么你不是gay了,我早就看出来了。”


    得幸亏他是坐在卡座里头,说话又小声,不然给人听了去,我还要不要在这儿干活了啊。


    我看着他,也小声说:“少废话,你江哥我早有人了,劝你趁早断了这个念头。”


    “我不信。江哥把你家里头那个带出来给我看看啊,眼见为实。”


    我心说我把杜微带出来准能把你小子眼睛闪瞎,可问题是杜微不是不在么。我心里头也有些难受,心说杜微怎么还没来找我呢。


    刘陶在那儿嘿嘿笑:“江哥,我就知道你是骗我的。”


    我有些不耐烦,口气特别凶地开口:“行了啊你,我干嘛要带给你看啊,我还嫌情敌不够多啊。”


    “切,江哥你就是没有,看你那个寂寞的样子就知道了。”


    第二天我轮休,早就和小沈说好了,让他带我在市里头逛逛。早上九点小沈就打了电话过来,说他在我们那个小区门口等我。


    我赶紧收拾了一下,拿上钥匙手机出了门。


    小沈特意让我别吃早饭,说是带我去尝尝这地方的特色早点。


    “我们这儿米粉最有名了,早上大家伙儿都爱吃米粉,泡粉也好拌粉也好,都特别有滋味儿。”


    小沈带着我走了几条街,最后在一处人挺多的小店门里坐下,给我叫了一碗泡粉,他自己一碗拌粉。


    小沈打了两碟小菜,坐在我对面:“这个泡粉的汤是骨头炖出来的汤呢,不过现在这种汤少了,很多店家偷工减料,都用骨头粉兑汤,还有用方便面的作料兑汤的。”


    我尝了一口,这粉汤的确很香,汤料浓稠。小沈又让我尝了尝他的拌粉,味道也很好,有一种很醇厚的感觉在里头,大概是加了特别的汤汁。


    小沈笑眯眯地看着我,说:“我们南方的粉,比起你们北方的面来,也不差吧。”


    我心说这怎么一样呢,我们北方面的种类繁多,有炸酱面哨子面刀削面拉面凉面等等,不过小沈这么热情的招待我,我也不好意思说这个话,就含糊地点了点头。


    “那你说,豆腐脑是不是该放糖?”小沈问我。


    我心说怎么又扯到这事情上了呢,那天说了那么久,小沈还没完呢,这也太较真了吧。我觉得这事再说下去,真就扯不清了,有人爱吃放糖的有人爱吃放盐的。我就跟他说:“放糖的有放糖的好,放盐有放盐的好,咱们应该和谐共存,不要逞一时之气嘛。”


    小沈好像还不服气,我就忙指着他的小菜碟问他:“这是什么?”


    “你尝尝,是猪肺,也是我们这地方的特色小吃。”小沈果然被我转移了注意力,夹了一筷子的猪肺到我碗里。


    我尝了一口,味道真的很不错,里头应该是放了辣椒,八角,茴香之类的东西。吃过了早饭,小沈就带着我在市里到处逛,这地方人文和历史气息很重,就我们走过的一个小地方,小沈说有过某朝某代的名人在这儿放马饮水。


    我们俩逛了一天,我原本是想带小沈回家吃饭的,可是我那地方从住进去就没开过几次火,连菜都没买,我现在是恨不得把一分钱掰成两半花,实在不舍得到外头去吃,所以最后还是没留小沈吃饭。


    我和小沈在路口分了手,就一个人闷头往家里走。


    我漫无目的地扫了眼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顿时就有了一种孤零零的感觉,和小沈相处时的那种融洽,欢喜,满足的感觉也似乎被寒冷的北风吹走了。这时候,不知为什么我就有了一种天地浩大,无处容身的感觉。


    那是一种不论走到哪儿都不是归处的感受,因为身边少了一个可以相伴的人。


    就在我发呆走神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街对面有人在看着我。我愣愣地转过脑袋看向对面,那儿站着一个缩肩塌背的男人,穿着一件灰扑扑的大衣,发现我察觉到了他的眼神,他连忙转过身,朝街头走去。


    这一次我不会看错,大衣领遮住了那男人大半的脸,可是我还是认出了他来!


    “杜微!”我顾不上其他,大叫一声跑了过去。


    他走路不快,最终还是被我追上了。


    “杜微!”我拉住他的袖子叫他。


    他转过了身,看着我。


    纵然这张脸憔悴了很多,可是我还是可以肯定,他是杜微。


    可是终于见到了他,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我有很多话想问他,但是原本已经非常笃定的答案,现在又开始迟疑起来。


    “你怎么这样了?”我还是开了口,这也是我最关心的问题。


    “生病了。”杜微轻声说着,看着我。


    他的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明亮,看着我的时候,眼睛里还是带着温柔的笑意。


    他没变,他的眼睛不会骗人。我忽然觉得自己的患得患失很好笑,杜微要是变了心,又何必上这儿来。他没来找我,一定是有原因的。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笑我不像个爷们,也笑我终于找到了杜微,却还在这儿伤春悲秋。无论杜微是因为什么理由不来找我,只要他平安,就一切都好。


    “你笑什么?”他问我。


    “终于见到你了,我高兴呗。”我上前拉住他的手:“你怎么一直不来找我呢?李助没把我的手机号给你啊?”


