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一六八陶冲湖学校:那一年(14)——我在上外等你来

合肥一六八陶冲湖学校2018-10-10 13:57:36

已经离开一六八近两年了。走的那一天,雨停了,积水还在地上层层叠叠。我踩着雨水,飞快地跑,脏兮兮地冲进体育场找吴老师要离校条。然后,告诉他,虽然我一直很皮一直和他作对,实际上我很喜欢他很感激他。告别,我使劲儿地抱了一下他,我知道他不会嫌弃一身灰尘脏不拉几的我,因为一年以来他从未嫌弃过。

最后,一步一步趟着雨,我沉默地走回寝室,从忽然变得很大的房间里朝窗外看,看灰色的天空,看橙色的建筑,看黑青色的路。那联结着教室和我的路,满是泥泞。

我向来是个我行我素的人,现在回想起来,在陶冲湖是得到了太多的照顾。每天早晨大声地读书,读语文,读英语,随便找间教室或者直接在走廊里,放开声音大声地读。是会给很多人带来困扰,可是当时也确实是得到了老师和同学的体谅和照顾。晚上开着灯看书到很晚,室友虽然感到麻烦却也尽力理解了。开灯开到很晚,宿管阿姨也没有过多地训斥我。现在回想起来,是得到太多照顾了。只是当时别无选择,为了自己的未来也没有什么需要客气或者退让的东西。很怀念,毫无顾忌拼命的日子,以及食堂的炸酱面、饭团、鸡肉卷、火腿饼,以及每天早上的菜包子。出了学校后再也没吃过那么好吃的菜包子。

在陶冲湖养成的习惯是长远的。即使在上了大学之后,依旧每天六点准时醒来,寝室也习惯性地擦桌扫地,依然会去大声地朗读。遇到不会的东西,也理所当然地会问老师。总感觉这些习惯是好的,舍不得丢掉,丢掉了就是人格的毁灭。

我是学外语的,这是我自愿的选择,也算是一直以来的期望。在专业之外还可以在规定的范围内自由地选课,接触到各个方面和层面的知识。学校有一百来个社团,所以每年的社团招新被戏称为“百团大战”。我因为喜欢柯南加入了推理社和空手道社,大一结束时成为了推理社社长和空手道社副社长,不过因为受伤的原因现在空手道社已经退了。

大学的社团可以办的很严肃,我在空手道社不仅要进行每周三次,每次两个小时的训练(教练是专业的),还要帮助社团写推送,剪视频,在微信公众平台上发文章等等等等,这些在某种程度上都是对个人能力的锻炼。在大一的暑假,空手道社对外承接了一个活动——国际州流空手道选手权大赛的志愿者活动,有十四个国家的人参赛,我们负责提供翻译和场务。我负责的是日本方面的交流。 

在大学有幸参与了赴东京外国语大学的短期研修项目,那也是我第一次出国。在项目中印象最深的一个体验,是先生要求我们的自我介绍中要带有自己最喜欢的一句话,这句话要求是代表自己国家文化的。我当时想了想,介绍了屈原的“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在陶冲湖时每天对自己说的话。我在黑板上写下它,用英语和日语介绍了它的意思。为了让自己显得有底气一点,我说这是我们的总理在一篇演讲中引用过的话。结果先生很激动,用非常生硬的发音挤出了“李克强总理”几个中文,并认真地记下了这句话。

我当时的感觉就是,高中学的东西,果然不是完全没用的。

老师还让我介绍自己的学校,我也不知该作何介绍。对于不想学习外语的学生来说,我的学校可能并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因此在这里就给想学外语的同学简单介绍一下,学习外语上外是个不错的选择。她和北外的争斗历史已久,实际上两者并没有谁好谁坏之分,大部分的差别还在于语种——学习德语或者特别小的语种北外更好,学习俄语或者日语那就是上外。其实哪里都一样,大学只是一个新的开始,人走在哪里都总是要自求多福的。

在这里就先算是写完了,其实对于陶冲湖的怀念绝对不仅仅是这些,只是我的年龄已经不适合过度卖萌了,怀念还是放心里会比较好。但是,我还是想说,吴老师我想你们了。

还有,还有学弟学妹们欢迎报考上外,我在上外等你们!


                  供稿:高三年级           编辑:韩冬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