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创业,云南三个创业者的微信创业故事

吉林农业科技学院2019-10-14 10:40:42

等等随着微信的用户越来越多,在创业大潮中涌现出一个新的创业模式:微信创业!我们就来讲述云南三个创业者的微信创业故事。
等等毕业于云南警官学院的普健根,自2014年1月6日起在微博、微信上推广他的独家秘制排骨,和普健根一样做美食的,还有王飞霞、常青。他们的经历,代表着现代年轻人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微信营销也改变了传统的购物体验。
不喜欢被管着,喜欢自由的生活方式
等等2014年4月28日下午3点,金马碧鸡坊,普健根刚给顾客送自己秘制的排骨回来。此时的他带着一顶太阳帽,笑起来眉眼弯弯,一幅邻家大男孩样子。

等等普健根身高1米77,初中时向往做一个演员。从未想过,有一天会专门和厨房打交道。

等等2009年,从云南警官学院毕业后,普健根和大学同学就开始创业。他们经过调查发现,给螺蛳湾的商户配送新鲜水果应该是个商机,就尝试着做了。“才毕业思想不成熟,觉得什么事情都能做。”他说,那时对周边水果市场做过详细调查,一直查到新亚洲体育城的农贸市场。

等等这段经历不算成功。3个月后,普健根接受家人安排,去了机场上班,主要是做监护,就是为旅客上飞机时检票。

等等2013年6月底,不喜欢循规蹈矩生活的普健根瞒着家人偷偷辞职了。

等等“说实话,辞职后心理压力很大,每天到那个点出去瞎转悠,差不多下班又回来。这种状况持续了一个星期,最后还是跟家人说了。意料之中,家人很不开心。”普健根说,这事,还是他自己先想通,说出来,心也踏实下来了。

等等在决定做美食之前,普健根在云南师范大学呈贡校区无意中碰到正在这里演讲的俞敏洪。俞敏洪在讲台上说,人生很短暂要想清楚到底要干嘛,一个人没有梦想是很可怕的,跟行尸走肉没有任何区别。

等等回家后,普健根把俞敏洪在大学的每一场演讲都调出来看,慢慢开始思考,自己到底要干嘛?

等等为了让母亲理解,专门邀请母亲一起看俞敏洪的演讲视频,一起改变传统思维。“妈妈说,确实讲得好,且真诚。”普健根觉得,母亲的这句话就像一个特赦,让他浑身充满能量开始寻找创业支持。

等等之后,普健根开始有意识地扩大自己的圈子,去接触更多好的东西。在此之前,他连马云具体是做什么的,都不是很清楚,后来慢慢地也知道柳传志这些人是做什么的。“这些可能在当时看来不算什么,却是我后来做糖醋排骨成功的源动力,人就是要学习比自己还好的人。”
和普健根一样,做牛肉干的王飞霞大学毕业后也开始了创业。
等等王飞霞比普健根小3岁,皮肤白皙得让女孩子嫉妒。还说,因为送牛肉干,晒黑了很多。

等等与普健根不同,王飞霞说自己从小就对美食敏感,是典型的吃货,将来某一天做餐饮,是长久以来的想法。

等等不过,2007年他从北京工商大学毕业后,在昆都开服装店一年。后转去金格中心专做男装销售,业绩常常排在前列,最好的时候,一直都是数一数二。所以,当他为了自己的餐饮梦想决定辞职时,公司高层不愿意看他离职,辞职报告也一直未批。

等等2014年2月份时,王飞霞不想再等,就强行辞职了。
3个人中,常青年龄最小,笑起来有个酒窝。常青主做傣味功夫菜,偏重思茅口味。柠檬舂鸡脚、舂干巴丝、泡鲁达都是招牌。
等等常青在开时鲜食客以前,已经有了颇为丰富的创业经验。刚进云南经济管理职业学院那年,利用支持在校大学生创业政策,在学校卖数码产品。

等等2010年底,他开始在文化巷摆地摊,卖女包,月收入过万。之后,还开过酒吧,但都放弃了,后来转型做美食。

等等他说,从未想过要进入什么单位,被管着。“我就想趁年轻时,不断尝试不同的挑战。”
 
等等常青的想法与普健根不谋而合。“还是性格决定命运,我是一个不安于现状的人,不喜欢体制内,特别是被管着的时候。”普健根觉得,每天穿着制服,站在那里检票,实在不是一件让他喜欢的工作。
互联网思维
等等他们做生意的思路,也与传统不同。