    “我这副样子……没法儿见你。”他迟疑了一下,也握住了我的手,他的手冰冷冰冷的。


    “你就因为这个不来找我啊……”我失笑,伸手捶了他一下。


    “我这样子,怕你担心我。”


    “你不来找我,我更担心。”我看着他,皱着眉头问:“你这是怎么了,生病了吗?”


    他摇了摇头,开口道:“街上不是说这些的地方,去我那儿吧。”


    我跟着杜微到了他住的地方。他那地方也没有多好,一样冷飕飕的,唯一比我好的地方,就是他住六楼,不用接着地,没那么潮湿。


    进了他家之后,杜微就让我做沙发上,他倒了两杯开水,递给我一杯,在我身边坐下。


    我双手捂在茶杯壁上取暖,一边问道:“你来这地方多久了?”


    “快一个月,我一直很想去找你,可是看见我这个样子,你肯定得问。本来是想把身体养好一点儿再去找你的……”


    “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那个周勋他哥弄的?”


    杜微犹豫地看了我一眼,开口道:“你得先答应我,我和你说了,你不能激动。”


    我忙点点头,向他保证我不激动。我心里头直嘀咕,杜微这么严肃的模样,又说怕我激动,难不成是被周功给压了?


    实在不能怪我想太多啊,我媳妇儿这么个饱受摧残的样子,谁见了都得联想一下。


    “周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毒品,给我注射了,后来凌云把我弄出来,虽说给我戒了毒,但是身体也毁得七七八八了。”


    我没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周家兄弟俩的可恨,我是领教了不止一次,被他们折腾到现在,我都快麻木了。就是杜微现在的样子,实在是让我心疼得要死。


    我还记得去年,周勋叫杨云把杜微叫过来玩的时候,杜微显然是特别不愿意,他把皮手套摘下来摔在周勋面前,那时候是多么的意气风发啊。


    “别难受,我这身体底子好,养一养就回来了。”杜微出言安慰我。


    这笨蛋,怎么就这么让人心疼呢。


    我那天晚上就睡在杜微那儿。他让我把租的房子退了,搬到他那儿去住。可是我那房子是交了押金的,现在押金也只能不要了,把我给心疼得要死。


    我来这儿的时候,身上就带了不到一万块钱,是那时候在世春当服务员攒下来的钱。杜微也没带多少钱,原先杜家给的那些零用钱卡什么的,都给他爸冻结了。他自己投资挣的那些,都放在展凌云那儿。


    他到这里来,身上就不到十万块,还是那时候和建材厂合作挣的钱。他来了这儿之后,租房子的钱加上押金,就教了不少,现在身上就剩下六万。


    我们俩住在一起,这钱自然就得省着用。


    而且也得为以后做准备。这地方小,不好施展,不像T市那种大地方,水深什么鱼都好养,只要有能力怎么着都饿不死。这儿可不一样,清汤寡水的饱不了肚。杜微也没想好要做什么,我让他别着急,先把身体养好是正经。


    虽然杜微自己说没事,可他那身体看得我实在是揪心,都瘦得没样子了,他还特别怕冷,穿了多少衣服,还能冻得嘴唇发紫的。


    我就问了我们厨房里头的师傅,有没有什么汤能补补身体的。那厨师大部分都是广东的,煲汤煲得很好,就给了我一个方子,教我怎么煲汤,在汤里头放些党参茯苓黄芪薏米啊什么的,又说这儿冬天冷,吃点狗肉可以驱寒。


    我把那方子记下了,特意买了一套煲汤的锅回来,一周给杜微煲两次汤。


    杜微来了这儿的事我也没瞒着小沈,我和杜微住一块儿,他迟早是要知道的。所以那天我就特意把小沈约出来,和杜微一起请他吃了顿饭。


    想不到小沈这家伙挺淡定的,说他早就猜出来我和杜微是一对儿了。我听得心里是美滋滋的,心说我和杜微果然般配啊,天造地设的一对儿,连小沈都看出来了。


    小沈就跟我说,这事情告诉他就行了,我们俩低调点,这毕竟是小地方,宽容度没有那么大。


    我忙点头应了,又问小沈,这儿有没有医术高的老中医什么的,我还是想让杜微去看看中医,食补药补都跟上,才能好得快。


    小沈想了想,跟我说:“要说老中医,我们这儿是有,小陶他舅公就是,我这就打电话给他,让他带你们去看看。”


    结果那个刘陶一来我就后悔了。这家伙那招子就跟安了灯泡似的,看见杜微就叮的一下亮了,还不停地围着杜微蹦跶,和他套近乎,又吹嘘自己家舅公医术多么多么好,脾气多么多么傲,要不是他带去的人,那医不医得看心情。


    气得我真想踹这小子。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黑胡椒姑娘扔的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