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堂里的过桥米线 by 561

深夜谈吃2018-05-26 10:04:11

有时,广东人说:“我今天一整天没吃饭了”,不是说他真的一天没吃东西,而是他一整天没有吃米饭。大多广东人对米饭情有独钟,一顿没吃米饭,就会牵肠挂肚,而我就是大多广东人中的一份子。一餐没有进食米饭,就会特别想念此物,“一顿不吃如隔三秋”。


如此酷爱米饭之人,你能想象她一天两顿,一个星期都在吃过桥米线的节奏吗?对于广东人来说,这简直就是逆天了。但是我真的做了此逆天之举,连续吃了一个星期的过桥米线。我吃的过桥米线是来自学校食堂的某一个明档窗口,五元一份,很划算且味道不错。食堂的过桥米线和正宗的过桥米线有区别的,它没有用大骨、老母鸡、云南宣威火腿熬煮而成的汤底,也没有猪里脊和乌鱼片,但它有可爱的小鸟蛋(鹌鹑蛋)和不限量添加的香菜和葱花。


每一次来到窗口,我朝窗口里说:“过桥米线”。大叔二话不说伸出两个手指头在读卡器上按下5元,待我“嘀”一声打卡后,他便开始为我烹饪美食。大叔首先利索地拿出一个小铁锅,从大锅中舀出一勺清汤,点火开煮,接着麻利地把泡在清水里面的米线捞出来,放进已在“蠢蠢欲动”的小铁锅中,然后依次放入切得薄薄的正方形的火腿片和嫩嫩的小香菇。在煮米线过程中,大叔还会时不时地用筷子搅动锅里面的食物,我想这可能会让食物均匀受热熟得快一些且让食物不易沉底粘锅。等小铁锅躁动起来时,大叔便会掏出一个小鸟蛋打进锅中。等鸟蛋成形时,大叔再往锅中放入翠绿的生菜。到此为止,米线可以出锅了,但是还不可以出窗口。把热气腾腾的米线倒入小铁盆后,再往米线中加入事先准备好的小豌豆和鸡肉,大功告成。当过桥米线来到窗口时,我像打了鸡血一样异常兴奋,总是忍不住往里面加葱花和香菜。


红红的火腿片,雪白的米线,黄黄的小鸟蛋,嫩绿的葱花和香菜,红白黄绿相交辉映,香气沁人,让人胃口大开。吃之前,我习惯性地用筷子搅一搅,把自己加的香菜葱花拌匀,然后再吃。米线滑不溜秋的,对于不太会使筷子的人来说是一个费劲活。当舌头触到米线那柔滑的身躯,你会被那份细腻柔软所感动,就会有得来全不费功夫之感,不由自主地吃第二口。将葱花、香菜、火腿片夹在米线里,再来吃一口,清爽可口,再来一粒酥脆的小豌豆,有滋有味。“哧溜、哧溜”,满满的一小盆米线都被我囊入腹中,最后喝一口汤,整个人顿时备感满足。有时,强迫症发作,看到还有一些短短的米线,我会捧着不浪费食物的精神,经过一番筷子大战,把这些“漏网之鱼”抓住,送入肚子中。直到汤里,没有一条米线落下,方才罢休。


其实,我也很好奇自己为什么吃不厌食堂的过桥米线,虽然现在不会连续吃一个星期,但偶尔还是会吃上一两顿。米线和家乡的濑粉很像,或许这是让我“爱不释口”的原因吧。


图&文 561

--------------------
《深夜谈吃》实体书已在当当、亚马逊及各大线下书店上架。有它,深夜更饥饿。


订阅:微信搜
深夜谈吃
Q群:344547537(暗号「深夜君开门」)
投稿:tougao@tonightfood.com,你与吃的故事,讲给世界听

深夜谈吃是覆盖千万受众的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微信搜索wemedia了解详情。