等等2014年1月6日,普健根在微博、微信上推广他的独家秘制排骨。他的糖醋排骨包装简单清新。商标、包装袋都由普健根自己来设计,名字也是他自己取的,叫“那小嘴”。

等等2014年4月14日,王飞霞也在微博、微信上正式推出了自己秘制的“8090飞机牛肉干”,他是这样介绍的:“小弟卖的麻辣牛肉和五香牛肉,辣的够味,香的流口水,保证再一次把您沉睡了多年的味蕾再次叫醒。”

等等常青倡导的则是新鲜食材。

等等他们走到现在,成绩也在不断提高。普健根一袋排骨售价39元,从最初的几袋,到现在可以月售80袋。听起来有点单薄的数字,他觉得主要还是只是一个人单独做,每天最多只能接受15袋的预订,还要凌晨4点钟就起来忙活。

等等为此,他不得不扩大自己的团队。

等等王飞霞的牛肉干,4月14日开卖当天,两个半小时100袋全部售罄。一个月后,月销量已经达到3690袋。

等等去年3月24日,常青的店正式开业,但直到去年6月8日生意都没有太大起色。

等等之后,他利用微信、微博营销后,发展比较快了。现在,常青已有5个直营店、4个加盟店。“知名度的扩大,主要还是通过互联网来完成的。”

等等这一点,普健根越来越有感触,有点明白互联网思维是什么东西了。“通过信息技术交流的变革,改变传统行业的成本结构,这就是互联网思维的核心。以前做什么吃的,只能弄个店面,人家还不一定了解。现在通过微信微博,很轻松地让生活在地球上任何地方的人,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等等他觉得,互联网思维带给他不少好东西,比如开着奔驰送煎饼果子外卖的黄太吉老板赫畅。今年33岁的赫畅曾留学丹麦,学习设计,回到北京后先后在百度、谷歌、去哪儿等公司工作过,但是一颗开饭店的心从来没有泯灭过。

等等熟练运用社会化媒体推广产品和赫畅的“小生意,大志向”就成了普健根学习的榜样。他说,到6月份后,准备和小伙伴一起去北京学习黄太吉、海底捞,还有现在特别有名的马佳佳,云南曲靖以单科第一成绩考进中国传媒大学的女孩,毕业后却用互联网思维营销成人用品。
为爱好工作
等等“做美食累,但满足感胜过开豪车住别墅。”

等等在送货的过程中,普健根也认识了一些人,其中一个被他称为前辈,住在南亚。普健根送货时,这个前辈跟他说,“你的排骨不错,还可以细化一下。”她解释说,不可能永远是小作坊,理顺后根据不同口味,可以分为6寸的7寸的,带脆骨的,不带脆骨的,慢慢的你就有了自己的研发部门,研发不同的新品种,保证品质的前提下,像KTV啊、夜店啊这些地方都会来预订。”

等等普健根说,就在这个前辈说了一个星期后,一个在南亚开酒吧的老板跟他微信说,订多能否优惠。“我想,我一天做10多份,你即便是订七、八份也没什么好优惠的,结果他说要一件,我说不好意思只有10袋,他就发流汗的表情。”

等等“我跟他说年底有这个打算。”普健根说,外省的还有问他能不能加盟?还有一些福建、重庆的网友私信预订,这一切都让他重新思考。“通过这些人的鼓励,我想将来我可以做一个以排骨为主的快销食品,最终的目标是,人家来到昆明,说起吃排骨,就想起我们。”

等等有人问普健根,糖醋排骨靠什么生存下去?“我说,就是凭良心用好料不变,将来再弄个透明的小型加工厂,绝对能生存下去。”

等等普健根说,现在社会做什么都是做一个圈层,你不可能笼络住所有人,互联网就是做一个圈层,喜欢的就做生意,不喜欢的就不做生意,就是我们的一种态度。“懂的人自然懂,味道自己会寻人。”

等等王飞霞除了微信推广,还在拓东路有个实体小店。朋友看到他做牛肉干,都真心祝贺:“终于做了你自己喜欢的事情。”

等等他说,现在每天都很累,但很开心,那种满足感胜过开豪车、住别墅。“很多人为生计做吃的,不是为爱好,而我就是为爱好而做的少数幸运者之一。最开心的是,看见客人在你面前把牛肉干里的油都喝干净了。”

等等目前,王飞霞母子俩做得还是很吃力,但还不想假手于人,想进一步巩固知名度。接下来还将推出米线、盖饭等一系列家传手艺。

等等常青的目标,则是把连锁店争取在今年开到30家,明年跨省发展。“我们的目标是,打造昆明本土街头风味小吃NO.1,让老百姓们都能尝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小吃,主打傣味,附带各地特色小吃。

等等以前,当自己没有考上公务员时,普健根觉得什么都不能干。“现在我不这样想,庆幸自己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能不断地主动去接受新东西。”
草根微博创业之王伊光旭又瞄准了微信
等等在潜意识中,那些人也许会纳闷:所有人都玩微博,凭借着什么伊光旭张这么成功,还把微信玩成了生意?

等等不是只有美女才会被搭讪。各种活动上,伊光旭就经常被搭讪,甚至被团团围住。

等等听说眼前这位就是“冷笑话精选”的博主时,对方会“哦”一声作恍然大悟状,表示久仰大名,之后忍不住跑过来三言两语介绍自己的产品,再报上自己运作“官微”的困惑,与伊光旭探讨一番。此时这位1986年出生、个子不高的福建男生,人气比美女还高。

等等而且生意还不小。他手里目前有二三十个微博账号,最知名的当属在新浪微博上有1060万粉丝(截至2012年12月20日)的“冷笑话精选”。他不光是微博大号拥有者,他创办的厦门飞博共创网络有限公司(下简称“飞博”)也为企业做微博营销,一些他不愿透露名称的数码产品、快消品品牌(你可以在微博上很容易地看到它们)主动找来请他运作,美丽说等IT圈最红的创业公司也邀他做幕后推手。自然而然地,他的第二战场正在延伸到微信。打开李开复的微信,你会看到一个李开复自己的“站点”,最末一行小字“飞博inside”。

等等“站长之王”蔡文胜投资了伊光旭这个社交媒体时代的“个人站长”。与两人都相熟的朋友评价,伊光旭和蔡文胜相差16岁,很多创业理念却异常相像,蔡文胜对他寄予厚望。

等等把这些光环去掉,其实他也只是个刚创业两年的小男生而已。造型上花了点心思,蓄着诙谐的小胡子;名片也有些小心思,正面是大头照,背面还印上了一个后脑勺。
草根英雄惺惺相惜
等等厦门IT圈是蔡文胜的“兄弟连”。他所投资的同步推、美图秀秀、欣欣旅游等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兄弟单位。这帮创业者紧密团结在一起,互动频繁。

等等2010年,同步推CEO熊俊认识了伊光旭,后者刚被蔡文胜游说到厦门。1982年出生的熊俊和他打了个招呼,欢迎他正式加入江湖,聊过后,觉得这位老弟挺有本事。回到公司,熊俊和大家侃起来:哪位同志想做移动互联网行业的大咖?办法可以告诉你:找到行业最红的论坛,从第一帖到最后一帖,全部认真看一遍,这样你会了解到论坛为何兴衰。当年蔡文胜就是把互联网上比较大的论坛扫了一遍,从第一篇帖子看到最后一篇,对各论坛分别是怎样发展起来的,心里全都有数。

等等熊俊相信伊光旭能成为大咖。他发现伊光旭早期玩微博的方法像注册域名一样:注册一堆账号,发无数条内容,把其他微博大号的所有内容看一遍;为了吸引大号注意,每天大半夜忙活,大清早去抢沙发。这俨然就是十几年前蔡文胜的思路,连那股背后悄悄努力的劲头也像。

等等创业初期,伊光旭囤了不少账号。他曾经注册了一堆和冷笑话相关的账号,因为“自己就爱好冷笑话这口”,同期发布内容,看哪个名字有走红潜质;又注册了一堆和品牌、商户相关的账号,幻想那些公司会在微博最火爆的时候,像买域名那样,把账号回购过来,却杯具地发现人家已经变成了“蓝V”,或者干脆另取一个名字;微博上大家调侃“马英九”,他注册了个“马英七”,在1万个粉丝就能上top草根排行榜的时期,“马英七”一下就冲到2000个粉丝。

等等而且,他几乎无时无刻都在发微博,或者读其他人的微博,留意每个人的口味。“最后我再提炼出一个‘综合口味”。

责任编辑/金婧

请长按二维码,即可识别关注“吉林农业科技学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